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三日~ II

跟秋葉談話。 「啊、話說回來,秋葉。我現在才想起來,妳的確是就讀淺上女學院對吧。」 「───是的。因為淺上女學院是從中學到大學的直升學院。」 『這又怎麼了?』秋葉以視線詢問我。 「也沒有啦、那裡不是完全住宿制的貴族千金學校嗎?那妳怎麼可以從這裡通學呢?」 「淺上伯父跟父親是忘年之交,所以多少會聽從我的任性。要是有什麼特殊原因,從自宅通學也是可以融通的。」 秋葉率直地回答。 「不是啦、我想問的不是這種事情。秋葉在老爸去世之前都過著住宿的生活對吧?那為什麼現在還要變成從自宅通學的生活?」 「呃────」 秋葉話語突然停滯,不知怎地視線移了開來。 「志貴少爺,秋葉小姐從以前開始,一個禮拜內至少有一半時間都會在宅邸裡度過,從家裡通學並不是什麼特別的事情。」 「啊、是這樣啊。可是,那樣很辛苦耶。我記得淺上女學院好像是在鄰縣不是嗎。與其一直通勤,住在宿舍不是比較輕鬆?」 「...是啊,的確如此。但因為是父親的要求,所以一個星期的半數日子都必須要在這裡度過。」 「哼~...可是啊,老爸都已經不在了,秋葉也不用這麼勉強自己了不是嗎?住宿生活好像很有趣的樣子。」 「是啊,要是能這麼做的話就不需要那麼辛苦了。可是,只有哥哥一個人在這的話,發生了什麼事情根本就無法得知不是嗎。只要像昨天那種事情還存在著發生的可能性,我短時間內還是會從家裡通學的。  ───而且,哥哥」 秋葉端正姿勢直視著我。 「...呃...什麼?」 「淺上女學院的宿舍不叫做"寮"而叫做"寄宿舍",請你下次別再搞錯了。」 ...怎麼覺得,秋葉的話裡帶刺。 不對,要是"刺"的話,從第一天開始就已經到處遍佈了。今天早上的帶刺話語,還比較像是在鬧彆扭。 「志-貴,早餐準備好了喔-」 從餐廳那裡傳來琥珀的聲音。 「那、我吃飯去囉。」 「哥哥,請你不要再使用如此粗暴的話語了。」 秋葉射來的視線相當銳利。 「什麼啊,原來妳已經恢復到原來的步調了嘛。剛才擔心著我的那溫柔模樣還比較好呢。」 「我、我才沒有在擔心哥哥呢!」 秋葉哼地一聲,撇過頭去。 我露出微笑看著她,然後移動到餐廳去。 翡翠送我到外頭。 「您路上小心。」 翡翠在講完平時的台詞之後,突然直視著我。 「志貴少爺,您昨天被怎麼樣了嗎?」 「昨晚,什麼事也沒有啊。在學校因為身體不舒服,就早退了,在回來的途中───」 ───在途中? 「只是昏倒在公園裡而已。呃,的確如秋葉所說的一樣,我實在是太輕率了。...嗯,從今以後我會注意的。」 「我並沒有責備您的意思。只是,今天早上的志貴少爺看起來在嚴重地勉強自己。還請您一路上,多加小心注意。」 翡翠深深鞠躬行禮後將我送出大門。 越靠近學校週邊,穿著制服的學生們也跟著多了起來。 雖說今天是星期六,但大多數的學生還是帶著笑容走在路上。 只要穿過這個十字路口,再走一下就到正門了。 時間才剛七點半左右。 看來今天的到校時間可是遊刃有餘。 燈號轉紅,我停在斑馬線的前方。 這條人行道的對面便是學校的圍牆。 因為是通學要道的關係,所以人行道有護欄保護著,不過現在學生們都爭先恐後地穿越過去走向校門。 這個時間,對面的人行道只會有我們學校的學生。 應該只有我們學校的學生才對。 可是,在車輛停停走走的間距內,我似乎有看到白色的人影。 「─────怎麼」 在那裡的是,她。 白色上衣垂著長達肩膀的金髮。 細長的眉毛跟赤紅的雙瞳。 雖然只見過一次而已,但我絕對不會認錯那個身影。 「──────」 可是,不應該是這樣的。 因為,我昨天才親手把她給殺了,還切成十幾塊。 「怎───」 不對,那才是騙人的。 因為那只是在夢中所做的事,翡翠是這麼告訴我的─── 「──────」 她根本就、沒這麼跟我說過。 那只是,我自己,這樣希望著的事情。 所以那根本就不是夢而是事實。 可是,即使是那樣。 為什麼、”那個”又為什麼,會在那種地方,實際地存在著───? 信號變綠了。 我周圍的學生們都向對面走去。 在那之中,只有我一個人驚愕地站在原地無法動彈。 她坐在護欄上,兩腳前後晃動。 簡直就像是,正在等什麼人的樣子。 雖然無法辨別她到底已經等了多久,不過她的表情一點怒氣也沒有。 ───她在等誰呢。 簡直就像是在等著跟情人相會,她看起來靜不下心,興奮不已。 ───我有、不好的預感。 「啊─────」 白衣女子看向我這邊。 大概,那只是個偶然。 那只是非常相像的另一個人,她一定是在等另外的某個人。 如果不是那樣的話,這個瞬間才叫做惡夢。 因為,我應該是用這雙手,把她體無完膚地給殺了才對─── 但是,她看到我這邊後笑了。 『你終於來了』簡直就像是找到殺了自己的兇手,打從心底感到滿足一樣─── 她親密地舉起手,臉上漾出了笑容,從護欄跳下。 金髮隨風飄揚,她朝我這邊走來。 「───────別、過來」 這是、惡夢。 信號轉紅了。 「───────妳別、過來」 她一點也不在意,筆直地穿過車輛交錯的道路。 只剩下,不到幾公尺的距離而已。 「...我明明叫妳別過來的────!!!」 就算放聲大吼也沒辦法改變眼前的現狀。 就這樣,我發出連自己都無法理解的聲音,從白衣女子的面前逃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