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75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三日~ VII

...幫妳、就是了。 「我───」 ...『辦不到』,無論怎樣都無法斷然說出口。 因為,我曾經殺了這傢伙。 因為那個緣故,這傢伙變弱了,必須向某人尋求協助。 ───責任,的確在我。 而且,雖然真的只是很短的時間,但我覺得這傢伙並不是那麼壞的人。 「呐,怎麼樣?果然身為人類的你,沒辦法幫吸血鬼的我?」 「───唔,雖然那是當然的答案啦。」 「───」 唉、所以我就叫妳別露出那種眼神了嘛。 ...該怎麼說啊。因為會讓我輸在罪惡感上,根本沒辦法斷然地拒絕。 「可是,我們已經在同一條船上了。再這樣裝做不知道的樣子,我會做惡夢的。」 ───唉、真是的。我絕對會後悔的啦。 「...所以,好啦。這種小事看來我也可以辦到,再怎麼說,對方可是在這鎮上做出暗巷殺人這種事情的傢伙呢。  既然這樣,身為居住在這鎮上的人,不助妳一臂之力看來一定會遭天譴的。」 「咦───?那個,意思是───」 「雖然『當妳的盾牌』這件事我拒絕,但像『看守』這種小事我倒是做得到,的意思。」 將這些話說出口的瞬間,我對自己的愚蠢還真是多少信賴了點。 不、說是『信賴』嘛好像─── 「──────」 這、這傢伙。看到那打從心裡被嚇到的表情,該怎麼說呢─── 「嗚哇-、真的可以嗎!?我真的是吸血鬼喔!?」 「...我說啊,妳剛才明明就一直在那裡威脅我,現在說這什麼話啊。」 「啊...唔、是那樣沒錯啦───  ───呵、算了!因為你決定要協助我了,不說聲謝謝可不行呢!」 ...露出了相當高興的表情,她走到在牆邊屁股著地的我身邊。 「那麼、這樣契約就成立、囉。」 她對一直坐在地上的我伸出了手。 「那麼,終於可以做自我介紹了。  我是Arcueid───嗯,因為全名很長,所以只叫Arcueid 就可以了。是被區分為『真祖』的吸血鬼,那該怎麼稱呼你?」 直到現在都是些未曾聽聞過的事情,還得做自我介紹,我不禁沉重地嘆了口氣。 ...這該說是『放棄了』的嘆息,還是該說是『已經接受了這種亂七八糟的狀況』的證據呢。 「遠野志貴,很可惜我只是個普通的學生。...之前也說過了,我真的是半點忙都幫不上喔。」 我握住她───Arcueid 的手,站起身來。 她相當認真地把我上下打量一番後,轉而要求跟我握手。 「那麼請多指教囉,志貴。  你可要好好地負起『殺了我』的責任喔。」 Arcueid 滿面笑容地伸出左手。 「...唉。」 ...雖然我知道這世界上有各式各樣的責任存在,但” 被我殺掉的人叫我負起責任助她一臂之力”,這大概是我最初,也是最後一次的經驗吧。 「...可惡,真的是亂七八糟的。」 可是,這樣的話,其他的事情不就更令人無法置信了嗎。 雖然不太願意,但我還是伸出左手,跟名為吸血鬼的白衣女子握手了。 「嗯,這房間還不錯嘛。這樣的話在這住一晚也不會有怨言了吧。」 Arcueid 很高興地張望飯店房間四周。 「──────」 至於我嘛,總之就是無言。 「因為我的房間八成已經曝光了,所以今天晚上就躲在這吧。啊、錢的話你就不用在意了。因為我還蠻有錢的,我請你。」 開朗地說完後,Arcueid 將窗簾拉上。 這樣子,只要把房間的電燈關掉,房間裡就會像半夜一樣黑暗。 『唉-』我漏出了嘆息聲。 「...Arcueid,妳到底在想什麼啊。」 「想什麼、我可是有在想許多事情喔。」 「不、我不是指那個───」 為什麼要把飯店-而且還不是便宜的那種,把高級飯店的最頂層全部租下來,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啊。 「......」 還是別說這種話好了。 現在的我,只不過是這位自稱是吸血鬼的看守人而已。還是別問些有的沒有的事情比較好。 「───不、沒事。隨妳高興。」 「志貴真怪。一下生氣一下不說話的,真的是無法預測呢。」 不知道到底在高興什麼,Arcueid 帶著滿面的笑容躺在床上。 「在太陽下山為止我要睡一下。志貴你也趁這個時間休息一下比較好喔。  因為吸血鬼沒辦法在白天活動,所以正格的看守工作可是從晚上開始喔。」 「...妳啊,妳知道妳剛才可是說了全面否定自身存在的話喔?」 「我沒關係啊。───喔、差不多到極限了。那晚安囉,志貴。太陽下山的話就叫我起來喔。」 「喂、喂!」 「──────」 Arcueid 像是電池沒電的機器一樣,唐突地進入睡眠了。 「唉──────」 該怎麼說,那個,太沒有防備了吧。 「...這不是跟別人說,『你要逃走也無所謂』嗎。」 本來就是她硬拖著我來這裡的,現在要逃走可是相當簡單呢。 ...而且,雖然我這邊也不會再出現那種衝動。 「就算是裝的也───我可是曾經殺掉過妳一次的人耶。」 雖然是這樣,這個女人怎麼可以突然睡著啊。 「......」 我看著在床上睡著的Arcueid 的臉。 ...看著突起的胸部上下起伏,的確有在呼吸。 相反地,身體卻完全地沒有在動。 只有Arcueid 周圍的空氣像是停止了一樣,看著她就連我都有種停止般的靜謐。 ───真是,相當安祥的睡眠。 就像是完全信任才認識沒多久的我,那樣地無防備。 「──────這傢伙,是笨蛋嗎。」 ...嗯,這正直到不行的性格,簡直就是到達了叫人擔心的程度。 總之,這裡就是起點。 這說不定是我───遠野志貴還能抽身的最後界線。 我─── (接下來是選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