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二日~ VI

久等了Q_Q 昨天居然網路整個斷掉...orz||| ----------------------- 毫無預兆。 真的是毫無預兆,只不過是把視線投向人群而已,畫面停格了。 ───噗通。 金髮跟赤眼。 白色,就如同她這個人的象徵一樣純白的衣裳。 ───噗通。 脈搏加快了。 靜脈跟動脈開始活性化。 神經一條接著一條斷裂開來,脊髓像是要從頸後穿刺飛出,體內快要爆炸開來了。 ───噗通。 在人群中走著的女性,看來很美。 「──────」 已經遠去的暈眩又回來了。 突然,意識遠去了。 ───噗通。 無法呼吸。 指尖在顫抖,血液流不過去。 全身上下都感到一股寒意,感覺好像快要凍死了。 ───噗通。 心臟急切地叫喊命令著『快點!快點!』。 「啊─────啊」 再也無法忍耐下去,我從喉嚨漏出喘息聲。 ───無法思考。 只有一個單字自腦中產生。 ───噗、通。 不斷地,反覆地出現的字句只有一個。 把她。 把那個女人。 我要,就這樣────── 『嘶-、嘶-、嘶-』 好想吐。 無法呼吸。 喘不過氣來。 正常的呼吸法,我怎樣也想不起來。 『嘶-、嘶-、嘶-』 喉嚨好熱。 眼球好像快碎掉了。 手掌冒出大量的冷汗。 身體明明就很冷───就算這樣,汗還是不斷地冒出。 「哈────哈────哈────」 ...不追不行。 不趕快追那女人不行。 追上她、趕快追上她、跟她說話。 凍結住的雙腳動了起來、 如同野獸般呼吸混亂了起來、 我去追趕白衣女子。 「哈────哈────哈────」 女人悠閒地走著。 沒有注意到尾隨在後的我。 「哈────」 以這個距離跑過去的話就能跟她講話了。 跟她講話,問她的名字。 「哈─────哈哈、哈」 ───問她的名字? 別開玩笑了。 我才不是想做這種事情,我自己清楚得很。 ...雖然是說我非常地清楚,但卻又不太清楚。 我明明是想要做其他事情的。 不管怎樣都想做的那件『事情』,我卻沒辦法明白地用言語表達。 腦袋裡,瀰漫著烏雲般的迷霧。 「──────」 喉嚨好熱。 從剛才開始 完全 沒辦法 呼吸 。 但是,那又怎樣了。 那是理所當然的吧?像那樣的女人在眼前,不興奮的話不就太過失禮了? 叫住她問她的名字? 哼、又不是小孩子了快住手吧。 雖然我不太清楚,我該做的事情,就只有那麼一件而已吧。 我將手伸入口袋向前走著。 指尖有著鐵製品的觸感。 「呵─────」 我真是幸運啊。 道具,居然就在手邊。 ...女人繼續走著。 我算好了完美的距離。 既不會被她發現,也不會讓周圍的人感到詭異。 我跟那個女人是陌生人。 所以必須盡可能地,自然地,跟在那女人的身後不可。 ...女人走進了公寓。 我沒有跟著走進去,站在外面眺望情況。 女人進了電梯,往樓上移動。 電梯停在六樓。 我檢視位於一樓的用戶信箱。 六樓的信箱有五個。我觸摸其中一個,感到一陣戰慄。 我嗅到了味道。 不會錯的。 六樓的三號室,就是她的房間。 我走進電梯,按下了六樓的按鈕。 真令人興奮啊。 在名為電梯的狹窄密室內,我緊握住口袋裡的短刀。 那個女人就在伸手可及的地方。 再過一下子就能把那個女人給     了。 啊啊,只是這樣想著就有絕頂的快感─── 整個身體,好像變成了控制高潮的生殖器一樣。 我離開電梯。 六樓的走廊一個人影也沒有。 真是絕佳的機會啊。 快點───真想快點把她───。 ───來到三號室的門前。 本來想要按下電鈴的,還是算了。 眼鏡真是礙事。 戴著這種東西,會連辦得到的事情都辦不到了。 ───約定好了喔,志貴。 絕對,不可以用輕率的態度去看東西喔─── 「...」 在遙遠的過去,曾經有個女人這麼說過。 可是,現在不管是她的名字還是臉都記不起來了。 我緩緩地摘下眼鏡。 我看見了,黑色的線。 還不止如此。 這兩隻眼睛到底是怎麼了。 整個視野裡面,不只出現了那不祥的線條,更能看見無數個如同黑洞般的『點』。 連我自己也 不清楚 。 我到底是打算要做什麼呢? 我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呢? 遠野志貴───你想對剛才的女人做什麼? 我不知道 懷著這樣的疑惑 我按下了電鈴 。 「來了───」 越過門扉傳出聲音,門緩緩地打開了。 在那一瞬間───我從那狹隘的隙縫溜進房間內。 「咦───」 女人的聲音拉高了。 不對,是我讓她拉高音調的。 女人再也沒辦法拉高音調了。 因為在那之前,我就把她給切碎了。 從門扉進入的那一瞬間。 連一秒都不到,我用刀子描繪著女人身上爬行的線條。 刺、 切、 捅、 劃開、 迅速俐落地切斷。 直到她體無完膚為止,『殺了她』。 女人的身上總計有十七條黑線。 頭、後腦、右眼到嘴唇、右手上臂、右手下部、右手無名指、左手肘、左手大拇指、中指、左乳房、自肋骨部分到心臟、自胃部到腹部則有兩處、左大腿、左小腿、左腳踝、左腳指共十七處。 這些彼此交錯著, 就連一秒的時間都用不到。 事實上 在一瞬間 全部。 我將她,『分解』成十七塊肉片。 『───咦?』 我聽到一個非常愚蠢的聲音。 那是從自己的喉嚨所發出的聲音,意識到這點讓我完全沒有真實感。 突如其來地,暈眩再起。 在眼前的是散落一地的女人的屍體。 像是打翻水桶似地,鮮紅的血液在木頭地板上慢慢擴散。 令人窒息的血腥味。 切割面非常地完美,內臟一點都沒有受損。 只有鮮紅色,正侵蝕著地面。 不可思議的場景。 房間裡面什麼都沒有,只有被四分五裂的女人的手腳,還有我,呆立在那。 『───這是、怎麼───』 在木板地上逐漸擴張版圖的鮮血之海。 自己的手中正握著短刀這把凶器。 『她──死了』 那是當然的。 要是這樣還能活的話根本就不是人類了。 『為───什麼?』 沒有什麼為什麼。 只是剛才,你以自己的手。 以遠野志貴的手,一氣呵成地,在一瞬間,將陌生的女人給分屍了不是嗎。 『我───殺了她?』 就是這樣沒錯。 還是說你認為做錯了? 我,根本就沒有做這種事的理由。 所以不對,一定是哪裡搞錯了。 但理由什麼的,從一開始就沒有這種東西。 所以不對,一定是哪裡搞錯了。 ───木板地上,鮮紅的血液擴散著。 黏答答的。 自腳邊,血的感覺傳達上來。 『......啊』 我嚇得趕緊抬起鞋子,但已經來不及了。 女人那鮮紅的血液,就如同柏油一般黏稠,在鞋子跟地板之間拉扯出絲線。 『──────』 啊...赤紅、的、血。 因為我把她給四分五裂了,現在也,持續不斷地繼續流動,令人憎惡的顏色。 「───不是、我」 應該不是我 。 不是我。不是我。一定不是我,絕對不是我。 這是。 這是,這是,這是,這是,這是這是這是這是─── (接著是選項) ------------------------- 其實...這段我翻得很爽耶XD||| 簡直就是一個亢奮的狀態... 哎呀呀...糟糕糟糕(苦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