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82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三日~ XII

「...那又怎樣。要說妳講的沒錯,那就是我連妳也殺得掉的意思囉。」 「是嗎?那你要不要試試看呢。」 Arcueid 將窗簾拉開。 在沒有開燈的屋內。 只有越過窗戶的月光,微微地發出光芒。 「來吧,不用顧慮你就認真地上吧。啊、難道那副眼鏡能夠讓你『看不見』嗎?」 「─────妳說可以的喔。」 當然,我本來就打算看看就好,便脫下了眼鏡。 同時,房間內爬滿了黑線。 窗外是銀白的月亮。 雖然白天會因為強烈的陽光而看不太清楚,但在微弱的月光下,『線』不用什麼光線也看得見。 在那之中。 Arcueid 身上的『線』非常地細微,要是不集中意識的話幾乎是看不到。 「啊───」 「...要是沒被志貴殺掉過的話,一定是完全看不到的吧。但我想,現在大概是看得到的。  我呢,在夜晚的時候,是沒有『死期』的,但在白天卻多少會出現喔。  因為志貴將我殺死的時候是在白天,那之後我又為了要復活而失去了不少力量,所以現在即使在夜裡,還是會出現『死期』。  ───簡單來說,就是失去了不老不死的肉體,不過志貴,你能夠切開我身體上的線嗎?」 「──────」 ...怎麼說呢。 的確因為有『線』的關係,我想是可以切開的。但要像那個時候一樣,鮮活地、連一秒都不耗費地將之切斷,看來是辦不到的。 「...太困難了。因為『線』有時看得見有時看不見,只要Arcueid 不在睡眠狀態的話就辦不到。」 「對吧?那就是你最大的缺點呢。不管能多麼清楚地看到『死』,但要劃開那個『線』不用志貴自己的雙手就不行。  不管我變得多衰弱,但都不至於弱到會被志貴抓住的那種運動能力低下的程度。」 ...原來。 被這麼一說,我沒辦法光用身體去捕捉在動的動物。 抓不到的意思就是,沒辦法接觸到身體。 那麼,就算看得到『線』也沒辦法殺掉會動的東西啊。 「───痛」 突然閃過一陣頭痛。 只要看著『線』就會引起頭痛,這點從孩童時期開始就未曾改變過。 我戴回眼鏡讓視野復原。 「......」 Arcueid 直盯著我的動作。 「...什麼啦,又有什麼東西了嗎。」 「不是啦。志貴只要戴著那副眼鏡就看不見『線』?」 「嗯,是這樣沒錯。以前,在我的眼睛變成這樣子的時候,遇到的人給我的。現在雖然只有鏡片是沒什麼用處的,但多虧有這副眼鏡,我大致上可以過著普通的生活。」 「是嗎。說的也是喔,不管意志再怎麼堅強,一直面對死亡的話,不是發瘋嘛,就是只能把眼睛給毀了呢。」 這麼說著,Arcueid 往我這裡靠近。 「吶、那個借我看。」 「───不要。這可是很重要的東西,才不借妳。」 「我又不會弄壞。真的只是看一下而已,好不好?」 Arcueid 以『說不定會用武力搶奪』的姿態,一步步地逼近。 那麼─── ...真受不了妳,只借妳一下子喔。 Arcueid 一點放棄的樣子也沒有。 「...我知道了啦。看完要馬上還我喔。」 我將眼鏡交給她。 Arcueid 相當認真地看著眼鏡,又用恐怖的眼神轉頭瞪我。 「志貴,做出這個的人,住在這個小鎮上嗎?」 「不知道,但我想應該不在。這已經是八年多以前的事情了,那時大概只有一星期左右在這個鎮上而已吧。 「───是嗎。太好了,不會再增加多餘的敵人了。...唔,要是對手是”Blue"的話,趕緊抽身才是明智的抉擇吧。」 Arcueid 露出深刻的表情沉默了。 「Arcueid,妳認識老師───不對、認識做這副眼鏡的人嗎?」 「...認識啊。現存四名魔法師的其中一人啊。光是這副眼鏡,就是相當不得了的逸品呢。就算耗盡我的力量也沒辦法毀損它一分一毫。」 Arcueid 的表情更加認真。 「...喂、妳原本打算要破壞它啊!」 「───咦?  我、我把它說出口了嗎?」 「...妳果然打算要破壞它啊。」 『還我』我從Arcueid 手上拿回眼鏡。 「真是的。說『沒有了這副眼鏡你就沒辦法保持正常』的人可是妳啊。還是妳是想說『就讓你發狂吧』的這種話嗎。」 「才不是那樣呢。不知道為什麼,志貴那麼寶貝它讓我覺得很討厭而已。」 「───妳啊」 ...真是的,這傢伙的思考迴路到底是長怎樣的,誰來教教我吧。 「的確跟老師之間的回憶很重要,比起那個,現在要是沒有這副眼鏡可行不通啊。一整天都看著『線』,在發瘋之前腦袋就不知道會被頭痛給整成什麼樣子了。」 「唔~。似乎看見『死』會增加腦的負擔嘛。...嗯,志貴的雙眼好像還有什麼原因的樣子,總之,我能告訴你的大概就是這些了吧。要是有機會的話,會再更詳細地告訴你的。」 「不用了。很可惜我討厭長篇大論。」 「這樣啊。雖然我還挺喜歡像這樣子跟別人談話呢。」 Arcueid 毫不在意地笑了。 那個樣子就像是真的認為,光是聊天就很快樂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