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四日~ IV

「...我知道了。我的身體構成組織基本上跟志貴你們是相同的,或許包紮會有它的意義存在也說不定。」 「好啦、錢拿來(←你是流氓啊,志貴)。妳閉上嘴去躺著,啊、不過可不能睡著喔。就算躺著也要好好清醒著。」 「唔...志貴,那是很亂來的要求耶。」 「就算是亂來也要遵守。我曾聽說過,人在睡眠的時候,身體的機能會降低。  沒把傷口包紮好的狀況下進入睡眠,身體的抵抗力會變弱,我想傷口的情況也會跟著惡化。  睡眠能夠恢復的只有疲勞而已,沒辦法治傷或養病吧。所以,總之在我幫你包紮好傷口之前妳盡量不要睡。」 「---嗯~。好,我就照做囉,志貴。」 Arcueid 很高興地笑了。 ...果然,這傢伙的思考迴路令人難以理解。 「...我說啊,妳在那裡笑什麼啊。」 「因為,志貴很可靠嘛。」 「------」 我無言地伸出手。 Arcueid 從裙子口袋中拿出錢包,交到我手上。 「---我去去就回來。」 我背對Arcueid,離開了房間。 走到外面之前,我看了一眼放在廚房的東西。 「---是飯啊。」 桌上的那個是,與其說是餐點不如說是飯,與其說是飯不如說是食材,讓人不禁有『看起來應該是食物的東西』這種感覺的物體準備完畢放在桌上。 ...Arcueid 剛才之所以會在廚房,簡而言之就是為了這個吧。 「.........笨蛋」 Arcueid 說過,她不攝取普通的食物。 那麼,這些是為了誰而準備的東西,根本連想都不用想。 「可惡---搞什麼啊,那傢伙。」 相當地,令人煩躁。 因為太令人煩躁了,就算能早一秒鐘也好,我用跑的出去買可以拿來急救包紮的物品。 可是,雖說是急救包紮,但我能想到的,就只有能夠堵住傷口的紗布,拿來固定紗布的繃帶,還有止痛劑這些而已。 即使如此,但有的話當然比沒有好。 就算是不起眼的東西,但只要有用,效果就不會是零。 我這麼相信著,以我能想到的範圍去購買。 「等等、那裡、好癢喔-」 「......」 我無視Arcueid 的聲音,盡可能輕柔地仔細貼上紗布。 Arcueid 腹部的傷勢,已經不那麼嚴重了。就如同Arcueid 所說的,只有外表上看起來大致是治好了。 雖然是這樣,但巨鱷的牙齒刺出了像是黑洞的傷口,而且四個地方都開了個可以裝進高爾夫球大小的洞。 有那麼大的傷口,這麼做說不定會造成反效果,但考慮到可能會引起黴菌這種二次災害(該這麼說嗎?這種狀況。)我還是塗上了消毒藥水。 之後,我在傷口上貼妥紗布,並用繃帶仔細地包紮起來。 「啊哈哈哈、等等、住手啦、志貴你包得太仔細了啦-」 Arcueid 開朗地笑了出來。 「......」 我無視她將繃帶留下一段。 聽說將傷口稍微用力地綁住會有止血的效果,在最後我微微地用了點力。 「----好痛!吼、剛才的要扣分喔,志貴。」 「.........」 呼,總之,我能做的到此為止了。 「---那麼,總之我大致上包了個樣子,怎麼樣呢。可以動嗎,Arcueid?」 「嗯,看來並不會造成身體行動的困難呢。  因為裡面還是亂七八糟的,所以沒辦法隨心所欲地動就是了。」 「是嗎。唔,那方面就得由妳自己想辦法治療了。我是專門負責切的,治療的話就沒辦法了。」 我離開坐在床上的Arcueid,走到牆邊彎腰坐下。 「妳可以睡了。如果睡眠可以恢復力量的話,這種傷馬上就能治好吧?我會幫妳看守的,乖乖地睡吧。」 「不用了,就算睡了力量也不會恢復。志貴不也說過嗎,睡眠能恢復的只有疲勞而已。  以我來說嘛,力量純粹是只要時間經過就能恢復的東西。總之到了明天,大致上可以恢復到能普通行動的狀態。」 「---總之妳就睡啦。現在的妳,光說話就很辛苦了不是嗎。」 「是這樣沒錯,但志貴好不容易才醒了嘛,去睡覺的話太可惜了。」 Arcueid 橫躺在床上,只撐起上半身開朗地說道。 「---真是的。」 沒辦法。 不過我也有想問她的事情,再陪Arcueid 一下也無所謂啦。 「Arcueid,昨天飯店的事情,我可以問嗎?」 「...對喔。果然我跟志貴,就是會變成在進行這種對話呢。」 「嗯。我想問的只有一件事,昨天那傢伙---妳是說他叫做 Nero,那傢伙到底是什麼啊。  我可是很認真地在問,所以拜託妳別說出『那傢伙是能夠一一從身體裡變出鱷魚的魔術師』這種無聊的答案喔。」 「我才不會說呢,那種答案。  我想志貴你也知道,那傢伙也是吸血鬼喔。在我們之間稱呼他為 Nero,是相當怪異的變種。  ...老實說,他並不是可以像這樣輕鬆談論的對象。」 「......」 果然那傢伙是吸血鬼啊。 可是,不知怎地---就像我並不覺得眼前的Arcueid 像吸血鬼,那傢伙也不太符合吸血鬼的形象。 「那麼,那個叫做 Nero 的傢伙是怎樣的傢伙啊。好像是Arcueid 認識的人。」 「怎麼可能。我可沒有認識的吸血鬼呢。  ”認識對方”這種事,就只是為了要在下一瞬間殺掉對方啊。像這次一樣見了面又活著分開,還是第一次呢。」 「可是妳們不是講了不少話嗎。」 「所以啦,要講”我們認識”實在是有欠考慮喔。  Nero 是相當有名的吸血鬼,而我跟他們之間只需要互報姓名,根本沒有做自我介紹的必要啊。  在層層的歷史之中,這種擁有特異能力的吸血鬼,名字廣為人知是當然的吧?  Nero 啊,就算在那之中,也是相當特異的。  雖然是年資久遠的吸血鬼之一,但卻是個連城堡或領地都沒有的怪人。  而且,他從教會的傢伙們那裡得到了第二個名稱-『Chaos』。」 「...『Chaos』?那是啥啊。」 「意思是『混沌』。也就是『亂七八糟』的意思啊。  就如同地球剛出現的時候一樣,混雜著各式各樣的東西,不知道會從裡面飛出什麼東西來...以昨天的那個樣子來看,或許是這個意思也不一定呐。」 「『不知道會從裡面飛出什麼東西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