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四日~ III

「---殺了妳的這件事是事實。所以---我不受懲罰是不行的。  這種殺人兇手,是不能夠混入大家的社會裡的,對吧。」 ---現在,我才注意到這麼重要的事情,實在是太卑鄙了。 就算不去管Arcueid 到底是什麼人---遠野志貴,可是個會毫無理由跑去殺人的人啊。 「---是嗎。志貴真的,連自己都不知道那個理由啊。」 ...我無言地點頭。 「意思就是連『快樂』都感覺不到,對吧?...嗯,的確殺人鬼之中是有將殺人這件是當成跟呼吸一樣必要的傢伙存在,但志貴平常的時候看起來還挺正常的呢。」 「...是啊,大致上,就是那樣子。」 「不、是非常地正常喔,你這個人。那麼,感到想殺掉的人就只有我嗎?」 「...嗯。Arcueid 以外的人,從來都不曾有那種感覺。」 「什麼嘛~,那不就沒問題了。志貴根本就不是什麼殺人鬼。」 Arcueid 爽快地講出這種馬虎的結論。 「而且我認為你就算不受到懲罰也沒關係。  偶然成為志貴想殺害的對象是我,比較麻煩的是志貴具備了超乎常態的殺人技術。  湊巧的是因為我是個吸血鬼,所以誰也沒有死掉對吧?志貴根本就不用那麼煩惱啊。  我覺得,人類社會的道德之類的東西,不去在意也沒關係。」 「...我知道。即使這樣,我還是殺了人。所以,像我這種危險的人類,還是流放邊疆比較好吧。」 「這跟那個沒關係啦。因為目前在這個世界上能夠責備志貴的人,只有被害者的我,還有當事人的志貴你而已。」 「---是那樣沒錯啦,但只有『我殺了妳』的這項事實,是絕對,不會改變的不是嗎。」 對。 或許不會受到懲罰,但只有罪惡感,是永遠也不會消失的。 「那是當然的。連我還深受那個的影響,要是這麼簡單就被忘了我可是很困擾的。  可是啊,志貴。你自己本身認真地思考著,那麼只要一直抱持後悔的心情,這樣不就沒問題了?」 ---但是,那是詭辯啊。 「志貴。在人類之中啊,有著就算再怎麼憎恨世界,也不會將靈魂賣給惡魔的人。  就像有會對吸血鬼說出『對不起』這種話的正直人物啊。  所以一定不要緊的。不管誰說了什麼,志貴本人斷言說『不是這樣的』的話---志貴你,就還是被留在正常人的世界裡喔。」 「什---」 ...無話可說。 妳還真的---這傢伙,居然會對著殺了自己的人,以笑臉說出這種台詞啊。 「...Arcueid---」 「好啦,比起那種事情,對我們來說還有更麻煩的問題存在呢。志貴也醒了,就來商量一下之後的事情---」 才剛這麼說完,Arcueid 猛地摔倒向床鋪。 「Arcueid---!?」 我衝向摔倒的她身邊。 Arcueid 頭上冒出冷汗,痛苦地喘息著。 「...真是的,看來果然還是太勉強了。」 仔細一瞧。 白色上衣的腹部那裡,緩緩地渲染上赤紅。 「妳、那個傷---」 「啊,這個?被志貴殺掉後的後遺症實在太大了,傷口也不太能復元嘛。  總之我只能暫且先把傷口堵住,不過好像沒什麼效果。」 Arcueid 的語氣相當明快。 可是,我總算注意到,她隱藏住的微弱痛苦跡象。 「『暫且堵住』,妳是拿什麼堵住啊,Arcueid...!」 「呃-,那個。」 Arcueid 指著躺在木質地板一角的小東西。 咖啡色的。 乍看之下,雖然並不會認為那是甜甜圈還是年輪蛋糕,但不管怎麼看,那都是普通的封箱用膠帶。 「---妳、妳是笨蛋嘛!怎麼會有拿封箱膠帶來纏住傷口的傢伙啊...!」 「...吼,你別老是在那裡一直叫別人"笨蛋笨蛋"的啦,這樣真的會讓人覺得自己是笨蛋耶。」 「吵死了、別在那囉唆快讓我看傷口...!」 我將手伸向Arcueid的衣服。 Arcueid 發出『喀咚』的聲音,滾倒在地逃開了。 「別鬧了!要是傷口又裂開了怎麼辦啊!」 「沒關係,像這種傷管它去的。志貴你才別做這種蠢蛋的行為呢,扒掉女孩子的衣服這種事情,可是比 Nero 還要差勁喔。」 「---我說啊。因為我不把妳當成是人類,所以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啦。好了,妳乖乖聽話別鬧了。  妳要是因為當時為了保護我才受的傷死掉的話,我不就一輩子都在妳面前抬不起頭來了嗎...!」 Arcueid 很不滿地瞪著我,把頭轉向我。 「......」 Arcueid 堅持地緊閉著嘴。 ...雖然是還想繼續鬧彆扭,但『總之傷口給你看是無所謂』,她好像說了這些。 Arcueid 將衣服輕輕拉起,露出了腹部。 她的肚子上,層層地繞著封箱膠帶。 真的是非常隨便地亂捲,仔細一看的話,還微微地滲出血來。 「-----」 我呆住了。 還不如說,我很火大。 我將Arcueid 的衣服拉回原位,並將她抱起。 「等---你做什麼啊、志貴!」 「在床上躺好。雖然我很想帶妳去醫院,不過沒辦法吧。」 就這樣,我儘可能輕柔地讓她躺在床上。 「聽好,在我回來之前絕對不可以亂動。要是像剛才那樣到處亂跑的話,我就算下十八層地獄也絕對會把妳忘掉的,給我好好記住!」 我觀察房間四處。 跟我想得一樣,急救箱或是可以拿來包紮的用品看來一樣也沒有。 「Arcueid,妳說過妳是有錢人吧。」 「咦--?呃、嗯,用錢方面並不會不自由,那又怎麼了?」 「拿來。我要去買包紮用的必需物品。  ...雖然我不知道對妳來說有沒有用,總而言之,受傷的人不做些必要性的包紮是不行的。」 「是可以啦,但有可能沒效喔?」 「---就算沒效也要做。怎麼可以就這樣放著不管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