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五日~ I

5/蒼之罪痕(5DAY/October 25 (Mon.)) 我感到早晨的陽光。 就算想要緊閉眼簾繼續沉睡,溫和的陽光也促使混濁的意識清醒過來。 ───我慢慢地,取回自己的意識。 寧靜的氣氛。 空氣雖然相當地冷冽,但卻很溫柔。 看來,今天一定是比以往都還要來得美好的天氣呢。 ───那麼,不快點起床上學不可─── 對、不去學校不行。 再怎麼說,因為在這兩天,我壓根忘記自己是個學生,而過著荒誕不經的生活呢───── 「......」 我睜開眼。 身體橫躺在床上,眼鏡放在枕頭旁邊。我什麼也沒想地戴上了眼鏡,視線到處游移。 我似乎有聽到『剎-』的窗簾拉開聲,從窗戶照射進來的陽光非常地清澈。 「──────」 『呼~』,我靜靜地深呼吸。 肺部充滿了新鮮空氣,似乎把胸腔內給清洗乾淨了。 時鐘的指針發出『喀嚓喀嚓』的聲音, 外面的樹林傳來小鳥的鳴叫聲。 自己橫躺在溫暖的床鋪上,什麼也不做,只是靜靜地感受時間的流逝。 ──────啊啊、我回來了。 明明是個平凡到極點的早晨。 現在卻───不知怎地有種聖潔的感覺。 「───太好了。」 真的是太好了。 並不是因為自己還活著,也不是因為我總算解決掉那黑衣吸血鬼的事情。 我不需再受那詭異世界的糾纏,完好地回到了這個日常生活,這個早晨讓我清楚地感受到了幸福。 ───這時。 「早安,志貴少爺。」 「嗚哇啊啊啊啊!」 我反射性地上半身自床上彈起。 仔細一瞧,翡翠靜靜地站在床尾那裡。 「翡、翡翡、翡翠───」 「...真是非常抱歉。因為志貴少爺一直都沒有注意到我,所以才出聲叫您的。」 「啊───嗯、不、我才是、抱歉。」 翡翠恭恭敬敬地鞠了個躬。 ───嚇、嚇死我了。 我嚇得心臟還砰砰地亂跳。 「───啊勒?現在是七點之前吧,翡翠。」 「是的。距離志貴少爺平常清醒的時間,還稍微早了一點。」 「是這樣沒錯啦───對了,翡翠妳是來做什麼的?」 「我是來請志貴少爺起床的。因為秋葉小姐想與您談論一下這兩天間的事情,所以吩咐我,就算要用挖的也要把志貴少爺挖到她面前,就是這麼回事。」 「──────啊」 ...我忘了。 這麼說來,星期六的時候我翹了課,在那隔天的星期天,我就一直陪著Arcueid 了嘛。 「...難道,秋葉她生氣了...?」 「這個嘛,事實是如何呢。那就必須請志貴少爺親自與小姐她見面來確認了。」 ───翡翠的聲音,相~當地冷淡。 「...等等。在那之前,為何我,會睡在自己的房間裡呢...?」 「志貴少爺昨夜凌晨二時過後總算回來了。您在玄關門口睡得很熟,被姊姊發現後帶回房間,就是這麼回事。」 「什─────────」 ...張大的嘴闔不起來。 慘了啦───整整兩天音訊不明、而且還在半夜時分才回來、竟然還熟睡在玄關門口,這根本就是醉漢嘛! 「───那傢伙───居然把人當成是棄貓還是什麼的啊───」 我腦中浮現Arcueid 的臉。 ...但是,就算只將我送到玄關門口而已,卻不得不感謝她呢。 「───我知道了。我馬上就去,那個,秋葉那裡───要是能幫我傳達一下『我希望妳盡可能地保持冷靜』這話,我會很開心的。」 「────我拒絕。」 翡翠斷然地回答。 ...難道。該不會連翡翠也,在生我的氣吧。 「───」 嗚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這棟豪宅的主人是秋葉,所以『因為秋葉會生氣所以沒辦法站在我這邊』嗎,剛才那個回答的意思。 唉、總之起床吧。 就算一直在床上睡覺,事情也不會有所進展的。 「唔......!」 好───痛。 站起身來那一刻,骨頭啪嘰啪嘰作響,渾身上下疼痛不已。 「───昨天的───傷嗎。」 ...對了,真要說什麼令人驚奇的事情,就是我自己現在還活著的這件事。 昨天明明身上有那樣嚴重的傷勢加上大量的出血,像現在啥事也沒有地迎接早晨,這件事本身就相當地不自然。 「志貴少爺,那是───」 ...真稀奇。 翡翠睜大眼看向我這邊。 「什麼,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我看著自己的身體。 這時─── 「這、這是什麼啊...!?」 睡衣胸前的部分,出現了一大片的赤色斑痕。 當然不是從一開始就是這模樣,是從我身體滲血出來的吧。 「──────」 翡翠壓抑住自己的聲音。 ───太感謝了。 託她這模樣之福,我也冷靜了下來。 ...流血的理由很明顯。 可是因為沒辦法把話講白,所以這時只能撒謊把事情蒙混過去了吧。 「志貴少爺,您的身體───」 「...不要緊,不會痛的。對了,我昨天不是很晚才回來的嗎?事實上我去打了一架,所以才在那種時間回來的。  這傷也是在那時造成的,不過只是輕傷所以不用太緊張啦。」 「──────」 翡翠的眼裡訴說著『請您不要說謊』。 但以翡翠的立場,也沒辦法繼續追究我所說的謊言吧。 ...雖然對她很不好意思,但這時也只能讓她接受我這種一眼就能看破的謊言了。 「呃、就因為這樣,能不能替我跟秋葉保密?那傢伙,要是知道我跑去打架鐵定會不高興的。」 「────好的,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對秋葉小姐保密的。」 翡翠點了點頭。 「謝謝妳。啊、感謝之餘我還得麻煩妳一下,有沒有消毒藥之類的?身體到處都是擦傷,我想要稍微包紮一下。」 「啊──────是的,我馬上拿過來。」 「...?」 怎麼回事。 剛才,我覺得似乎看到翡翠露出鐵青的臉色。 不過,她願意替我拿傷藥來還真是感激不盡。只要能幫我把藥箱給拿來,接下來我自己一個人也多多少少做些包紮了。 雖然還有些微痛,不過只要能夠隱藏出血的痕跡,隨便怎樣都好啦。 ------------------------ 志貴真不適合說謊...(該說沒有這種"才能"嗎XD) 接下來還會更有趣的(笑) 秋葉的怒火該如何澆熄呢...(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