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四日~ I

好,第四天開始了(惡夢繼續Orz) --------------------------------------- 4/黑色野獸II(4DAY/October 24 (SUN.)) Arcueid 的房間裝潢一點都沒有吸血鬼的風格。 ...那個時候我只熱中在Arcueid 的身上,根本沒有仔細瞧過這個房間的樣子,但這麼看來,其實這裡非常像一般人的房間。 「...似乎也有乖乖地拿報紙嘛。搞不懂啊,這傢伙。」 我一邊碎碎唸,一邊讓Arcueid 在床上躺好。 「哈───啊」 我坐在地上,大口地深呼吸。 時間差不多是早上六點。 雖然窗外看來天色已經亮了,但天空的雲量看起來還是不少。 「...對了。不把窗簾拉起來可不行啊。」 我鞭策已經相當疲累的身體站起來。 將房間內的窗簾拉上後,再次坐回地上。 『咚』 在坐下的途中,因為膝蓋早已失去支撐力,我便倒在地上。 「───哎呀、看來我也累了。」 雖然很丟臉,但我已經沒辦法爬起身來了。 這麼說來,昨天晚上一直跟Arcueid 在講話,而且似乎整整一天都沒有吃過正常的一餐。 再加上───就算戴著眼鏡頭痛也沒有消除,從剛才開始腦神經的狀況簡直就像是被扭曲的湯匙一樣。 「...Arcueid...傷口、不要緊吧...」 出血已經停止了,而且她是被四分五裂也能自己活過來的傢伙,或許不需要擔心這種事情也不一定。 「...為什麼、呢」 這麼想著的我,現在也是累到一個快昏倒的狀態。 但現在,比起自己的事情,我還是比較在意Arcueid 身體的狀況─── 『───此衝撞事件是由於被害者高田陽一的機車煞車踏板某處發生異常,造成煞車失靈,因而高速直衝下坡道所造成的。  負傷者兩名,所幸並無死者出現。』 ...像是在哪裡都聽得到,毫無特徵的男性聲音響起。 「嗯───我、睡著了嗎」 醒來時發現我睡在床上,身體還蓋著薄被。 時間已經超過中午了。 床上並沒有Arcueid 的身影,只有一直開著的電視在撥放無聊的新聞而已。 「...Arcueid,她跑哪去了啊?」 這時,廚房那裡有人的氣息。 「那個笨蛋。身體變成那樣為什麼還要到處亂動啊。」 我拉開薄被站起身來。 不馬上去廚房好好確認那傢伙的傷勢可不行。 『下一條新聞。今日凌晨,位於南社木市的飯店內,出現大規模行蹤不明者的事件發生。』 「──────」 腳步突然停了下來。 兩眼直盯著電視映像管所顯示出來的新聞節目。 『住宿在飯店內的一百零三名民眾,到目前為止都行蹤未明。另外,由於飯店內各處都發現有血跡,警方強烈地質疑,這些民眾是被捲入了什麼犯罪事件之中。』 「在───講什麼啊。血跡、明明就不是───那麼可愛的東西。」 新聞節目淡淡地繼續播報其他情報。畫面上照出,直到剛才自己都還在那裡的飯店外觀特寫,還有被宣告是”行蹤不明”的一百零三名住宿民眾的名單。 ───我跟Arcueid 的名字,像是理所當然似地沒有出現在上面。 『另外,在飯店內檢驗出大量的野生動物體毛。這是否出自導致住宿民眾行蹤不明的犯人之手呢,似乎有檢測出含有狗、狼、甚至還有熊這類動物的體毛的樣子。  檢測出來的動物體毛超過數十種。還有,這難道是什麼玩笑嗎,居然有檢測出魟魚的齒痕───』 『啪』的一聲,我將電視的電源切掉。 「──────」 一百人。你是說,將近一百個的人類,在那時,短短的三十分鐘內,被單方面地殘殺的意思嗎。 血痕───? 行蹤不明───? 根本什麼都不懂,少在那裡亂說話了。 簡單明瞭地來講。 住在那間飯店內的人們,全部都被那些莫名其妙的野獸,連一塊肉片都不剩地被吞食殆盡了。 「噁───」 我忍住嘔吐感。 一一回想昨夜的事情就嘔吐,這種事情我辦不到。 那種脆弱的同情,比豬還低劣。 身為那間飯店內唯一倖存者的我,除了憎恨那個元兇以外的事情都是不被允許的。 一百人啊。 一百個人類,連人類的形體都沒有殘存下來,只獨留血跡,被那樣殘酷地殺害了。 腦海中浮現黑衣男子的臉孔。 我不知道那傢伙到底是什麼人。 只是,他就是做出這些事的元兇,這件事情是絕對不會錯的。 ───心臟,又要麻痺了嗎。 比起恐怖跟厭惡,現在勝出的是憎恨。 即使如此───胸中的那股如同漩渦般的情感,也是恐怖的其中一種嗎。 「開什麼───玩笑啊」 我用力咬緊牙齒。 是後悔嗎、是恐懼嗎、還是因為那收拾地太過草率而感到不快呢。 我只要一想起黑衣男子的面孔,就會出現『想將什麼東西給破壞掉』,近似這種的焦躁反應─── 「你醒了嗎,志貴?」 Arcueid 從廚房探出頭來。 「───啊」 「什麼?怎麼露出那麼恐怖的表情,發生什麼事了嗎?」 Arcueid 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似地,輕鬆地說道。 「......」 直到剛才都很激昂的情緒,突然地消失無蹤了。 「Arcueid───那個,傷口還好吧?」 「嗯,大致上吧。」 『呼呼~』遊刃有餘的Arcueid 笑了。 似乎已經完全恢復原狀了,說不定比起做了蠢事而消沉的我,還要更有精神。 「...是嗎。這樣的話,就太好了───」 至少。就算只有我身邊的人,平安無事也好。 「...嗯?」 等、等一下。 Arcueid 不是人類啊。 我居然忘掉這個大前提,『遠野志貴還真是有夠呆的』,這不就跟我周圍的人常說的一樣了嗎,真是的。 「...可是、算了。總之太好了,Arcueid 的傷勢沒什麼大礙。」 「唔~,怎麼了啊,志貴。明明前陣子還一直叫我『怪物』的。」 「笨蛋。不只是前一陣子,我到現在都還這麼想的啦。可是,這跟那個是兩件事吧。因為妳救了我,所以像感謝這種事情還是要講的啊。」 「咦?『救了你』,是說我救了志貴?」 Arcueid 很意外地張大了眼。 看來Arcueid 本人根本就一點自覺都沒有。 「沒錯,妳救了我的命。所以,雖然到現在才說,不過,謝謝妳保護了我。妳要是沒有把我拉開的話,現在我也加入那一百零三人的行列之中了。」 「說『謝謝我』───其實不用想這種事情也沒關係啦。因為志貴會跟 Nero 見面的原因在我啊,所以志貴沒有必要說出感謝我的話吧。」 「這麼說的話是沒錯,但被妳救了的這件事是事實不是嗎。因為Arcueid 救了我一命,光這點就真的讓我很感激。」 「───可是,要是志貴沒有接下替我看守的工作的話,就不會遇到這種事了。將志貴的日常生活內混進毒素的人是我啊。  所以,我認為你應該會恨我而不是說感謝我吧?」 「...那個嘛,的確我認為妳的事情很麻煩。但是啊,我認為自己做出的行為,結果還是必須由自己去承擔那個責任。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人告訴過我這件事情。不管週遭的人是怎樣的,自己搞出的爛攤子要自己收拾。  雖然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我也贊成這種想法。」 所以,我並沒有去恨Arcueid 這類的心情。 我大概只會想『我怎麼會被捲進這種麻煩的事情裡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