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82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三日~ I

電腦中毒,搞到最後不得不重灌...累死了orz||| 總算大致上回復到以前的狀況了...拖了兩三天真不好意思Q_Q 那麼,繼續吧。 ---------------------------------- 3/黑色野獸I(3DAY/October 23 (SAT.)) ───醒來的時候已經早上了。 看來雨勢已經停止,也聽不見雨聲了。 外面似乎仍是陰天,照射到窗台的陽光也沒有平時那樣明亮。 「唉────」 我長長地嘆了口氣,自床上起身。 ...昨晚並沒有睡得很熟。 恍恍惚惚地睡著,腦中一回想起那光景便又睜開了眼,整晚不斷重複這個經過。 「...血紅的地板跟四散的手腳、嗎...」 理性跟記憶在這種時候還真是不便。 只要是想忘記的事情,反而會記得更清楚。 「...明明就只是個夢而已───我到底還要被糾纏多久啊。」 ...沒錯,那只是個夢而已。 真想,真想趕快忘掉它。 叩叩。 敲門聲響起。 時鐘指針過了六點。 ...時間還這麼早,到底是誰啊? 「───失禮了。  志貴───少爺。您已經醒了嗎?」 「嗯,因為昨天傍晚的時候就睡了,所以早早就醒了。那、翡翠妳又怎麼了?時間還那麼早,發生什麼事了?」 「......」 翡翠沉默了下來。 然後,仔細瞧瞧,翡翠的手中拿的正是我們學校的制服。 「原來,妳幫我拿制服過來了啊。」 「...是的。真是非常抱歉,看到您糟糕的模樣了。」 「?」 翡翠閉口不言。 ...到底是哪裡糟糕了,我完全搞不清楚。 「...雖然我不太了解,總之謝了。制服放那裡就好,我換好衣服後馬上就到起居室去。」 『好的』翡翠點了點頭。 「那麼我就告辭了。」 翡翠走動的時候連一點腳步聲都沒有。 突然,她轉身面向我。 「志貴少爺...那個,您要是還有時間的話,我可以替您作入浴的準備。」 「...入浴,一大早?」 「是的,志貴少爺渾身汙漬,去學校前先將身體清洗乾淨不是比較好嗎?」 翡翠如同往常一般面無表情,淡淡地說出這些話。 被人這麼一講,身體還真的很髒。 昨天,似乎是因為貧血而昏倒在公園裡,要說渾身髒汙也真的挺髒的。 「───說的也是,那能不能幫我準備一下?以這個時間來看,到學校是絕對來得及的。」 「我知道了。那麼二十分鐘過後請您前往浴室。」 翡翠放下制服後便離開了房間。 現在時間是早上六點。 我什麼也沒做,這二十分鐘就只呆呆地盯著天花板看。 踏進浴室,將水從頭上淋下,這才稍微感到清爽了些。冷水將頭髮濡濕,我深深吸了口氣。 ...可是,那夢還真令人討厭。 到底是為什麼,會做那個殺了陌生的美麗女子的夢呢。 要說是因為不習慣豪宅的生活才會這樣,但才住了一天就做了那種惡夢,那接下來的日子還真令人同情。 「...唉。事實上,不趕快忘掉可不行啊。」 我再一次將冷水自頭上淋下,讓腦袋清醒之後,開始清洗身體。 「痛...」 毛巾才剛碰到喉嚨的地方就傳來一陣尖銳的刺痛。 「...這是、怎麼了?」 我自鏡中觀察自己的脖子。 ...為什麼呢? 喉嚨竟然紅腫發炎了。 簡直就像是,不斷不斷地嘔吐才造成的疼痛。 我回到房間換上制服。 時間剛好轉了一圈指向七點。 洗個澡居然會讓我覺得這麼舒爽,連我都嚇了一跳。我拿起書包離開了房間。 走下樓梯時,正好琥珀也從起居室出來。 「早安,志貴。今天起得真早呢。」 琥珀帶著笑容向我行禮。 「而且,不知怎地您看起來神清氣爽的,難道是有去洗澡了嗎?」 「嗯,到剛剛才洗好。好利害啊,琥珀,連這個都看得出來啊?」 「啊哈、這當然是一目了然啊。因為志貴你的頭髮都還沒有乾喔。沐浴後的志貴竟然會變得如此可愛呢。」 看到那上揚的嘴角跟興致盎然的笑臉,我不禁稍稍移開了視線。 那個、該怎麼說呢、真叫人覺得不好意思。 「還請您再等一下喔,我現在馬上去替您準備早餐。」 「咦───?」 ...早、餐。 呃、就是、要吃些什麼的意思嗎? 些微的話語讓我回想起那鮮血的顏色。 我現在,一點食慾都沒有。 「跟昨天一樣,吃西式早餐就可以了吧,志貴。」 「───啊、嗯。基本上我吃哪種都可以。是嗎、早餐啊。洗澡洗得太舒服,我幾乎都忘了。」 「是這樣的嗎?因為志貴從昨天晚上就沒吃東西了,我想您應該會被肚子的叫聲給吵醒,才要翡翠去叫您的。」 「啊哈哈、很可惜不過那是不可能的。我從小食量就不大,一、兩餐沒吃是常有的事。」 「哈哈~這麼說來,志貴的確有著沒有贅肉的好身材呢。難道您是素食主義者?」 「唔、誰知道呢。話說回來,我好像在有間家吃的幾乎都是蔬菜呢。」 ...唔,雖然這是醫生在我出院之後給的飲食生活的指示就是了。 「您不挑食對吧,那我就可以放心地作菜了。來,我等一下就做好了,還請您先在起居室裡等一下喔。」 琥珀看來很忙碌似地轉向起居室。 ───可是,我現在一點食慾也沒有。 「啊、不用了,琥珀。今天沒什麼食慾,我就這樣直接去學校囉。秋葉那裡也幫我轉達一下。」 『晚點見』我走向玄關。 突然,我的手腕被緊緊握住。 「志貴!」 「───咦?」 ...真不敢相信。 琥珀生氣了。 「你怎麼可以說出這種話呢!志貴,你今天早上沒有照鏡子吧!?」 「...啊、那個、鏡子的話我有在浴室那裡照...」 「騙人!您要是真的有看到自己的臉色,就不會說出那種話來了!」 琥珀真的生氣了。 ...這麼說來,記得在浴室那裡看到自己的臉色時,好像已經超過臉色發青的程度,簡直就是面有土色了。 「不要緊的。我本來臉色就蒼白,所以看起來就是會比普通人糟糕嘛。」 「不行!不好好吃早餐的話會長不大的!要是您覺得沒有食慾的話,我會做些病人也能吃得下的食物,總之請您到餐廳去。」 琥珀緊抓著我的手腕,強行把我拖向起居室。 ...真沒辦法。 雖然我真的沒興趣吃什麼,但現在還是乖乖接受琥珀的好意吧。 「早安,哥哥。身體的情況有好一點了嗎?」 秋葉戰戰兢兢地跟我打招呼。 之所以沒有發出昨天那樣的氣勢,大概是在擔心我的身體狀況吧。 「啊、早。身體的狀況嘛,唔,應該還不錯吧。」 我這樣回答後便走向餐廳。 「啊、志貴請在這裡等就好了。早餐做好之後我會來叫您的。」 琥珀一個人消失在餐廳內。 起居室只剩下我和沒有精神的秋葉,還有面無表情站在牆邊的翡翠三人而已。 「......」 ...怎麼覺得,氣氛好尷尬。 「哥哥,關於昨天晚上的事情。你昏倒在公園裡是真的嗎?」 「好像是這樣。我自己也想不太起來,不過琥珀跟翡翠都這麼說了,應該就是那樣不是嗎?」 「請不要講得跟別人的事情一樣。因為哥哥的身體孱弱,要是發現有危險的時候,請趕快聯絡家裡,我們會馬上派人去接你的。」 「...拜託啊,我又不是小學生了,不需要做到那種程度啦。就算再怎麼難受,我也有辦法自己一個人回來的。」 「那麼哥哥就還是個小孩。昨天不就沒能自己一個人回來?」 「───唔。」 很不甘心,不過秋葉說的沒錯。 「昨天比較特別。那種事情幾乎沒發生過啊。而且啊,我只不過是有慢性貧血的症狀而已,又不是身體孱弱。沒必要讓秋葉一一擔心。  昨天只是有點、該怎麼說啊,致命性的時機不對而已啦。」 「什麼"致命性的",你別說那種蠢話!  才剛回家沒多久而已,要是哥哥死掉的話那我又該怎麼辦...!」 秋葉真的生氣了。 「真是的!哥哥的態度太過輕率了。拜託請你多關心一下自己的身體吧。」 「不用妳說我也會注意的啦,我才不會那麼勉強自己。我連社團那些都沒有參加,醫生說的事情我也有乖乖地遵守。...這個嘛,要是還要被人管東管西的,看來我只好去入住某個環境清幽的療養院算了?」 「好啊,只要是辦得到的事情,我可是很想去做看看。」 秋葉哼的一聲轉開視線,口中講著令人頭皮發麻的恐怖事情。 大概想說的話都說完了,秋葉像是卸下重擔似的優雅地喝起紅茶來了。 而翡翠,還是像牆邊的雕像一般只是站在那裡不動。 「......」 怎麼辦啊,話講不下去了。在早餐完成前還有一點時間,那麼─── (接著第一個選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