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二日~ IV

───我在陌生的街道上走著。 因為至今都是從有間家通學,走這條路上學還是第一次呢。 雖然只是路線變了而已,卻有種轉學生般的新鮮感。 「───幾乎都沒有嘛,我們學校的學生。」 住這附近的家庭好像沒幾個我們學校的學生。 早上七點半。 穿著學生制服在路上快步走著的,好像除了我以外沒別人了。 通勤尖峰時刻的商業區人潮擁擠。 這光景就跟平常一樣,身著套裝跟西裝的上班族們今天也為了工作,熱血地做著戰鬥準備。 不、說"跟平常一樣"又不正確。 這幾天來,鎮上的氣氛些微地沉重了起來。 大概是受了那個暗巷連續殺人魔的影響吧。這幾天來,一到黃昏街上的行人就迅速減少。 「───夜遊也得適可而止喔,有彥。」 我腦中浮現了完全不管鎮上氣氛仍跑去夜遊的損友的臉。 唉,講是這麼講,那傢伙根本也不會聽吧。 人群中零散地參雜了穿著制服的學生。 距離校門關閉還有十分鐘左右。 為了不要遲到,我穿越過柏油路。 ───到達。 與其說從家裡徒步到這裡需要三十分鐘,倒不如說只要二十分鐘左右。因為在途中我小跑步了好幾次,所以如果想要悠閒地散步的話,大概就需要在七點左右就從家裡出發吧。 朝會開始前幾分鐘,教室裡嘰嘰喳喳地有點小吵。 在導師進來訓話之前,班上同學們毫無秩序地四散在教室內大聲聊天。就算只有幾分鐘,也營造出了如同廟會般的熱鬧氣氛。 我在嘈雜中悠閒地行走,到達自己位於窗邊的座位。 ───這時。 「嗨──。真慢啊,遠野。」 一個跟這個令人不禁微笑的晨間教室完全不搭嘎的人物,露出奸詐的笑容在那等著。 而且─── 「啊、早安啊,遠野。」 ───還跟另一個完全在預想之外的人物一起啊。 「學姊───妳怎麼會在我們的教室裡啊!」 我驚愕地,甚至是以看見妖怪的姿態指著Ciel學姊。 「哎呀,有那麼令人驚訝嗎?我只是想確認一下志貴在不在而已,就進來了。」 「當然令人吃驚───通常,高年級生是不會跑到低年級的教室裡的喔。因為會發生許多問題,所以教室通常都隔得遠遠的。」 『原來如此』,學姊非常認真地點了點頭。 「至於這點你不用擔心喔。我雖然看起來是這個樣子,其實跑起來很快的。跑回樓下的教室,花不到一分鐘的。」 學姊自信地說道。 「......」 看來,要跟這個人講解有關於世間道理的事情,好像一點意義都沒有。 「你也真是愛嘮叨啊,遠野。有什麼關係,學姊是因為喜歡才來的啊-」 有彥那傢伙,堂而皇之地坐在人家的桌子上開心地跟學姊聊天。 「...無所謂啦。在朝會開始的前兩分鐘,不回教室去可是不行的喔,學姊。」 不知怎地覺得非常疲累,我參雜著嘆息坐到位子上。 「...乾,看來遠野的心情不是很好耶。」 「...嗯,大概是因為搬家後的生活跟他的個性不合,就惱羞成怒了吧。遠野他雖然對大多數的事情都不怎麼在乎,但一有不了解的事情就會開始暴躁起來的惡習存在呢。」 「...這樣嗎?可是遠野他看起來並沒有在生氣呢。」 「...不,才沒這回事呢。遠野他啊──平常一副成熟斯文的樣子,但卻是個只要一碰到自己無法理解的事情就會噗茲一聲(←理性線斷裂的聲音XD)發瘋抓狂的傢伙啊。」 「...喔~"噗茲一聲"嗎。」 「...沒錯沒錯。只要一發飆起來就敵我不分了,所以學姊妳可不能輕信這傢伙啊。」 兩個人吱吱喳喳地開始講起悄悄話了。 「...喂,要講悄悄話到走廊去講行不行啊?在別人桌旁做這種事,內容全都被聽到了不就一點意義都沒有了嗎。」 「什麼、被你聽到了嗎!?遠野!」 有彥誇張地表示驚訝。...到這種地步都還在演戲,在火大之前氣都消了。 學姊小聲唸道『糟糕,到底被聽到多少了?』,猛地用手遮住嘴。 ...因為是這個人,所以說不定是非常認真地在說悄悄話。 「遠野你太過分了!我跟學姊在那親熱地說著悄悄話,你居然偷聽!你這傢伙的興趣實在太差了!」 不知為何有彥煞有其事地發出『喀喀喀』的效果音還伸手指著我。 「───有彥,你該不會是想找我吵架吧?」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儘管來吧。現在的話不管你想怎麼吵還是要打架都來吧。 有彥的頭像電風扇似地左右轉著。 「我才不做這種事呢,我跟你不是好友嗎。就算我會跟父母互毆,但我可還是有個『絕不跟好友戰鬥』的原則在喔。像我這種俠義之士,這可是基本啊。」 ...這還真是利害啊。 自稱是俠義之士的傢伙居然會對父母動手動腳的,這傢伙的內心世界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原來如此───你的原則根本就爛掉了嘛。」 「哈哈哈哈哈!什麼嘛!就算故意裝得一副無精打采的模樣,骨子裡還是平時的遠野嘛!可惡,害我白擔心了!」 有彥啪啪地用力拍著我的背。 「...有彥,難道你剛才,是覺得我很拘謹嗎?」 「笨蛋,你別問這種無聊的問題。  不去追究那種事情才是種美德嘛!」 有彥又啪啪啪地再次拍打我的背。 ...就算認識了這麼多年,只有這傢伙的個性我到現在都還完全無法掌握。 「那麼,新家如何?看你的樣子,好像囤積了相當嚴重的壓力嘛。」 「這個嘛,我就不清楚了。總之昨天做了個不太好的惡夢,還被家裡的人給賞了個白眼就是了。」 「───唔,是嗎,真是不幸啊。」 有彥露出艱澀的表情點了點頭。 「......」 ───這時。 當兩人都安靜下來時,才發現學姊一直盯著我跟有彥在那裡交換著無聊的對話。 「學姊?」 「遠野,你跟乾的感情果然很好呢。」 「妳是認真的嗎?學姊。看到我們剛才那樣還會這麼說,眼鏡的度數是不是該去調整一下了?」 「沒那回事。遠野你在乾的面前不是非常地放鬆嗎?那種毫無防備的樣子,正是你信賴乾的證據呢。」 不知為何,學姊很高興地笑了。 「?」 我跟有彥彼此看了一眼,都疑惑地歪著頭。 「我好羨慕喔。擁有像這種能平等以對並且彼此理解的朋友,是我的夢想。」 學姊感動地吐了口氣。 「「是嗎?」」 我跟有彥相互看了一眼,各自皺起眉頭來。 「是啊。只是你們彼此都沒有發現而已。啊、但真的注意到的話,說不定這層關係會就此結束也說不一定。...要是這樣的話,遠野跟乾還是保持現狀比較好呢。嗯,真的是絕妙的平衡點呢。」 「嗯~要說絕妙嘛,我跟這傢伙的關係,的確像絕妙的安全繩。」 『同感』有彥也點頭。只有這種地方我們兩個非常有默契地抱有相同意見。 「啊、時間差不多了,那我也該回去了。遠野,早上的新聞看了嗎?」 「───沒看。搬去的地方沒有電視啊,就沒看晨間新聞了。」 「這樣嗎。那我就直接問你了。早上的新聞裡面有照出一棟很大的豪宅,那是遠野的家嗎?」 「─────咦?」 今天的晨間新聞? ...這麼說來,翡翠好像有說過,早上警察有來查訪過。 「啊,那一定是我家了。今天早上,聽說警察有來問話。」 「───這樣嗎。遠野,隨便跑去夜遊可是不行的喔。」 學姊快步地跑走了。 我們只能無言地目送學姊的背影離去。 ───接著。 「───遠野。」 「幹嘛啦,要講無聊的事情我可不聽喔。」 「才不無聊呢。對我來說可是個天大的疑問,我問你,你什麼時候跟學姊的交情好到『需要特地跑來見你』了啊?」 友彥以認真的眼神望向我。 「誰知道?這我才想知道呢。能講上幾句話是最近的事,今天只不過是她一時的心血來潮不是嗎?再說,你不是跟學姊的交情更好嗎?」 「也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可是整整用了七天才終於讓她記住我名字的等級啊。」 「嗯~還真稀奇。你的原則不就是『女人在一天內沒辦法追到手就是個棘手對象,馬上停手不追』嗎?」 「普通的女人是這樣,學姊可不同啊。雖然這是秘密,不過我啊───」 「你是想說『我喜歡的類型是適合戴眼鏡的學姊』吧。」 有彥的臉突然紅了。 「你懂了吧,老友。」 「我懂,因為我們是老友啊。彼此合得來,更何況連嗜好都幾乎一樣啊。」 「沒錯沒錯,遠野終於了解到學姊的好了───喂、等等!」 「嗯嗯,我們的嗜好很相近吧?所以喜歡的女孩子類型也是一樣的不是嗎?」 『原來如此』有彥心有戚戚焉地走回自己的座位。 「我們之間的友情還真短暫啊,遠野。」 「嗯,真是短暫啊。」 我揮手歡送有彥。 就在同時,導師走進了教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