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82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四日~ X

「------!」 Arcueid 的聲音被壓抑住了。 黑色的液體『噗嚕噗嚕』地蠢動著。 Arcueid 的臉,已經有一半左右看不見了---。 「...以上。就算是妳,也沒辦法從那籠子逃離。那是將我分身中的五百個接連纏繞而做出的"創世之土"。  就算妳有了萬全的準備,也無法如願地破壞掉。---不過在大陸上,似乎有一個能將之破壞的東西啊。」 只剩下半邊身體的Nero,緩緩地走近Arcueid 的身邊。 「因為妳的出現不知道有多少同胞被葬送,不知有多少位先驅想將妳擊敗,卻反被套上了失敗的命運。  ---但是,那也到此為止了。  至今無人達成的偉業,將由我Nero˙Chaos完成。」 「---Nero,你的、這個固有結界是由誰---」 「告訴妳吧。妳的仇敵『蛇』啊,自己特地跑來傳授給我的呢。雖是這麼說,卻已不是這一代的傢伙了。巴里那傢伙在被妳殺掉之前,將這個"籠子"的做法遺留給我了。」 「------」 我聽不見Arcueid 的聲音了。 仔細一看,她連口中都吞入了黑色的黏液。 「但是『蛇』也還真是個悲慘的傢伙啊。在成為吸血種之前是身為教會祭司的男人,但在被妳這樣的死神所狙擊之後卻沒能存活下來。  要是他還活著的話,我體內的混沌至今就能有規律地被製造出來吧。...擁有那種程度的魔道意念,卻在尚未發揮之前便被毀滅了,還真是可惜啊。  『蛇』還有他的盟友存在。妳為何會如此拗執地敵視他,這件事我並沒有興趣知道---不過看來妳也不能逞口舌之快了啊。」 黑色的黏液發出『噗嚕噗嚕』的聲音,將Arcueid 的身體層層束縛起來。 倒在那裡的,已經不能說那是名叫Arcueid 的女性身軀了,現在只是個連人形都沒有的泥塊。 「---就這樣跟我合為一體吧,Arcueid˙Brunestud。  要將妳這樣的意識給吞食進去看來還真是辛苦啊,但這不算什麼,今日破曉之時,我就能成為最高等的吸血種了。這些痛楚就當成是誕生的祝福吧。  這麼一來---令人忌晦的埋葬機關,那些殺手們也不足為懼了。發霉生苔的教會,還有其相關者,就由我趕盡殺絕。」 『嘶』的一聲,Arcueid 的臉沉了下去。 直到剛才還勉強能看見Arcueid 的身體曲線,現在也完全看不到了。 ---就這樣。 放著不管的話,Arcueid 就會被那黑色液體給吞噬掉吧--- 「混---蛋...!」 我『看』著纏住自己身體的液體。 的確,有黑色的死之線。 「咕---!」 我忍住閃過的頭痛,快速揮動短刀。 黑色的液體,在被切開線後,就這樣恢復成類似普通的水的東西。 「好...!」 我帶著慌亂的呼吸站起身來。 ---不救她不行。    非得從那怪物手中救出Arcueid 不可。 但是,到底該怎麼做? 我連接近Nero 這件事都辦不到。 就連Arcueid---明明就那麼地厲害,卻還是沒能擊退Nero。 那麼,像我這種人面對他的時候,不也只是會在一瞬間被殺掉而已嗎。 只不過殺了一隻黑狗就拼上老命的我,要是碰上了比那還強的野獸,像是獅子或是豹的話,連一秒都撐不過去的。 而且。 在他背後看到的,數百個死之『點』。 雖然我不太了解Nero 跟Arcueid 的談話內容,但簡而言之,那一隻隻的野獸都是那傢伙囉。 所以。 若是想要打倒Nero 這個吸血鬼,不將擁有那個『點』的野獸們全部殺掉就沒辦法達成---- 「喀---」 腳步踏不出去。 不管再怎麼樣---人類是不該跟那種怪物扯上關係的。 「可---惡」 結果,我。 還是只能見死不救,只能夠救自己的命而已--- 「---喔~」 聲音響起。 Nero 那聽來似乎是想要強押下喜悅的聲音。 不、不對。 不是那傢伙的聲音。 我聽到的是,如同腳步聲的聲音。 「不會---吧」 聲音是從遙遠的地方傳來的。 但確確實實地,如同跳躍般的輕快腳步聲逐漸接近。 ---Arcueid 有說過。 夜晚的公園不會有行人經過---即使有出現碰巧經過的人的話,那麼,那個人就是純粹的運氣不好。 遠遠地,看得到小小的人影。 年齡大概跟我同年,不認識的女孩子。 「---」 糟糕。要說什麼事情糟糕,要是來到這種地方的話,那--- 「快逃啊------!」 我大喊。 Nero 說不定會再次注意到我的存在,或是會襲擊我,我忘卻這種事情大喊著。 但是路過的人卻沒有停下腳步。 就這樣什麼也不知情,相當輕鬆地走進了這個廣場。 身著黑色大衣,身體只剩下半邊的吸血鬼,『呵』地一聲,吐了口氣。 「...身體各處都被撕扯開來了,養分完全不夠。」 只剩下半邊的黑色大衣,如同活物一般蠢蠢欲動。 「正巧,看來養分自己出現了。」 從Nero 體內飛出了黑色的野獸。 「住手------!」 制止的聲音也沒有傳達出去。 如同黑色旋風般的野獸,朝著距離這裡相當遙遠的人影奔馳過去。 跟所想的一樣,在短短的一瞬間內。 傳來『咿-』的簡短哀鳴聲,還有人類倒下的聲音。 就算距離相當地遠也能聞到飄過來的血味。 黑色的老虎,就這樣啣著倒地的人類走回來。 ...那女孩,已經沒有臉了。 大概,是被老虎的爪子給像果凍般地削落掉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