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三日~ III

我跑著。 盡全力地跑著。 我已經管不了羞恥心還是別人的閒言閒語,我撞開擦身而過的人們,在柏油路上全力疾奔。 「哈、哈、哈、哈─────!」 呼吸紊亂了,心臟也噗通噗通地發出哀鳴。 即使如此我還是跑著。 要是不跑的話,我大概會發瘋吧。 我向後看。 白衣女子慢步走著。 毫無疑問地追在我身後。 被我殺掉的女人,現在追在我身後。 奔跑的理由,只要有這個就十分充足了。 「哈、哈、哈─────!」 我無視快要炸裂的心臟繼續跑著。 只要一回頭就能發現女人的身影。 踏著輕巧的步伐追著竄逃的我。 「哈、哈、哈、哈─────!」 下巴快脫臼了。 兩隻手都好重。 腳快要散掉了。 我明明都已經用跑的了, 明明都那樣盡全力地奔跑了,為什麼甩不掉一個只是用走的人啊───! 「哈、哈、哈、哈────」 喘不過氣了。 我到底盡全力跑了多少公里啊。 但只要一回頭還是能看到那傢伙慢步朝我走來。 以非常自然地、像是在散步的步伐一步一步地慢慢接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雖然一點也不好笑但我卻笑了,一邊笑著一邊繼續奔跑。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聲停不下來。 即使如此我還是跑著,再繼續這樣跑下去的話我會死,即使身體已經這樣向我抗議了,我還是繼續跑著。 奔跑的理由很簡單。 要是被那傢伙給追上了,毫無疑問地我會被殺。 『有什麼根據啊?!』就算連我自己都會被這種妄想給笑翻天,但那只不過是一時的安慰而已,這點我自己最清楚。 不用什麼理由、根據、或是證據。 因為事實上就是如此。遠野志貴,只要被那女人給追上了,就必死無疑。我只是理解到這點而已─── 「啊────」 我難看地摔倒在地上。 腳已經不能動了,連一步也動不了了,我直直往前倒下。 「咕───哈、啊」 我就這樣倒在地上向前爬行,總算到達了牆緣。 「──────」 雖然將手撐在牆上站起身來,但還是不行。 站了起來但馬上膝蓋就喪失了支撐力,碰的一聲我坐倒在地。 看樣子,身體已經不聽使喚了。 「哈────哈、哈────」 我抬起頭大口呼吸。 ───好痛苦。 氧氣完全不夠。 因為這樣,腦袋完全無法正常運作。 連自己到底在做什麼也不知道。。 不知道,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 為什麼、為何、為啥那個被殺死的女人還活著,也讓人搞不懂了。 明明就千真萬確地、徹底地、以能想到最終極的辦法,將那傢伙給殺了。 但為什麼, 那傢伙會在學校的前面等我,而且還能像那樣笑得如此開心啊───? 「...我明明、確實地殺了她。」 ───沒錯。 我明明就殺掉她了, 我明明就殺掉她了, 我明明就 殺掉 她了, 我明明就 殺掉她 了, 為何、為何、為何、為何、為何、為何、為何、為何、為何、為何、為何、為何、為何、為何、為何、為何、為何、為何、為何、為何、為何────────!? 「啊勒、捉迷藏已經結束了啊?」 在小巷裡踏著輕快步伐到來的她,一副『真可惜』的樣子聳了聳肩。 「午安。昨天真是受你照顧了。」 她露出滿面笑容,輕快地走進小巷。 ───不快逃不行。 這樣想著往後一退,碰的一聲,我的頭撞上了水泥牆。 「捉迷藏結束了對吧?因為這是死巷子嘛。再加上罕無人煙,也不用擔心會有什麼礙事的傢伙出現。」 看來真的很愉快,她保持著那樣的笑容。 我慌張地張望四周。 小巷裡罕無人煙,我對自己的愚蠢還真是相當厭煩了。 居然逃到這種地方───那簡直就是跟對方說『請從我先殺起吧』。 「還真是久呢。從那之後花了十八個小時,終於抓到目標了。」 『啪達』她又向前跨了一步,走進了小巷。 「妳、妳──────」 「什麼?」 「妳、妳的確是────」 「沒錯,就是你昨天殺掉的女人喔。真高興,你還記得我呢。」 「怎───」 騙人!怎麼可能會有這種蠢事...! 「別開玩笑了!已經死掉的人不應該還活著吧!」 「是這樣沒錯,可是也不用那麼驚訝吧?只是”復活”了而已嘛。」 率性地回答了之後,她又『啪達』一聲繼續向前跨了一步。 我跟她的距離,正一步步地縮短。 「...復...活?」 我呆愣地重複她講過的話。 她說『復活』,在”那之後”去找了醫生,動了手術,然後復原了嗎...? 「───妳把人當笨蛋耍啊!像那樣全身上下被切得七零八落還能夠復活的人類根本就不存在啊───!」 「嗯,因為我不是人類啊。」 「──────啊?」 她話中之意,那個,實在是太過簡單而根本沒辦法做其他的解釋。 我不是人類。 眼前的女人的確剛是這麼說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