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一日~ XII

「啊──────」 回到房間的時候,床鋪已經鋪好了。...看來是翡翠在我離開的時候幫我弄好的吧。 「雖然很高興,但做到這樣好像有點太誇張了吧。」 我用手指搔搔臉頰。 ──────這時。 「志貴少爺,您在嗎?」 跟敲門聲一起響起的是翡翠的聲音。 「在啊。請進。」 「是的,那麼我就打擾了。」 「晚安。翡翠,多謝妳了,是妳幫我鋪床的吧。」 『是的』翡翠靜靜地點頭。 「......唔。」 果然,我對這種事還是覺得不適應。 「...那個、有事嗎?有什麼事要跟我說嗎?」 「沒有,我這邊沒有什麼話要轉達給您。但是秋葉小姐有吩咐,如果志貴少爺您有任何想問的事情,都可以詢問我。」 「...這樣啊。的確我想問的事情有一大堆,但大多都是只要繼續過這樣的生活就可以慢慢了解的啦...」 嗯。現在、馬上、在睡前一定得知道的事情,那就是─── 「那我問囉。這裡的門禁是七點,是真的嗎?」 「是的。 正確來說,七點時大門上鎖,八點時屋內所有出入口都會上鎖。 晚上十點過後就不能在屋內隨便走動,規則就是以上這些。」 「連在屋內都不能走動?...是沒什麼好抱怨的,只是,那不會太嚴厲了嗎?我跟秋葉都不是小孩子了,不做到這種程度也沒關係吧。」 「...是的。但志貴少爺,因為那是規則,所以還是請您務必遵守。最近夜裡很不安全,這點志貴少爺也知道的吧?」 ...啊,有彥提過的那個吸血鬼事件啊。 的確,既然在這個小鎮裡發生了連續殺人事件,多注意一些也是好的。 「還有...嗯、雖然是沒什麼關聯的事情,可以問嗎?」 「是的,什麼事情呢?」 「我是想知道,翡翠跟琥珀在這裡到底是做怎樣的工作,可以告訴我嗎?」 「我負責跟在志貴少爺的身邊,姊姊琥珀則是負責服侍秋葉小姐。 在兩位都不在家的時候負責宅邸的管理,有什麼問題嗎?」 「..."服侍",果然是那樣嗎。」 我沉重地垂下肩膀。 雖然秋葉理所當然地這樣講,但我可是個再普通不過的高中生啊。 要讓跟我差不多年齡的女孩子服侍,現在的我可沒這種興趣。 「..."跟在志貴少爺身邊",是指我專屬的管家嗎?」 「是的。有什麼事情的話就請交代我來做吧。」 「...唔,我了解了。只要秋葉沒那麼交代,好像沒辦法隨便解除妳的職務,所以只好乖乖讓妳照顧───」 「您有什麼,特殊的要求嗎?」 「說特殊也不是很特殊啦,只是,能不能不要叫我"志貴少爺"啊?老實說,聽到這種稱呼會讓我起雞皮疙瘩耶。」 「但是,志貴少爺是我的主人。」 「所以啊,我就是說我討厭那種稱呼嘛。我到昨天為止都是個普通人,事到如今居然要讓一個跟我同年的女生叫我"少爺",這種生活我可是敬謝不敏喔。」 翡翠無精打采地嘆了口氣。 「叫我志貴就好了,這樣一來,我也只叫妳翡翠。還有,那套沉重的禮儀也省了吧。讓我們兩個更輕鬆、更愉快地交談吧。」 即使是面無表情的翡翠也彎下眉,很困惑似地搖頭。 「但是,您是我的雇主啊。」 「不是我雇用妳的吧。翡翠能做到我所做不到的事情,妳才厲害吧。」 翡翠再次無力地嘆了口氣。 ...看來要在一朝一夕之間讓她理解我所講的事情是太過勉強了吧。 「───總而言之就是這樣,妳就別用那種客套的語氣跟我講話了。如果可以的話,跟妳姊姊琥珀說一聲,我會很感謝的。」 「是的。如果志貴少爺這樣交代的話。」 翡翠毫無表情地低下了頭。 看來,她根本完全沒弄懂嘛。 「那麼我就此告辭。今晚就請您休息吧。」 翡翠鞠躬後握住門把。 ───喔,我忘記問一件事情了。 「啊、等等。」 我將手搭在已經穿過門,準備要離開的翡翠的肩上。 在那一瞬間─────翡翠以猛烈之勢拍開我的手腕。 啪!地一聲手被揮開,翡翠像要逃開似地向後退。 「呃───」 因為實在太過突然了,我只能發出這種聲音。 翡翠雖然還是面無表情,但確確實實地,帶著像是仇恨一般強烈的視線瞪著我─── 「那個───我是不是,做錯什麼了?」 「啊... ...真是、非常地抱歉...」 翡翠的聲音裡混雜著緊張的情緒。 「...因為我不習慣被人觸碰身體,還請您多加原諒。」 翡翠的肩膀微微顫抖著。 怎麼覺得,我好像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 「啊───唔,抱歉。」 連想都沒想我道了歉。 雖然我也不是很清楚,但總覺得翡翠看起來很可憐的樣子,我迅速低頭道歉。 「──────」 翡翠什麼也沒說。 但可以感受到她視線內含的感情平穩了下來。 「───志貴少爺沒有必要道歉,有錯的是我。」 「呃、看來是這樣沒錯,可是不知不覺就...」 我咚咚地敲著頭。 翡翠一直盯著我的臉看,雖然只有一瞬間,但我移開了視線。 「那個...有什麼事情要交代的嗎?志貴少爺。」 對了。 叫住準備離開房間的翡翠,就是因為我有想問的事情啊。 「唔,我很在意秋葉那傢伙。難道她離開了那所住宿制的學校了嗎?」 「志貴少爺,那是中學時期的事情了。秋葉小姐從今年開始獲得特許,得以從自宅上學。」 「...呃,意思就是說,可以不住校而從這個家出發到學校去?」 「是的。但像今天這樣,在黃昏時刻就回來的情況極為稀有。秋葉小姐在晚餐之前都有必須研習的課程,所以通常在七點前才會到達。」 「"必須研習的課程"───是指什麼?」 「今天是星期四,所以是小提琴的練習。」 「───咦」 「因為平日都會在晚餐前回來,若是有話想要轉達給秋葉小姐的話,可以在晚餐後通知姊姊一聲。」 『告辭了』翡翠低頭鞠躬後離開了房間。 「小提琴的、練習。」 那是啥啊。 又不是哪家的大小姐,為啥要做這種麻煩的事─── 「...對喔,她就是大小姐嘛。」 這麼說來,遠野志貴的妹妹-遠野秋葉,就是個正牌的大小姐嘛。 在我的記憶裡,秋葉只是個乖巧、總是帶著不安的眼神跟在我身後,小我一歲的妹妹。 小時候的秋葉,是個不太說話、自己想做的事情無法說出口、有點懦弱、一直害怕會不會被父親-遠野楨久給責罵、老是慌亂不安的纖細少女。 「───說的也是,都已經過了八年,人的變化可是很大的。」 就像是度過了這八年我才成為現在的遠野志貴,秋葉也是經過了這八年才變成了現在的遠野秋葉吧。 這八年,好長。 是我到現在的人生長度的一半。 這也是從小孩長成大人的重要時期,而我卻不在這裡。 「...對不起,秋葉。」 要是這八年來都能在一起的話有多好,我不禁這麼想。 不自覺地,我喃喃講出這樣謝罪的話語。 房間內只剩下我一個人,我橫躺在床上。 久違八年的家。 久違八年的血親。 不知怎地,覺得好像待在別人家的自己。 「...唉,從今以後我會變成怎樣啊。」 並不是在向誰抱怨,我一邊喃喃自語,就這樣沉入睡眠之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