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二日~ VII

這一定是,惡夢。 ...這一定是,惡夢。 可是,為什麼只有血味如此地真實呢? 『...錯、了』 沒錯。 不對 不對 不對 不對。 不對 不對 不對 不對。 但是。 我殺了她的事是錯的? 還是,我自己並沒有殺了她的這件事才是錯的? 『...因為、沒有、理由啊』 不、如果是理由的話早就有了。 因為你在看到她的時候,就只在思考那件事而已。 『我───』 沒錯,我───   遠野志貴 想要殺了 那個女人。 這個,應該就是我那時的意念。 只是,我現在腦中混亂不已。我只能說,那種想法我並沒有講出口。 『不───是』 血的味道,讓我想吐。 『啊───噁』 胃裡的東西,反衝上來了。 『啊───啊』 眼球染上了朱紅色。 突如其來的暈眩。 我就這樣,跪倒在赤紅的血海內。 「啊───噁......!」 胃液逆流了。 我將胃中所有的東西全都吐了出來。 一邊哭著,一邊將食物、胃液全都吐出來。 胃裡面什麼都沒有了。 就算這樣,我卻像是想把已經發生的事情回歸於無,並讓自己回到原來的平常生活內,強迫身體繼續嘔吐。 噁────唔。 好痛。 內臟像是燒了起來似地,好痛。 眼淚無法停止,身體像垃圾一般往地面摔落。 在不停擴張的赤色水窪內,我跪倒在其中。 啪沙一聲,身體染上赤紅。 就像是夢到一個既痛、又紅的夢境。 「啊──────啊......!」 眼淚無法停止。 殺人這件事,令人感到無盡的悲痛。 ...不對,不是這樣的。 將她像人偶一樣,一口氣肢解開來,毫無意義,毫不饒恕地殺了她的這件事,讓我非常地悲傷。 ───我完全不懂。 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為什麼連原因都沒有就殺了她? 我不了解這個理由。 『──────你騙人。』 因為一點真實感也沒有。 所以那一定是,像平常一樣發生的暈眩,在那時候所夢見的夢境─── 『──────你騙人。』 再怎麼說,為什麼只用一把短刀就可以把人給切得四分五裂的? 我在書上有讀過。 要把一個人類給分解開來,是要用鋸子之類的工具,用上一整天才辦得到的重度勞動。 所以,像這樣的一把短刀,根本就不可能辦到這種事情。 那個『線』也是從一開始就不存在,是我自己擅自想像出來的妄想而已─── 『──────你騙人。』 噁───唔。 胃液從嘴邊流出來了。 嘴巴就不用說了,自下巴以下都沾滿了胃液,黏答答的。 胃液裡交雜著朱紅色。 明明就已經沒東西可吐了,胃卻繼續劇烈蠕動,因此湧出的胃酸傷了喉嚨流血了嗎。 『好...痛───』 好痛。 所以一定是這樣的。 這並不是夢境,而是,我對自己說的謊言。 『───全部、都是謊言。』 沒錯,其實我早就了解了。 我想要她。看到她我就興奮了起來。 將她肢解的時候,有著近似射精般的刺激感。 這對眼睛也是一樣的。 那個『線』能像剪紙一樣將東西給切斷,要是能理解這個道理的話。 遠野志貴也應該能理解到,自己能像剛才那樣將人給簡單地切碎。 我連這種事情都沒有思考過,只是普通地過活。 ───要是能夠,理解到自己是可以簡單地殺掉任何東西的危險人種。 我就應該把這對眼睛給毀了,或者該到罕無人煙的地方生活才對啊。 『...對不起,老師。』 ───真的,很對不起。 就連這麼簡單的事情, 遠野志貴也沒辦法遵守────── 「我───發瘋、了嗎?」 我不知道。 直到剛才為止那股蜂擁而出的衝動,連一丁點都沒有殘留下來。 那個時候,就連『撐著點』、『克制一下』的意念都沒有出現過。 就連,『忍耐』這種想法都沒有浮現過。 『殺了這個女人』 像是理所當然地這麼想著,就去實行了。 那麼,答案就很簡單了。 我一定是,瘋了。 恐怕是在八年前。 被認定是立即死亡的事故起,又奇蹟似地復活,從那個時候開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