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四日~ VII

在這裡聲明一下,剛才我在相關資料站內發現,Nero 的名字其實是拉丁文 NRVNQSR。不過為了讀起來的方便度,所以還是稱為 Nero。 如果想要知道Nero 名字的定義,請參照 弦月 http://www.lovehinaplus.com/codep/index.html -------------------------- 計畫本身,可算是前所未見的簡單。 在半夜十二點之前,Arcueid 先從這房間離開向公園前進。 Nero 的使魔---照Arcueid 所說的,好像是藍色的烏鴉--- 一定會跟著Arcueid 離開吧。在她離開一段時間之後,我也從房間出發,往公園前去。 接著就是在能夠看到Arcueid 的茂盛樹叢中,躲藏起來等待Nero 的到來。在Arcueid 吸引Nero 注意力的期間,我從背後靠近,只要將Nero 的『死之線』切斷就行了---。 ---在公園的正中央,Arcueid 悠閒地站在那。 而我這邊呢,則是躲在距離Arcueid 約二十公尺外的茂盛樹叢中隱蔽身影。 「......」 公園裡面一個人也沒有。 時間是凌晨零點十分前。 Arcueid 微微抬起頭,只是看著頭上的青色月亮。 「......」 我用力握住短刀。 『Nero 一定會來』,Arcueid 這麼說過。 我必須要做的事情,就是迂迴前進到終於來到這兒的Nero 背後,盡可能地不發出腳步聲接近他,然後一口氣、將那傢伙的『線』給切斷而已。 「哈-----啊」 我試著深呼吸。 身體,總之可以正常地活動。 但是,只有拿著短刀的手指,就像不是身體的一部分似地,僵直地不能動。 「------」 我是在緊張嗎。 對於名為Nero 的吸血鬼出現的這件事。 對於又得跟那個怪物,不得不再次碰面的這件事。 「------」 還是。 是對於從現在開始,不得不殺掉那傢伙的這件事實感到緊張。 「哈---啊」 呼吸變快了。 心臟,簡直就像是跟這個身體完全不同的部分一樣,『撲通撲通』慌亂地跳動著。 「冷靜啊---對方根本就還沒出現不是嗎、志貴。」 沒錯,目標根本就還沒出現。 照這個樣子下去,當Nero 出現的時候,能夠順利地運作雙腳嗎,我漸漸不安起來。 「Arcueid...妳,一點都不害怕嗎。」 我望向悠然抬頭盯著月亮的白衣女子。 她完全沒有一絲不安的樣子。 看著月亮的那張臉,只是迅速地將視線拉回地面上。 跟那動作出現的同時。 「---讓妳久等了,真祖的公主殿下。」 沉重、如同生鏽鐵塊一樣的聲音出現了。 「-----!」 Arcueid 之所以移開視線的原因就是那個嗎。 距離她五公尺外。 距離我這邊超過十公尺以上的那個地方,黑衣男子像亡靈一樣出現了--- 「是啊。你還真是讓我等了很久呢,Nero˙Chaos。  還是該叫你『佛亞布羅˙羅威因(フォアブロ˙ロワイン)』比較好呢?對我來說,這聽起來還有品味多了啊。」 Arcueid 的聲音,乘著風傳到我這來。 「---令人驚訝。我從沒想過,現在還能聽到我身為人之時的名字。  真不愧是負責我等的處刑人。現存的死徒二十七祖的經歷,看來妳似乎一清二楚呐。」 Nero 回答的話語,我也清楚地聽到。 「-----哈」 呼吸,急促了起來。 Arcueid 正在吸引Nero 的注意。 機會就只有現在了。 我按照自己的意志,將眼鏡給脫下。 「唔------」 握住短刀的右手貼在胸前。 ...銀白的凶器。 從現在開始,要用這個。 我,要把那個吃人的怪物給『解體』--- ...不、還太早。 ...不、還太早。 Nero 才剛到這裡沒多久。 再一下子---不讓他更集中注意在Arcueid 的身上,奇襲就沒辦法成功。 「別搞錯了、Nero。現存的死徒並不是二十七祖而是二十八吧。你們不認同『蛇』是你們的同胞嗎?」 「當然。他的思想與我等差異太大了。他是個不存有『吸血種』這種意義的吸血種。再說,許多的死徒都不認同那個 是同胞。  ---本來,我跟他的關係是舊識。比起其他死徒,我應當對那個 有更深刻的認識才對。」 「...沒錯。仔細想想,跟其他的吸血種比起來,你也跟『蛇』一樣,嗜好很怪異呢。同為異端,是否興趣也合得來?」 「怎麼可能。異端是孤單的,所以才叫做異端。就因為被群體所排斥,同為異端者更沒有彼此理解的道理。」 「是嗎?像”死纏爛打追著我到這種國家”這點,我是認為你們挺像的。」 「笑話。妳才是沉溺過度的那方吧。  應該要把現存死徒們給處刑的妳,為何執著地追著『阿卡夏之蛇』。『蛇』還不至於擁有能讓真祖的公主殿下如此固執的毒素。」 ...Nero 的聲音,雖然只有一點點,但確實音量變大了。 是因為Arcueid 的挑撥發生效用了嗎,Nero 一心一意地只看著身為自己敵人的白衣女子。 ---怎麼辦? 衝向Nero。 Nero 除了Arcueid 以外什麼都看不見。 機會只有這一瞬間。 我抓緊短刀,壓低身子。 我一口氣、衝向Nero。 Nero 的全部神經都放在Arcueid 身上。 就連毫無關係的我也都能了解,Nero 除了前方以外什麼也看不到。 對於從他背後急速逼近的我來說,『再過幾秒就能把他給解體了』,這種事我連作夢都沒想過,我衝向他那太過無防備的後背。 ---上啊。 直覺。 不會錯的,就這樣殺了他。 「----」 我迅速衝近。 Nero 的後背,只差幾步就進入短刀的攻擊範圍內了。 後背。 毫無防備的後背。 不會錯的,他沒有注意到我。 「----」 再一步。 就結束了。 (一陣紅光閃過) 「------咦?」 腳,停了。 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啊、那傢伙的身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