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82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五日~ II

這篇比較短,是因為分段的關係... (絕對不是在混篇幅喔= =b) (謎之聲:妳這樣講誰會相信啊?!) ------------------------------ 「讓您久等了~」 開門進來的並非翡翠而是琥珀。琥珀手上拿著個畫有紅色十字圖樣的木箱。 「啊勒、琥珀───?」 「是的,詳細情況我已經聽翡翠說了。她說『志貴少爺在外面跟人打架了』呢。」 「啊...不、也不是那樣啦───」 這以外的事情我也沒辦法明講啊。 「唉唷、做那種事情是不行的喔。雖然男孩子打打架是沒有關係,但施行暴力是不行的。被毆打的人,以及毆打別人的人不是都只會覺得痛而已嗎。」 打人的人以及被打的人都只會覺得痛而已、嗎。 琥珀所說的話,雖然只有這樣而已,卻相當令人心情低落。 「...嗯。說的也是呢。只會覺得痛而已呢,互毆這種事情。」 「對吧?都知道這點了居然還傷成這樣,真是叫人失望呢。不管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居然會跑去打架,我還真是看錯了志貴你呢。」 琥珀的話語,不知怎地讓我的內心刺痛著。 ───我在心裡,想要向她道歉。 對不起,琥珀。 我一定───會盡可能地不去做讓琥珀認為看錯了我的事情的。 「───是啊,我也覺得自己是笨蛋,已經在反省了。這種事情我不會再做第二次了。」 「好,您能夠了解真是太好了。那麼接下來我替您診療一下傷口的狀況,請把衣服脫下來吧。」 「────咦?」 琥珀以小碎步快速往我這邊靠近,然後,抓住了我穿著的襯衫。 要我在這裡脫光,她,剛是這麼說的。 「等、等等!不用做到那種程度啦、只不過是單純的擦傷而已消毒一下就好了啦!」 「您在說什麼啊。雖然您說只不過是擦傷而已,但這可不是這種輕微的傷勢呢。」 「不、可是已經不要緊了嘛。我自己擦藥就行了啦。」 「不可以。背後明明就那樣的───」 看了我背後的傷勢,琥珀深吸了一口氣。 「───好嚴重。志貴的打架對手是杜賓犬嗎?」 「...嗯,唔、類似的傢伙。」 「──────」 琥珀像是驚愕過度似地嘆了口氣。 「唉、現在這種情況可沒辦法交由志貴自行擦藥了。好了,請把衣服脫下來吧。身上穿著衣服的情況下不就沒辦法替您擦藥了嗎。」 「不、所以我說這種事情我自己可以做的嘛!  又不是什麼嚴重的傷勢,沒有脫光的必要吧...!」 「───喔喔~。您在害羞啊,志貴。」 琥珀露出滿面的笑容,毫不在意地把睡衣從我身上扒下。 「志貴的身體我早就看習慣了。好啦,請快把西裝脫下來吧。」 「...『看習慣了』、琥珀妳?!」 「因為我有幫志貴換過一次衣服了嘛。連背上痣的位置都一清二楚呢。」 「什、什什、什」 「好啦、沒有時間了喔。要是花太多時間的話可是會被秋葉小姐給發現的。」 ───唔。 這點被說中我就沒輒了。 但就算再沒輒,要在琥珀面前裸體、這還是有點... 「...真拿您沒辦法呢。那麼我只診療上半身就好了。那樣的話就不需要害羞了吧?」 就算是那樣也叫人很不好意思啊,不過她已經是退了好一大步了吧。 「....這樣、啊。那、麻煩妳了。」 我坐在床上,將襯衫脫下。 琥珀以熟練的手法開始替我療傷。 手臂跟肩膀就不用說了,就連背上的傷口也仔細地替我包紮起來。 消毒藥塗在傷口上很刺痛。 但這刺痛感,與偶而發生的貧血和舊傷的疼痛比起來根本就不算什麼。 雖然這有可能是在塗上消毒藥時, 「哇啊、真不愧是男孩子呢~」 琥珀高興地這麼說道,才讓我忍下多餘的疼痛也說不定呢。 「這裡就貼上貼布囉。因為說不定會脫落,所以再纏上繃帶吧。」 翡翠在我胸前有淤青的地方貼上藥用貼布,並一圈一圈流暢地繞著繃帶。 「好,這樣就結束了。兩隻腳的包紮,不讓我做處理真的沒關係嗎?」 「嗯,那部份我可以自己來的。...謝謝妳,琥珀。妳明明就很忙卻耗掉妳不少的時間。」 「不會不會,請您不用那麼在意。那麼我要回廚房去了,包紮結束之後請到餐廳來喔。」 琥珀往門口走去。 「啊、琥珀。」 「是?」 「那個───對不起。琥珀妳說得沒錯,互毆這種事情還真的很蠢。我老是給妳們帶來困擾,一件好事都沒有。」 「──────」 琥珀驚訝地看著我,接著突然高興地笑了。 「好的,我知道了。今天這件事我就睜隻眼閉隻眼囉。」 琥珀真的相當高興地如此說道,便靜靜地離開了房間。 ------------------------- 接下來是第五天的第一個選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