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八日~ I

8/死。(8DAY/October 28(THUR)) ───白。    白色,喚醒懷念的記憶。    已經遺忘的事物。    不得不遺忘的事物。    父親,命令我遺忘的事物。 夏天裡、那炎熱的日子。 湛藍的天空和 很大很大的積雨雲。 因炎熱而搖晃不已的風景和 讓人意識遠去的蟬叫聲。 蟬叫聲。 嘰- 嘰嘰 嘰- 嘰嘰 嘰- 嘰嘰 ────吵到讓人想死。 廣場上有個蛻皮過的蟬殼。 太陽就如同在身邊、 廣場炎熱到快要燒焦。 盛夏內的炎熱日子。 世界,簡直就變成了平底鍋似地。 嗚- 嗚嗚 嗚- 嗚嗚 嗚- 嗚嗚 秋葉在哭泣。 文靜、老是跟在我身後的秋葉,落下大顆淚珠哭泣著。 秋葉的腳邊有個小孩倒在那裡。 白色的襯衫染上赤紅,一動也不動。 我,低頭看著這些。 雙手跟倒下的小孩同樣地鮮紅。 不、不對。 那雙手,是因為倒在那裡的小孩的血而變紅的。 「秋葉──────!」 大人們終於來了。 看到這個慘狀,臉上變得毫無血色。 「怎麼會這樣──────」 大人們帶走了秋葉。 倒地的小孩已經死了。 遙遠的天空裡,有好白好白的積雨雲。 我一個人被留下來,恍惚地抬頭望著夏日的天空。 「是你殺的嗎─────」 大人們喊叫著。 叫著殺了小孩的我的名字。 將只是兩個字的字詞,叫得像是完全不同的意思。 只是兩個字。 大人們圍了過來,對雙手染成鮮紅的我,喊著『SHIKI』。 (志貴 讀做 SHIKI) ------------------------------------------------- 覺得,似乎夢見了令人懷念的夢。 我從睡眠中,醒來了。 「......」 我在自己的房間內。 在那之後───在房子外圍的牆邊喪失了意識後,我自己似乎是用了什麼法子回到這個房間。 腦袋還不能清楚地運轉。 昨晚的事情一回想起來還是亂七八糟的。 身體各處都綁著繃帶的男人。 那傢伙似乎跟我一樣都能看到『線』。 那傢伙被劍給貫穿全身後,整個身體燃燒起來,發出臨終前的慘叫聲,並消失了身影。 「──────」 在那之後所看到的景象,我真的只能認為那是幻影。 街燈上的人影。 救了我的人影,感覺很像Ciel學姊─── 「...別耍笨了。根本就不可能會有那種事情嘛。」 意識總算清醒了。 我戴上眼鏡,自床上起身。 時間已經超過八點。 平常的話,這時候大概早就吃完早餐了,不過今天是我們學校的創校紀念日,所以放假。 「翡翠...不在啊。」 平常的話,總是像影子一樣站在門前等候的翡翠不在這裡。 看來大概是從一大早就不知道來叫我起床幾次了,而我一直都不醒來,所以就放棄了,現在正做著其他的工作吧。 「......唉」 我深深地嘆了口氣。 ───昨晚,跟Arcueid分開之後發生的事情,超出我理解的範疇了。 那個繃帶男的事情,還有從那傢伙手中救了我的人影的事情,不管我怎麼想都想不出個所以然。 「不管怎樣今晚還會跟Arcueid碰面的。那傢伙的話,應該可以回答我吧。」 異常的事件就找Arcueid商量,至少在休假日這種時候,不回到自己的日常生活內可是會瘋掉的。 「───好。不管怎樣,總之先吃早飯吧。」 人類啊,無論如何,不吃些東西就沒辦法開始活動。 我稍微活動一下剛起床而仍嫌遲鈍的頭腦跟身體,便前往起居間。 「嗯...?」 二樓的東館走廊那裡,我看見黑色洋裝的身影。 「翡翠...吧」 翡翠似乎剛從秋葉的房間裡出來。 反正之後都會碰面,在這裡道個早安也沒關係吧。 「喂~翡翠-!」 我開口呼喚她。 翡翠大概是注意到我了吧,她踏著平緩的步調走了過來。 「早安,志貴少爺。」 「嗯,早。抱歉啊,我居然睡到這種時候。」 「我才必須向您道歉,在您醒來的時候沒有隨侍在旁,真是非常地抱歉。」 翡翠無聲地低下頭。 ...要是在這裡被人致歉,那我半夜跑到鎮上、在深夜裡連自己都毫無意識便回到房間內,還鑽進床上睡覺,不管怎麼說,我都覺得自己好像是罪孽深重的大壞人。 「翡翠根本就沒有道歉的必要啊。沒有在預定時間內起床是我不對,所以翡翠妳就對我抱怨幾句吧。這樣的話我也比較提得起精神來。」 「...抱怨幾句、嗎...?」 「是啊。朋友說我打從骨子裡就是個怠惰的傢伙。所以必須『啪』地用力拍打我的背強迫我向前,才能讓我變成認真的人。」 「.........」 翡翠沉默下來,並直盯著我的眼睛看。 就這樣持續約一分鐘左右。 翡翠連眉毛都沒動,就只是這樣看著我而已。 ...果然這種曖昧不明的事情,要翡翠講出跟普通人一樣的台詞,似乎是太無理了。 「不用了,剛才講的請妳忘掉吧。比起那個,我想吃早餐了,早餐準備好了嗎?」 「...姐姐出門去了。志貴少爺的早餐,已經準備好在餐廳那裡了。」 「是嗎。那我去吃囉。抱歉在工作途中還把妳叫住。」 『那麼等會見』,我這麼說道便走往一樓。 吃完早餐後我回到起居間,翡翠一個人站在那。 「啊、我吃飽了。感謝妳每天早上都為我做好吃的早餐。」 『感謝感謝』我雙手合十地默禱著。 「餐點的準備是姐姐的工作。您要是想稱讚的話,請直接傳達給姐姐而不是對著我稱讚。」 「是這樣沒錯啦───翡翠跟琥珀的工作是完全分開的嗎?例如啊,像今天這樣只有我一個人放假的時候,不是琥珀,而是翡翠來替我做早餐之類的。」 「志貴少爺,今天的早餐不合您的胃口嗎?」 「─────咦?」 翡翠的回答太過唐突,讓我有些困擾。 她該不會以為,因為今天的早餐很難吃,所以我才說是翡翠代替琥珀做的吧? 「沒這回事啦。就算涼掉了,琥珀的料理還是很好吃的。 ...我只是覺得,要吃的話還是吃熱騰騰的料理比較好啊。可是啊,如果這早餐是翡翠幫我做的話,我會更高興的。」 「───這我辦不到。為了志貴少爺而去做料理,請恕我拒絕這件事。」 翡翠以挑戰般的眼神直盯著我。 「這、這樣嗎。嗯、討厭的事情也不希望被拜託嘛。妳很關照我週遭的各項事情,光這點我就已經非常非常地感謝妳了。」 「......」 翡翠繼續沉默,以不知該說什麼才好的視線看著我。 ...怎麼了? 好像有什麼難以啟齒的話想說的樣子。 「怎麼啦、翡翠。難道,我又在沒自覺的情況下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了嗎?」 『不是的』,翡翠搖頭。 翡翠仍然保持沉默,等了一會兒也仍然沒有變化。 「...那、我還是先回房間去吧。有什麼事的話就叫我一聲。」 我跨出腳步打算離開起居間。 這時───在我之前,翡翠站在往大廳的路上。 「───志貴少爺」 「嗯?」 「雖然我覺得這很失禮,但我已經儘可能地滿足志貴少爺的要求了。」 「...啊?」 翡翠率直地直盯著我看。 「今天早上,是我生存至今第一次完全地了解到自己是多麼無力的日子。」 「咦────唔?」 「七次。我呼喚了七次之多,您卻一次都沒有回應我,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七次、是指、什麼啊?」 我對翡翠現在所講的事情完全無法理解。 然後,翡翠面向大廳並回過頭來。 「既然您要我有話直說,我認為志貴少爺是個愚鈍之人。」 翡翠踏著腳步消失在大廳方向。 「......啊?」 我一個人留在這,發出愚蠢的聲音。 稍微想了一下,我終於了解到剛才那句針對我的抱怨是怎麼一回事。 ────妳就對我抱怨幾句吧。 這台詞,似乎是我剛才講過的嘛。 「────我的要求、是指那個嗎。」 啊啊、這麼說來也沒錯啊。 說不定,翡翠是在二樓那裡絞盡腦汁拼命地想,然後為了講這段話而在起居間等我。 「.....哎呀、這個嘛、的確也算是在抱怨啦。」 話雖如此,再怎麼說,『愚鈍之人』這話也太過直接了吧。 ...那個、雖然我不太希望這麼想。 我果然、被翡翠討厭了吧? ---- 早就知道的事情就不用再想了啦~志貴XD 拖了許久又繼續的翻譯(毆) 之前忙翻了,所以一直沒時間更新,這次趁著颱風(?)來更新一小段。 老實說第八天真的挺短的。 之前不知為何突然失去了興致,最近因為太無聊(?!)才又開始回來玩月姬(被毆) 希望這次的興致可以持久些(苦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