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二日~ II

向秋葉打招呼。 「嗨。早啊,秋葉。」 「───早安,哥哥。」 跟慌慌張張地跑進起居室的我相比,秋葉看來非常地冷靜。 「早安,志貴。您若是想用早膳的話,已經做好放在餐廳裡了,請您不要客氣盡情享用。」 跟冷淡的秋葉相比,帶著滿臉笑容跟我打招呼的是琥珀。 「啊、多謝妳了。...可是,秋葉妳已經吃飽了?妳看來是像在喝飯後茶啦。」 「那是當然的。哥哥要在什麼時間起床是無所謂,至少也請好好地吃頓早餐。超過七點才吃早餐,正是生活鬆散的證明。」 「...這個、我是認為七點左右吃早餐很普通啦。這麼說來,秋葉妳是幾點起床的啊?」 「清晨五點起床的,怎麼了?」 「......」 ...真利害。那麼早起是要做什麼我是不知道啦,不過那已經是連反駁都顯得愚蠢的完美起床時間。 「而且,哥哥的學校從這裡徒步只需要三十分鐘左右對吧?學校都在那麼近的地方了,可請你千萬別遲到啊。要是還遲到的話真令人覺得丟臉。」 「......唔」 秋葉講的話,像荊棘一樣一字一句地刺著我。 可是她說的一點都沒錯,所以根本也沒有反駁的餘地。 「唉唷,這也沒辦法啊。因為昨天晚上實在太吵了,所以我根本就沒什麼睡啊。」 「啊、這樣嗎。哥哥才剛回來沒多久,所以還不太習慣房間嘛。...嗯,這樣的話今天我就睜隻眼閉隻眼好了。」 「呃、也不是習不習慣房間的問題啊───」 昨天半夜都是因為那些野狗在那裡亂叫。與其說沒睡好的原因是因為房間,還不如說是野狗的錯。 「我說啊,昨天半夜的那個,這裡每天晚上都這樣嗎?」 「───什麼?」 對於我的問題,秋葉歪著頭疑惑道。 ...簡直就像是,根本不懂我到底是在問什麼。 「所以啊,就是昨天半夜的事情嘛。汪汪汪汪地吵死人了不是嗎?在那種噪音下秋葉妳們也睡不著吧?」 「───哥哥?你到底在講什麼?」 「講什麼...當然是昨天半夜的事情啊。半夜大概十一點的時候,野狗在那裡亂叫的事情啊。」 秋葉跟琥珀彼此對看之後,兩人緩緩地同時看著我。 ...那個把人看成精●病患還是什麼的態度,真是不可原諒! 「算了,我不問妳了。琥珀,昨天半夜很吵吧?」 「───這個嘛,該怎麼說呢。的確昨天晚上的風颳得很強...在半夜巡邏的時候發現的異狀,也只有志貴穿著制服倒在床上睡著的事情而已啊。」 「...啊、那個啊。從今以後,那個、我會注意的。」 「什麼?發生什麼事了,琥珀?」 「沒什麼特別的事情啦。只是志貴的睡相有點差而已。」 琥珀以笑容輕輕鬆鬆地化解了秋葉的質問。 ...這麼說來,琥珀她叫我『志貴』呢。 看來翡翠還是有好好地把昨天的話給轉達過去嘛。 「...妳們兩個真的都沒有注意到嗎?昨天半夜,明明野狗在外面叫了差不多三十分鐘左右啊。汪汪汪汪地叫著,要說那個不吵是不可能的。」 「啊哈,那個是『汪汪危機』嘛。」 【據推測可能是以前在任天堂發行的"オバケのQ太郎~ワンワンパニック~"那款遊戲(1985/12/16發行)】 ...琥珀是不是腦袋哪根螺絲鬆脫啦。 「...唔,簡單來說,就是那樣啦。」 「嗯───我不記得有那種事情呢。琥珀也不記得有吧?」 「這個嘛,雖然對志貴不太好意思,但我想昨天並沒有發生那樣的事情。」 「對吧。真要說的話,唯一能猜想到的內容嘛,哥哥根本就是做了被狗吠叫的夢不是嗎?」 「......唔」 這麼說來的確也是,被人家說『那不是在作夢嗎』,說不定就是那樣吧。 「───哥哥是因為還沒有習慣這棟房子,所以才做了那樣的惡夢吧。 這樣吧,要是今天晚上再聽到野狗在那亂叫的話,就養隻凶惡的看門狗好了。」 秋葉哼地一聲打從心底露出相當邪惡的笑容。 「出門時間到了,我就先失陪了。哥哥,上學途中請小心不要被狗給襲擊了喔。」 秋葉就這樣離開了起居室。 不知道是不是要送秋葉到玄關,琥珀也跟著離開了起居室。 「......」 好啦,也差不多是該做出結論的時候了。 回想起從昨夜到剛才為止的經歷,大概也不太需要再多做思考了吧, 看來我, 讓秋葉毫無道理地給討厭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