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三日~ XIII

夜深了。 Arcueid 坐在床上,我也一樣坐在床上呆滯地望著時鐘。 時間是凌晨四點過後。 距離天亮還有整整一小時的時間。 「還有一小時、啊。」 至今所講到的異狀都沒有出現,Arcueid 本人緊張的事情似乎也落空了。 總之,這一帶相當地和平。 雖然沒有根據,但我確信今天晚上會就這樣平安地結束。 「吶、志貴」 不知道已經幾次了,Arcueid 呼喚我的名字。 「什麼事啊,我這邊已經連能聊的話題都沒有了喔。」 「這樣嗎?好不容易能像這樣悠閒地聊天,太可惜了。」 「...我說啊。妳知道從剛才開始我陪妳聊著沒啥意義的話題聊了幾個小時了嗎。六小時喔,六小時。要說哪邊比較累,比起看守什麼的,我覺得聊天還比較累人啊。」 Arcueid 看來很不滿地瞪著我。 ───就是這樣。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這六小時Arcueid 不斷地跟我說話。 要是力量衰弱了睡個覺會比較好吧,她卻說「聊天比較快樂嘛」,結果就像這樣兩個人面對著面。 「...唉」 這傢伙的思維,對我來說還真是無法理解。 ───咕~~~。 再加上肚子也餓了。 仔細回想,我從今天的早餐之後,整整一天什麼東西都沒吃。 「肚子餓的話要不要吃些什麼?難得有機會住這麼好的飯店,叫客房服務也沒關係嘛。」 「不用了,吃得飽飽的會緩和掉緊張感。比起這個,變成這樣的妳才該吃些什麼比較好吧?明明就說自己衰弱了卻又不睡覺,至少也乖乖地吃飯嘛。」 「志貴不吃的話那我也不吃。普通的進食雖然也有它的意義存在,但自己一個人吃太無聊了。」 「『普通的進食』,吃飯還有分普通跟特別───」 ...啊、是那樣沒錯吧。 Arcueid 可是吸血鬼啊。這樣的話,對這傢伙來說,吸食人類鮮血就是『進食』的意思嗎。 「───妳會這樣嗎?因為是吸血鬼,所以血以外的東西幾乎都不吃。」 雖然看起來一點都不像,但Arcueid 是吸血鬼。 吸血鬼為了生存而需要人類的鮮血,Arcueid 這麼說過。 那麼───這傢伙至今吸過了誰的鮮血、又殺了幾個人呢? 「──────」 我偷窺Arcueid 的臉龐。 ...無法想像。 雖然我知道這傢伙是吸血鬼,但不知怎地,我就是沒辦法想像這傢伙吸食人血的模樣─── 「什麼?我的臉上沾到什麼了嗎?」 「...!」 跟她四目相接,我慌張地移開視線。 Arcueid 認真地盯著我的臉看,然後『呼呼呼~』別有意味地笑了。 「很在意嗎?」 「什、什麼啊」 「我到底吸食過多少個人的血,你很在意?」 「唔──────」 ...她完全看透了我這邊的想法。 Arcueid 的笑容遊刃有餘,不知怎地令人很不爽。 不知怎地令人很不爽───但事實上,Arcueid 至今到底殺了多少人,我很在意。 「...那個我當然會在意啦,因為我是要跟妳通力合作的夥伴呢。這種事情不搞清楚的話,那不就根本沒辦法預測,要是哪天妳改變心意,會不會突然襲擊我啊。」 那個,真的會很困擾。 『原來如此啊-』Arcueid 認可這個理由了。 「那麼、提問!我至今到底吸了多少人的血了呢?」 Arcueid 輕快地跳下床鋪,走到窗戶附近。 「多少人的、那────」 Arcueid 緊閉嘴微笑著,愉快地觀察默然的我。 ...可惡,居然這麼明顯地挑撥我啊。 好啊,既然這樣我就回答妳。 這個嘛─── 一定是, 「那麼,數以百計吧。」 「可惜,猜錯了。」 「那麼、數以千計。」 「呵~這個也猜錯了。」 『嘻嘻』Arcueid 覺得很奇怪地笑了。 ...總覺得,非常地不甘心。 「可惡、那麼!雖然我覺得不會有這種事情,難道只有十幾個?」 「那也猜錯了。哎唷、居然說十人百人千人的,志貴是這樣看我的啊。真過分~,那不就是說我跟那些傢伙沒有差別嗎。」 「有錯嗎?吸血鬼本來就沒什麼差別的啊。就像人類只要活著就會肚子餓,而妳們也是為了生存才不得不吸血,這樣的話,不就沒什麼差別了嗎?」 「對呢,雖然是這樣沒錯。」 「不管是哪種血,這八百年來我連一次也沒有喝過吧。殺死普通的人類這種事情,就連一次也沒有喔。」 ───咦? 「等等───妳說的、是真的嗎」 「是真的。因為我,覺得吸血很恐怖。」 ───啥? 妳說,覺得吸血很恐怖? 「騙人的吧?覺得吸血很恐怖───妳不是吸血鬼嗎、怎麼會」 「...一定是因為,我很膽小吧。所以不管再過多久,以吸血種來說我都是個半調子。」 從窗戶向外眺望著夜空,Arcueid 低聲喃喃自語道。 她就這樣,久久地直望著天空。 白色的背影如同幻影一般虛無縹緲。 「...是嗎,半調子、啊。」 我輕唸道,撫著胸膛鬆了口氣。 ...為什麼,我會覺得高興。 安心是理所當然的。 因為我了解到眼前的這個人並非如此凶惡的存在。 總之,只要相信她所講的話,我就不會被莫名其妙地殺掉了吧。 所以是安全的。...雖然是安全的,但我居然是對跟這件事完全不同的事情感到放心。 ───真是的,太奇怪了吧。 就算我對Arcueid 是半調子的事情感到高興,但怎麼會是這種搞錯目標的安心方法啊。 「啊───」 頭突然微微地暈眩起來。 「志貴?怎麼了啊,額頭上怎麼冒出那麼多汗。」 「不、腦海深處出現撕裂般的疼痛───」 我回答Arcueid 時,卻愕然不已。 Arcueid 背後的窗戶。 在那玻璃的另一邊,鎮上的大樓群還沉睡在深夜的黑暗裡,而在那之中。 藍色的烏鴉,直盯著我們這裡。 「那傢伙是───」 我只能呆然地望著窗戶外面。 Arcueid 也轉向窗戶。 「...Nero?」 『正是。終於找到妳啦,真祖的公主啊。』 是從哪裡。 如同那句話的意念,流進房間之中。 Arcueid 的眼裡充滿了敵意。 『嘎啊-』窗外的烏鴉高亢地叫了一聲。 『到此為止了。現在,我馬上過去妳那邊。』 藍色的烏鴉飛走了。 只剩下,黑夜與銀月而已。 ──────突然。 跟『碰-』的沉重聲響出現的同時,房間激烈地搖晃起來。 不對、如果要精準地說的話。 剛才的震動,是整個飯店都在搖晃。 「什麼───!?」 我從床上起身。 Arcueid 不發一語,只是不甘心地咬著嘴唇。 「Arcueid,剛才那───」 「──────」 Arcueid 並沒有回答我。 「...妳講些什麼啊。剛才那不是地震對吧。」 ───對了,就像是飯店的大廳被大型砂石車全速衝撞所產生的衝擊一樣。 「...Arcueid!」 Arcueid 還是沒有回答。 束耳傾聽的話,自下面的樓層傳來陣陣雜音。 ...Arcueid 露出了深沉的表情。 現在的自己什麼力量也沒有,Arcueid 這麼說過。 所以,才沒辦法說什麼嗎。 「──────」 只有時間慢慢流逝。 兩分鐘。 自剛才的衝擊已經過了兩分鐘,飯店卻異常地安靜。 Arcueid 仍是繼續保持沉默。 咬著嘴唇的樣子,好像是在忍耐什麼似的。 仔細一瞧,自她的嘴唇緩緩地流出一絲鮮血。 「───Arcueid───」 是不安嗎,還是在悔恨呢? 她緊緊抱住自己,身體僵直,像是在忍耐著什麼。 我不會從這房間出去的,她這麼說過。 那麼。 我是、為了什麼而待在這裡的啊! (接下來是選項) ------------------------------------------------------------- 接下來的劇情有點給它... 噁爛吧。 所以,接下來的14篇,我會特別註明^^" 因為真的很血腥,自己在翻譯的時候都有點小反胃... 無法接受血腥的人,還是斟酌一下要不要看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