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三日~ IV

「...不是、人類...?」 「唉唷!那不是廢話嗎。你以為會有那種全身上下被切得七零八落的,還能自己一個人”再生”的人類存在嗎?」 「──────」 那種人,根本就不存在。 那只不過是看似像人,但卻是完全不同的怪物啊。 殺了還是會復活。 就算讓它完全停止呼吸也沒有用。 就算讓它碎成片片,也能馬上恢復原狀開始活蹦亂跳,這種東西才不會稱之為”人類”。 「騙────人」 那似乎,就是自己眼前那女人的真面目。 雖然我想笑,但喉嚨太過乾澀而無法順利地發出笑聲。 「...那是什麼東西啊。」 如果那是笑話的話也太難笑了吧。 再加上,還把不能當作笑話的材料全都扔了進來。 但事實上。 要是這女人不是人類的話,明明就已經把殺了她卻還活著的事實,不就全都可以說得通了嗎。 ───讓腦袋冷靜下來。 總之先仔細觀察。 在那之後,不好好思考一番可不行啊,這個狀況。 「...妳說妳不是人類。那妳又是什麼啊?」 「我?我好像是被稱做”吸血鬼”。從你們流傳的故事來看,就是那種吸食人血過活的怪物吧。」 ...太好了。 要說什麼東西『太好了』,因為”吸血鬼”這個名詞,還挺容易了解的。 「原來,妳是吸血鬼啊───」 『嗯』她滿足地笑了。 ...這答案也太荒唐了吧。 傳說中吸血鬼不是不能在白天行走的嗎。 算了,說不定到了現代,那只是些小問題。 「...那麼。妳這個怪物找我有什麼事?」 不知怎地,她嚇一跳似地身體抽搐了一下。 然後,同一時間,她雙手插在腰上,憤怒地瞪著我。 「你,該不會是忘了昨天對我做了什麼吧?你對毫不認識的我,在碰面的瞬間把我給殺了還分屍喔。而你還問我『找我有什麼事』,看來你對這種事情做得很習慣嘛!」 她生氣了,還不如說她好像被嚇呆了。 可是,現在我也感受到那樣的心情了。 再怎麼說,被自己殺掉的女人,正對著我抱怨:『沒想到你居然敢殺了我啊』。 「喂、你有在聽嗎,殺人狂。」 「...有,我在聽。我現在正對我自己擁有超強的惡運感到咬牙切齒中。抱歉,妳能不能先安靜一下。」 ───可惡,我的運氣還真的很差耶。 毫無理由,突然出現了讓自己湧起一股衝動想要殺掉的女人,而自己就順著那股衝動殺了她。 因為那之後的記憶非常模糊,本來說服自己那只是個夢而已沒想到卻是事實。 再加上,我得知自己殺掉的對象其實並不是人類。 「──────哈、哈哈」 不自覺地笑了出來。 ...但,又不全是那樣悲觀的事情。 因為我殺掉的對象活過來了啊,這麼說來,我不就根本沒殺掉過任何人嗎。 雖然有『殘殺』這種行為,但她卻還好好地活著。 ───只有這點。    老實說,是相當令我高興的事情─── 啊~這麼說來,總之我可以恢復到原來的生活了。 遠野志貴也可以繼續過著如同往常一般的校園生活了。 ...不過,相對來說,雖然會有個超乎常理的傢伙像這樣追著我跑,但比起變成殺人犯,這說不定還是個遙遙領先的好運呢。 「...OK,我已經冷靜下來了。如果妳有想說的話就儘管說吧。有什麼抱怨還是有什麼怨言,不用客氣一口氣說出來吧。」 「我當然有很多想說的話要說啊...你啊、真是個奇怪的人呢。」 「我只是心態改變了而已。這樣即使發生了什麼奇事我也有辦法承受下來。」 唔,但對於這種案例,我可能不太能接受。 「唔~...」 她直盯著我看。 那個視線裡面並沒有包含著敵意這種東西。 ...真是奇怪了。我一直以為『以牙還牙』必定是這個世界的共通法則。 雖然這樣這個女人應該是會殺了我吧─── 「───幹麻一直盯著別人看啊。妳是想對我報復吧,那───」 「是啊,的確『以牙還牙』是其中的一種結論。  如果你這麼希望的話我會殺了你的,不過現在還是先PASS吧。因為,太沒效率了。」 她從正面直瞪著我看。 「呐、你有在反省了嗎?」 「─────咦?」 一瞬間,我睜圓了眼。 這個人,怎麼會───發出那種非常不合宜的聲音。 「我在問你,是不是對於殺了我的這件事,已經有好好地反省了?  那個啊,如果你真的有認真地反省過了,我就原諒你。  我覺得,你是那種沒辦法去騙人的人。」 「反省───我嗎?」 「嗯。只要你跟我說『對不起』的話,我這邊倒是無所謂喔。」 ───真是、不敢相信。 要說不敢相信什麼呢。 並不是原不原諒殺了自己的兇手這件事,而是───那個人,竟然用非常溫柔的語調在詢問對方。 「喂!別人很認真地在問你話,好好地回答是禮貌吧!好了,快回答快回答。你有在反省了嗎?還是根本就沒有在反省,不快點回答的話就沒辦法繼續了啦。」 她鼓著臉頰生氣道。 ───問我有在反省了嗎?  那種事,就算妳不問我也─── 「...我當然很後悔。再怎麼說,因為我,殺了一個人。」 毫不寬恕、連個理由都沒有,只是為了自己的慾望而殺了人。 「...我也對殺了妳的這件事感到後悔。再怎麼說,我都對妳動了手。所以───」 ...『因為妳復活了所以就沒問題』,講這種話根本就是在騙人。 遠野志貴,殺掉了眼前這名女性。 與其說那是究極的掠奪,倒不如說沒有比這更暴力的東西存在了。 「所以───如果妳要對我報復的話也沒關係───像這樣衝著我來報仇的事,我覺得,是理所當然的。」 ...我繼續低著頭。 並非是在向誰自白,我喃喃自語地唸著這些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