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三日~ X

「一般提到『吸血鬼』的話,我們會將之分成兩大類。  "天生的吸血鬼",以及"後天的吸血鬼"。  前者稱之為『真祖』,後者稱之為『死徒』。  你們人類所講的"吸血鬼",就是『死徒』這類。吸食人類的鮮血,製造自己的僕人,對太陽光沒有抵抗力,在洗禮儀式前會敗退下來。  我們的敵人,也是被區分為『死徒』的吸血鬼喔。」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敵人』變成了『我們的敵人』了啊。 ...唔,這麼說其實也沒有錯,無所謂啦。 「...唔~。妳說那個"死徒"一開始並不是吸血鬼,又是怎麼一回事?」 「『死徒』指的是"本來是人類"的傢伙們喔。施行魔術的最後成為不老的魔物、也有被真祖吸血後成為其僕人的傢伙。  不管是哪種,成為吸血鬼的傢伙們,雖然不完全,但也得到了不老不死的肉體。」 「......」 有天生就是吸血鬼的傢伙,也有從人類變成吸血鬼的傢伙,的意思囉。 ...該怎麼說啊。 我總覺得這番話好像哪裡有相當大的矛盾存在,還是結構上有很大的漏洞。 「呐、志貴。你對於吸血鬼相關的傳說知道多少?」 「這個嘛...我只有普遍性的印象而已。吸食處女的鮮血、只要以眼神瞪視就能讓人無法動彈、能夠變成霧、能變成狼之類的,唔,我只知道一般性的傳聞。」 「嗯,大抵上都說中了吧。  吸食處女的血,是因為尚未與他人交換體液的純粹細胞跟血液,對於自己那已經劣化的遺傳因子來說,是最佳的補充材料。  死徒───後來才成為吸血鬼的吸血種,是屬於不完全的不老不死型。  的確那個『不老』是不會因為壽命盡了就死亡,但那部份的能源要是不時常補充的話自己就會消失。不管是哪種生物,不攝取營養就無法活動對吧?跟那是一樣的。  只是以吸血種來說,只要繼續攝取營養就不會有壽命終了的狀況出現,就只是這樣而已。  身為死徒的吸血鬼啊,為了要活下去,所以必須去吸血。  因為本來就是人類的關係,要擁有不老不死的肉體有其不合理性。  構成肉體的遺傳因子,是不同的...從成為吸血種的時候開始,會以相當猛烈的速度開始劣化。  所以,為了要補足這缺點而吸食他人的血液,將其遺傳情報取出用以固定自己的肉體。對吸血鬼來說,吸血這件事並非進食,而是為了要繼續存活所必須的最低限度的行為喔。」 「......」 好難。而且,好長。 我的理解能力都還沒追上進度,但Arcueid 視若無睹地繼續往下說。 「好、接著。  『只要以眼神瞪視就能讓人無法動彈』這點,其實是魔眼的一種喔。眼睛是跟『語言』並列的代表性魔術迴路之一,所以擁有魔眼的吸血種還挺多的。  我們所擁有的大抵上是『魅惑的魔眼』。  並不是能魅惑所有我們看到的人,而是可以魅惑看到我們雙眼的人。  強力的吸血鬼魔眼可以從眼球直接將自己的意志印入對方的腦中,雖然可以完全掌握對方的思考,但死徒所擁有的魔眼大概連那種程度的力量也沒有吧。  『能夠變成霧』則是事先就做好了分身,然後以意識操控的情況。目的達成之後,只要將操作分身的魔力給切斷,分身就會自動消滅了。  狼───能夠變成其他的動物,是指用使魔來修補自己破損的肉體下的產物喔。  已經活了相當年代的吸血鬼,以普通的生命來修補自己已然破損的肉體,是遠水救不了近火的。  以動物來說,人類算是一種基礎能力相當低的生物,所以要修補肉體的話,選擇進入肉體基礎優於人類的野獸體內,是比較有效率的。  以野獸修補自己肉體的吸血鬼,在必要的時候可以讓該野獸恢復原來的形體,當作使魔來使喚。  呃,就我聽過的傳聞,好像有活了一千年以上的吸血鬼,體內全是使魔的傢伙存在呢。那傢伙體內,好像就內含著六百六十六匹野獸吧。」 「──────」 Arcueid 所講的,有點,對我來說太過遙遠了。 老實說,根本就不是我應該踏入的世界。 「唔,大概是這樣吧。我只是簡略地說明概要而已,這樣可以了解吸血鬼是什麼了吧?」 「字面上來說大致上可以。」 但還不如說,我更加覺得Arcueid 是吸血鬼的這項事實越來越令人無法置信了。 「那麼,接下來就換我問囉。事實上,我也忘記問有關志貴的重要事情了。」 「? 什麼啊,要問我的事情應該不會有才對吧。我既不是吸血鬼也不是什麼奇異的生物,只是個學生而已啊。」 「哼~那我問你,志貴。你是怎麼殺了我的?」 「啊?」 「我是問,你是用了什麼手段啊。因為對於像盧恩(Rune)跟卡巴拉(Cabbala)之流的祕術我有抵抗的能耐,所以對我是沒有效的。至於沒有抵抗能耐的───就是我尚未體驗過的魔術,也就是這個國家的古神道跟南美的祕寶之類的東西。  不、就算是那樣也不至於能做到將我給"殺掉"的事情。  回答我,志貴。你是用哪種古物的『神秘』將我擊敗至再起不能的狀態?」 「『古物的神秘』...那是什麼?」 「"歷史跟思念蓄積而成的觸媒"的意思!吼、這個國家不是也有『神器』嗎?雖然大多數都是像法杖和劍器、寶石和面具這類對自然用的概念武裝───呐、志貴,你真的不是那個領域的人嗎?」 「什麼這個領域那個領域的,我只不過是個學生,不是才這樣說過的嗎。我根本就不知道那種事情啊。」 「你騙人。不是魔術師的人類不可能傷到我的。...志貴、你有隱瞞著我的事情對吧?」 Arcueid 像生氣中的貓一樣,怒視著我。...可是、就算被那種視線給瞪了,我根本也沒有隱藏───啊,有耶。 「事實上有一個啦...可是這個,會有關係嗎,?」 Arcueid 繼續瞪著我。 ...看來,好像沒有辦法再繼續瞞著她了。 「那我就講囉...該怎麼解釋呢,我啊,可以看見切開東西的線。」 「咦?」 啊、呆掉了。 也對,我想這種事情普通人也不會相信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