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二日~ III

在吃完琥珀準備的早餐之後,我來到大廳。 而大廳那裡,翡翠拿著我的書包等著我。 「志貴少爺,時間上來得及嗎?」 「嗯,從這裡到學校,如果用跑的話大概不需要二十分鐘。現在是七點半吧,就算繞到其他地方去也來得及。」 大概是對我的說明感到滿意,翡翠點了點頭。 「那麼,我送您到大門。」 「呃───啊、好,謝了。」 ...果然,有自己專屬的管家還是讓人覺得非常地不好意思。 「啊!志貴,請等一等!」 琥珀從二樓快步走下。 「......」 翡翠則因為琥珀的到來,稍微移開了身子並沉默不語。 「咦?琥珀沒跟秋葉在一起啊?」 「因為秋葉小姐她坐車往學校去了。而今天早上有必須轉交給志貴的物品,所以我就留下來了。」 「要給我的東西?」 「是的。昨天,從有間家那裡來的行李已經抵達了喔。」 琥珀臉上浮現了笑容。 「咦───?可是,我已經把自己的行李都帶來了啊。本來在那裡所使用的東西都是屬於有間家的東西,而屬於我自己的東西大概就是穿的衣服之類的...」 「是這樣啊?這個就是送來這裡的行李。」 琥珀將一個約二十公分左右,細長的木箱交到我手上。 幾乎沒什麼重量。 「───琥珀,我從沒見過這個。」 「唔,這似乎是志貴少爺的父親大人的遺物。遺言裡面好像有提到要交給志貴的樣子。」 「...那個老爸給我的?」 ...這才讓我完全沒有真實感。 八年前,將我從這棟豪宅內驅逐出去的老爸,為什麼要給我這樣的遺物? 「算了。琥珀,麻煩將這個放到我房間。」 「──────」 琥珀興致勃勃地直盯著那個木箱。 那動作簡直就像是一個想要玩具的小孩一樣。 「(死盯著───)」 不,根本就是個小孩。 「我知道了,琥珀妳很在意裡面裝了什麼對吧。」 「不,沒那回事。只是有那麼一點點在意而已。」 ...妳根本就是非常地在意嘛。 「那打開來看看吧。一、二、三!」 木箱發出乾澀的聲音,打開了。 裡面是───長約十公分左右,細長的鐵棒。 「...鐵棒...啊。」 沒有任何的裝飾,因為時常使用而沾上污垢的鐵棒。 ...這種破銅爛鐵對我而言,與其說是遺物,倒不如讓人覺得老爸根本就是對我極度不屑。 「───不是的,志貴。這是水果刀喔。」 琥珀將鐵棒從箱子裡取出。 「那個,不是有種叫做彈簧刀的東西嗎。這個跟那個大概是一樣的。一、二、三!」 啪的一聲,從棒子那裡彈出了約十公分左右的刀刃。 ...原來如此,那的確是把短刀。 「雖然看起來已經年代久遠了,但卻製作地十分精細呢。裡面還刻著年號呢。」 琥珀將刀刃收了回去,然後把短刀交給我。 的確,在握柄下面刻有數字。 寫了一個『七』的漢字,後面則是一個『夜』字。 「姊姊,那個不是年號呢。只寫了『七夜』而已喔。」 「!」 我嚇了一跳轉過頭去。 至今都一直沉默不語的翡翠,正從我身後偷窺著那把短刀。 「嚇、嚇死我了...翡翠,妳別嚇人嘛。就算不站在我身後偷看,想看的話我就會給妳看啊。」 「啊─────」 突然,翡翠的臉染上了薄薄的紅霞。 「真、真是失禮了。那個───那把短刀實在是太過漂亮了,不自覺就...」 「漂亮?這個,能說是漂亮嗎。不管怎樣都只能說是老舊不堪吧。」 「───沒那回事。它有著相當完美的刀紋,我想應該是相當有來歷的古刀。」 「...這樣嗎?對我來說它看起來不過是把破銅爛鐵而已...」 因為翡翠那樣強烈地斷言,所以我也漸漸覺得好像就是這樣。 ...嗯。這麼說來,作為遺物好像也不是那麼的糟。 「七夜...嗎。是那把水果刀的名字吧?」 「大概吧。雖然我不覺得會有替短刀取名字的人就是了。」 不管怎樣,總之已經知道那是個年代久遠的東西。 「嗯、總之『既然是別人送的東西就不客氣地收下』是我的準則就是了。」 我將刀刃收起,把短刀收入褲子的口袋中。 「志貴少爺。您的時間還來得及嗎...?」 「慘了,再不出門的話鐵定遲到。再見囉,琥珀,謝謝妳給的包裹。」 『不用客氣』琥珀笑著揮手。 我出了玄關,穿過了中庭。 走出了豪宅的大門,發現似乎有什麼騷動。 「...怎麼了?總覺得房子的右側好像有什麼騷動?」 「大約在今天清晨,房子的東側路面上似乎是發現了血痕的樣子。」 「───血痕...?那個,扼要來說就是血的痕跡?」 「是的。房子的圍牆上也有著血跡。在志貴少爺睡覺的時候,警方也為了昨天夜裡的狀況而登門詢問過。」 「...難道說,有誰死掉了嗎...?」 「沒有,發現到的似乎只有血跡而已。」 「──────」 房子的東側───就是昨天夜裡,那個黑衣男子所在的地方。 血跡...血的痕跡。 血跡───赤紅的痕跡。 這麼說來,那時的確是。 好像有看到紅色的樣子──────。 「志貴少爺?」 「咦...?沒、沒有,沒事啦。」 我用力地左右甩頭,將那不祥的印象從腦中驅除。 「那麼我走了,謝謝妳送我出來,翡翠。」 「您慢走。還請您一路小心。」 翡翠深深地鞠躬敬禮。 ...雖然不知道她是要我小心什麼,大概是要我注意身體吧。 「嗯,謝了。翡翠妳也要小心喔。」 面對好意則以善意回報,這是當然的。 我精神滿滿地向翡翠揮手,然後離開了豪宅的大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