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四日~ XI

...這一段也是翻得我頭痛... 什麼跟什麼啊orz (希望大家看得懂) ------------------------- ---真是、毫無人性。 這種單方面的、令人恐懼的,暴力。 「啊------!」 頭、好痛。 喉嚨宛如沙漠一樣乾涸。 意識收縮集中著,已經,除了眼前的敵人以外什麼都看不到--- 老虎像蛇一樣,在地面蛇行爬回Nero 的本體內。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被啣在老虎口中的女孩屍體,就這樣突然地消失無蹤。 但是。 ---『咕嚕』。『啪擦』。『喀擦』。 明明沒看見樣子,卻聽得到聲音。 ---『嘰-』。『滋噗』。『咕嚕』。 從那個、名叫Nero 的男子體內,傳出聲音。 蝕肉、碎骨、緩慢咀嚼著人類的聲音傳了出來---- 「------」 不會錯的。 那傢伙,在體內,啃食著整個屍體。 『哼』地一聲,Nero 的嘴角因笑而歪曲。 ----而且。 在我腦海深處,某處繃斷了。 「你這渾蛋----!!!!」 什麼也無法思考。 只是,往Nero 的方向衝了過去。 ---眼球,染上了朱紅。 「---吃吧。」 自Nero 的體內飛出了黑豹。 那速度、猙獰的程度,是黑狗的幾倍啊。 「-----」 但是,我不需要知道那種事。 重要的是,牠是生物。 只要是活著的東西,就不是本大爺的敵人。 「礙眼啊,你。」 我停下腳步,對著摔落腳邊的屍體吐出這句話。 黑豹被切成四塊,滾落在我腳邊。 「---是嗎。像剛才那樣從我背後襲擊過來的,是你啊。」 Nero 看來一副到達這裡以後,才首次注意到『遠野志貴』這個人類的存在。 毫無情感的眼神看向我這裡。 ---啊,Arcueid 說的沒錯。 只要毫無疑惑,就算被這種傢伙所瞪視也不會發生什麼事。 「...滾離Arcueid 的身邊,怪物。」 「------」 「我叫你滾開。你的對手是本大爺。像你只剩下半邊身體,連話都談不了了吧。」 「------」 沉默。 穿著黑衣的吸血鬼,保持沉默交互看著我跟Arcueid。 「你,要當我的,對手?」 「沒錯。所以,我叫你快點滾離Arcueid 的身邊然後趕快恢復原來的身體。」 「----、----、----」 Nero 的頭上下擺動。 那傢伙,似乎是,在笑。 「真掃興。你可得負起責任啊,人類。」 Nero 沒有變化。 照樣維持著半邊身體纏繞包圍住Arcueid,只留存一半的身體也維持原狀。 「我向你保證。我會將你活生生地、一點一點地,如同被高溫熔化掉似地慢慢咀嚼吃掉的。」 『啪沙』 殘存的另一邊手臂抬了起來。 「---那劣等惡質的思考迴路。光是那個想要當我對手的想法,就值得你死上萬次。」 『咕嚕』 溫濕的暖風吹起。 自Nero 的半邊身體內,數十隻的野獸被吐了出來。 「---」 自Nero 體內出現的野獸數量,並不僅只是十幾二十隻而已。 那數也數不盡的野獸,要是那數字將近百隻的話,單單一個人類,簡直就像是被蟻群包圍的方糖一樣。 「什---」 我將短刀刺入迫近眼前的黑狗頸部。 『死』被撕裂開來的黑狗,就這樣斃命。 那一瞬間,頭上傳來鳥類的振翅聲。 『喀』的削骨聲響起,鳥喙的肉隨著骨頭一起被切下。 「唔---!」 連喊痛的餘裕都沒有。 與振翅聲同時出現的,是從左右兩方出現的數匹黑狗,分別咬住我的手臂跟腹部。 「這、些、傢伙---!」 『啪沙』『啪沙』 在可視範圍內,我刺穿了兩隻狗的『死』。 可是完全來不及。 在殺其中一隻之時,就有十匹以上的野獸,啃咬住我的身體。 「啊-----啊」 看不見。 什麼也,看不見。 眼前是一片黑暗。 不是我的眼睛發生問題。 在我的周圍---圍滿了黑色的野獸們,使得周圍一片黑暗。 「------!!!!!」 這樣下去不行。 會死。再過五秒這身體就保不住了。 『滋噗』,腳踝被咬住了。血流了出來。身體好像快倒下了。要是摔倒在地,那麼一切就結束了。 我那被扯倒在地的身體,一定會被這群貪吃的傢伙啃食殆盡的。 「不---」 不要。 比起痛楚,那一定還更恐怖。 ---眼前是一片黑暗。 什麼也看不見。什麼也辦不到。 但是,就因為這樣才不得不思考。 既然這樣就只能從根源下手了。 「------」 ...從根源。 只要能針對操縱這些傢伙們的Nero 本體做些什麼的話,說不定連Arcueid 都能救得出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朝那片闇雲來回揮著短刀。 鞭策著渾身是傷的身體,我向前奔去。 那傢伙,既然自認為餘刃有餘而完全沒動的話。 那麼,在這前方,只剩下半邊身體、這些傢伙們的老大應該就站在那--- 「----!」 Nero---! 「別再掙扎了,真難看。」 黑色大衣飄動著。 從那裡。 白色的角直直地伸了出來。 「咦---?」 類似鹿角的東西,刺入了,我的腹部。 『噗滋』一聲。 那角實在太過尖銳,我幾乎沒感覺到痛楚。 「------」 我就這樣,仰著倒向地面。 「我對人類一向是採取不挑食主義的。放心吧,我連一個細胞都不會殘留下來的。」 聲音傳來。 同時,黑色的半球體自上方覆蓋下來。 「啊------」 如同黑傘一樣的天花板。 在那的全是眼睛閃閃發亮的野獸。 『嘶』。皮膚被撕裂了。 ----死吧。 『喀沙』。肉被啃食著。 ---- 吧。 『啪擦』。骨頭被利齒削過。 ----死吧 。 連想要思考些什麼的理性,都無法運作了。 只是,拼命地以手保護著臉。 右手僵直著,只是一直握住短刀。 ----死吧 。 一點一點地,被啃食著。 好奇怪呐---既然被那種數量的野獸所攻擊,明明應該在一分鐘內就連骨頭都不剩才對啊,但那些傢伙們卻一點一點慢慢地啃食我的身體。 ----死吧 。 血,大量地流出。 身體各處,都被血、跟那些傢伙們的唾液搞得黏答答的。 非常地---噁心。 ----死吧 。 看不到外面。 只有,完全的,黑暗。 ----死吧 。 數十雙眼睛這樣說道。 牠們真的一點一點地,如同啄食一般啃著我的肉體,並這樣說道。 牠們沒辦法說話,而是,以發光的銳利眼睛,喃喃自語。 ----死吧 。 趕快死掉吧。 構成黑色半球體的野獸們,每一隻,都合唱著這句話。 「------!」 我發出哀嚎。 但是誰也沒辦法來幫我。 ---我要被殺了。 我自己,也會跟剛才的那個人一樣,活生生地被啃食咀嚼掉。 「啊、啊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