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三日~ VIII

...就算是這樣,我也不能放著這傢伙不管。 「...因為、約定好了嘛。」 不管那是什麼,我自己也,絕不能破壞那個約定。 Arcueid 沉睡著。 她的臉色蒼白,簡直就像是病人一樣。 Arcueid 說過,自己變弱了。 剛才她也說『到極限了』,事實上,在那之後我要怎麼做,她或許連考慮的餘力都沒有了吧。 房間相當地寧靜。 在位於飯店最高層的第十一樓,並沒有其他的客人。是因為這個樓層全部被Arcueid 給包下來的緣故吧。 房間裡,除了Arcueid 的呼吸聲以外沒有其他的聲音。 看著這樣的她───Arcueid 果然如同惡夢般的美麗。 不管是細白柔滑的肌膚、還是隨風飄逸的金髮。 不管是柔軟的身體曲線、還是烏黑纖長的睫毛。 從頭到腳都如此地精細,像這樣完美造型的東西,我到現在都還未曾看過。 不、正確來說。 我想,大概一輩子都不會再看到了。 「──────」 不管她是吸血鬼還是非人類,Arcueid 都是個女孩子。 像那樣如同操偶絲線突然斷裂般地昏睡過去,變得如此衰弱,說那個責任在我也沒錯。 「...自己闖的禍,就得自己負責收拾呢。」 ...小時候的教誨,在這時就浮現出來了。 是老師說的嗎。 因為我的雙眼是異物,所以也會召喚來異物。 那麼,就早早做好覺悟吧。 總之已經跟她約定好了,至少像今晚,得用自己的方式好好地保護這傢伙不可─── ──────白。       如同將自己從睡眠中叫醒一樣的白。       這個顏色,喚起那令人懷念的記憶。 夏天裡、那炎熱的日子。 湛藍的天空 和 很大很大的積雨雲。 因炎熱而搖晃不已的風景 和 讓人意識遠去的蟬叫聲。 蟬叫聲。 嘰- 嘰嘰 嘰- 嘰嘰 嘰- 嘰嘰 廣場上有個蛻皮過的蟬殼。 太陽就如同在身邊、 廣場炎熱到快要燒焦。 盛夏內的炎熱日子。 世界,簡直就變成了平底鍋似地。 嗚- 嗚嗚 嗚- 嗚嗚 嗚- 嗚嗚 秋葉在哭泣。 文靜、老是跟在我身後的秋葉,落下大顆淚珠哭泣著。 秋葉的腳邊倒著一個小孩。 有個渾身是血、遭人殺害、看來跟我同年的小孩屍體。 蛻皮的、蟬殼。               這兩隻手、  平倒在地的小孩、      的血、是紅色的嗎。 「Shiki──────!」 大人們終於出現了。 倒地的小孩死了。 大人們喊著。 『是你殺的 嗎』他們這麼喊著─── ──────那個、       已經在夢中遺忘了的、夢。       有種、已經回想起來的感覺。 「志貴。喂、快醒來。太陽早就下山了不是嗎。」 身體被用力搖晃著。 ...一個幾乎沒印象的聲音、還有冰涼的雙手觸碰肩膀的感覺。 「──────唔、  ───阿勒?」 站在眼前的是Arcueid。 她早已清醒,而窗外已經全暗了。看了看時鐘,時針早已指向晚上八點。 「───咦?」 「什麼『咦』啊。我明明就說太陽下山後就叫醒我,怎麼連志貴都睡著了。」 「...哎呀。抱歉、我睡呆了。」 ...雖然我根本就不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不過我好像是一直看著Arcueid 的睡臉,然後就這樣睡著了。 「吼、你這護衛喪失資格了啦。兩個人都睡著了,要是有敵人來襲的話,志貴說不定也會跟著被殺耶。」 「───所以我不是說『抱歉』了嗎。而且,說『白天很安全』的人不就是妳嗎。」 「我可沒說『絕對』啊。因為像早上那種使魔也有可能會出現啊。」 Arcueid 生氣了。 ...唔,這也是當然的。身為看守者的我居然跟著Arcueid 一起睡著了,這話說不過去啊。 「而且啊,我可是吸血鬼喔,志貴。  為什麼你可以連一丁點的自身安全都沒在注意就這樣睡著了啊。  雖然我是不想給你多餘的恐懼啦,但你至少也有點緊張到睡不著,這一類的反應會比較好吧?」 「──────」 前言撤回。 Arcueid 並不是因為我沒在做看守的工作而感到生氣,單純只是因為『我睡著了』這件事在不高興。 「至少也讓身體保持在一有任何動靜就會醒來的狀態嘛,志貴根本就是一臉幸福地睡著了。都是因為你那毫無防備的樣子,害我真的對我們吸血種的威嚴何在感到很不安耶。」 「......」 嗯、『威嚴』啊、我想幾乎是零吧。 「要說『毫無防備』妳不也一樣嗎。我可是曾經一度殺死過妳的人喔。這次也不一定不會再做同樣的事情啊。」 「啊───」 Arcueid 像是現在才發現到似地,眼睛突然睜圓。 「這麼說來好像也對喔。───該怎麼說呢,總之,在小巷內跟志貴談話的時候,我好像就相信你了。」 「......」 ...唔,雖然我也,不會再這麼做了。 「OK-,既然妳這麼信賴我,我也得好好努力了。那、之後只要一直看守就可以了吧?」 「嗯,總之先是直到太陽升起這段期間。因為我不會離開房間,所以志貴只要注意有沒有人跑來這樓層就行了。」 ...注意啊,要是像早上那種黑狗之類的跑來的話,注意什麼的根本也沒用啊。 「...唉。」 我嘆了口氣。果然,這對我來說果然是個太沉重的工作。 「...我還是問一下好了,早上那時襲擊我們的黑狗,是你的敵人派遣過來的嗎?」 「與其說是派遣嘛,還不如說在鎮上監視才是那傢伙的工作。只是在牠巡邏的途中看到我在跟志貴談話,結果上來說,我的行蹤是暴露了。」 「"暴露了",被妳的敵人發現了?」 「是啊。如果身體狀況良好的話,可是讓我省了不少功夫;但現在的我要是被襲擊的話,說不定反而會被消滅呢。總之,在力量恢復前,也只能這樣隱藏行蹤了。」 ...Arcueid 的敵人,似乎就是在鎮上引起騷動的連續殺人犯───意思就是吸血鬼。 「...Arcueid。我有想問的事情,能回答我嗎?」 「因為我們是在談話中所以無所謂,怎麼了啊?突然這麼慎重。」 「───嗯,因為最重要的事情根本都還沒有問出口呢。結果,妳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