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三日~ VI

「等一等。那是什麼?」 我站起身來向前走。 我走向小巷的正中央盡頭。終於知道在大樓跟大樓夾縫間的那個東西是什麼了。 在那裡的是,藍色的鳥。 如果要講得更準確一點,應該說是『烏鴉』才對。 ...藍色的、烏鴉。 那不是在,兩天前的夜裡所看到的不祥物嗎─── 「───糟糕了。」 她喃喃自語道。 烏鴉直盯著我們兩人看。 「真是的!都是因為你在那裡拖拖拉拉的,害我們被發現了啦。」 她看向小巷的入口。 「『被發現』,是指?」 我將視線投向小巷的入口。 ───這時。 「──────!」 還沒感應到驚訝的情緒,身體已經早一步抽搐了一下。 不知從何時開始,小巷的入口,在那條狹隘的道路上有一隻狗在那。 像是有哪邊做歪了的模樣但卻依然強韌的四肢,還有宛如埋入鋼筋似的頭頸。 跟人類比起來體型更加龐大,簡直就是只為了追求『捕獲獵物』這件事才長成那樣的。 ...沒有以言語來威嚇的必要了。 大多數的人類,只要看到這種『狩獵型』的動物,就會緊張起來。 以同為生物的觀點,絕望性地敬畏著牠那優異的運動能力。 「...黑色的、狗...?」 ───身體如同痙攣般地抖動。 ...向這邊瞪視的黑狗體型,根本就不是被捨棄的野狗那種大小。 有牧羊犬或杜賓狗那種大小的黑狗,雖然只是盤據在那而已,卻讓我們有壓迫感。 「......」 她什麼話也沒說,以失去興致的眼神看著黑狗。 這時。 突然地,黑狗跳了起來。 不、是往這邊衝過來了。只是因為那速度實在太快了,除了說那是”跳躍”以外沒有其他形容詞可說了。 「──────咦?」 我什麼也做不了。 黑狗連準備動作都沒有,便直直地往我的喉頭飛衝過來。 明明就看得到。 明明就看到那黑色的身軀向我衝來,但我卻連閃躲這件事,甚至連閃開來的念頭都沒出現過。 碰地一聲!衝擊的痛楚傳遍身體。 「唔──────!」 突如其來的側擊將我彈飛出去。 並不是被黑狗咬到的衝擊。 我的身體,在被黑狗咬碎頸子之前,似乎就被她給彈飛了。 她居然用那種像是將球輕丟出去般自然的動作,單手就把我推飛到牆邊。 「嗚──────!」 咚地一聲巨響,我屁股朝地落下了。 「妳這...!妳幹嘛突然這麼做啊!」 「別管了!前面!」 她大叫道。 一看之下───失去了我這個目標的黑狗,就這樣跳上牆壁。 牠以壁虎般的姿態貼在牆上,再次跳起。 從牆上直直往我這邊反衝過來。 黑犬的行動軌跡,簡直就像是黑色的閃電一樣。 「───!」 那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根本反應不過來。 黑狗張開那長有利牙跟淌著口水的血盆大口,這一次一定,會咬上我的喉嚨─── 「唔......!」 想都沒想我緊閉雙眼。 喉嚨,就要被黑狗的利牙刺入... 的那一瞬間。 黑狗發出了哀鳴聲,牠的利牙自我的喉嚨處遠離了。 「咦───?」 ───這怎麼、可能。 黑狗發出哀鳴聲在我的正上方往上彈跳著。 明明什麼東西也沒有,牠卻獨自地繼續往高空飛舞。 就這樣───不知道在空中往上爬升了多少公尺之後,黑狗發出了堪稱可愛的哀嚎,就這樣掉落在水泥之上。 不對,我更正。 牠被相當用力地摔在水泥上。 「──────剛才、那是?」 「───哼。又讓我浪費無謂的力量了。」 她靜靜地走近黑狗。 黑狗簡直就像是壓花那樣被壓扁在水泥上。 「───看來是相當低劣的雜種使魔嘛。...簡單來說就是負責偵查的傢伙吧。」 黑狗就這樣慢慢轉變成柏油般的黑色液體,被吸入水泥之中。 「...溶解了...不對,剛才該不會是『溶化』掉了吧。───不會吧。這種地方不應該有『渾沌』的存在才對啊。」 她長長地嘆了口氣,轉身面對我。 「嗯~總之看起來沒受傷,就沒問題吧。」 ...她一個人不知在自言自語什麼。 我───自己的喉嚨剛才差點就要被尖牙撕咬掉的感覺,現在更感到一股顫慄。 「喂───剛才那是、什麼啊。」 「敵方吸血鬼的使魔啊。都是因為你在那吞吞吐吐的,才被發現的啦。」 「被發現───呃,難道是被妳剛才說的那個敵方吸血鬼...?」 「是啊,事情的走向變得有點糟糕了呢。事情變成這樣,看來你真的不當我的盾牌也不行了。」 她爽快地說道。 這傢伙居然笑著講出令人不敢置信的話。 「妳───妳在說什麼蠢話啊!這個笨蛋!剛不也看到了!妳倒是說說看我能做什麼啊!比起我來,妳自己一個人還比較有利不是嗎...!」 「倒也不是這樣喔。因為,剛才是為了要保護你而用了力量,事實上我的力量根本就已經見底了。」 「什───」 妳在搞什麼啊。 雖然剛才那一瞬間保護了我,我是很感激啦,但那也太─── 「...太勉強了。太勉強了啦!我根本就沒有把那種東西擊退的力量啊。雖然對妳很抱歉,但我沒辦法當妳的盾。」 「───你說謊。你可是殺了『我』喔。這樣的你為什麼要說這種謊?」 「殺了妳、那是───」 那不是,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時的事情嗎。 「───不行。總之太勉強了。我只是個普通的人類耶,幫妳什麼的,我真的辦不到。」 「...嗯~。那、你就只要在我睡著的時候,替我看守周圍狀況就好了。這種小事就沒問題了吧?」 「那個───」 她率直地直視著我。 ...被那雙眼睛盯視,不知怎地無法抗拒。 我─── (接下來是選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