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一日~ XI

到起居室找秋葉說話吧。 到達起居室的時候,秋葉一個人正閒適地在那休息。 沒看到琥珀跟翡翠的身影。 桌上有兩個茶杯,而其中一個秋葉正在使用。 「哎呀、哥哥也想品嘗飯後茶嗎?」 「呃───不是這樣的。只是單純地想跟秋葉聊個天而已。」 要是打擾了我就離開,我以眼神這樣示意道。 「既然是這樣的話,就別站著坐下吧。喝紅茶可以嗎?」 「...好,只要是好喝的東西什麼都可以。」 雖然我是覺得日本茶比較好,但這種任性還是別說出口的好。 秋葉拿起了茶壺,將有著清透紅色的紅茶倒入另一個茶杯中。 「那麼,我就不客氣了。」 我坐在沙發上,將茶杯移至唇邊。 ...面對眼前以端莊的姿勢坐直的秋葉,我有點不知道該如何與其相處。 雖然是為了見秋葉才來這裡的,但這樣面對面之後,卻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哥哥?怎麼了?一直沉默著。不是有話要跟我說的嗎?」 秋葉直盯著我。 這種樣子與其說是面對妹妹,倒不如說是面對著陌生的千金小姐,並不是種可以輕鬆談話的氣氛。 「那個...我在想、秋葉這八年在做些什麼啊。」 「這種事情沒必要說吧?因為哥哥不在的緣故,父親的視線就只侷限於我一個人身上而已。」 事實上就像是在抱怨一般,秋葉皺眉看著我。 ...果然詢問這八年間的事情好像成了禁忌的樣子。 「這麼說來,哥哥你這八年來又如何呢?我不知道寄了多少封信,卻從沒看過你回信啊?」 「...唔。」 不由自主地呼吸停滯。 的確秋葉有寄給我好幾封信。 但像樣的回信卻一封也沒寫。 雖然文筆不佳也是原因之一,但事實上在內心深處,我想要跟遠野家斷絕關係,所以對於要回信給秋葉這件事情感到躊躇。 「嗯,信的事情就算了。就算哥哥有回信,也只會在父親那裡被攔阻下來。 比起那個,睽違八年又回到這棟房子,你的感想如何?沒多久之前才因為房子老化而做了改裝,但其實沒什麼太大的變化吧?」 「──────」 秋葉雖然這麼說,但對我來說這已經完全是個陌生的房子了。 雖說是八年前,但我那時還是個小學生。 因為對這房子的記憶已經朦朦朧朧的了,像這樣進到裡面後,就像是待在別人家裡一樣完全無法靜下心來。 「哥哥?」 「啊───沒事,只是在想些事情。 那個啊、對秋葉來說也許沒什麼變,但就我來看,這間房子果然讓人靜不下心來啊。雖然我還稍微記得這個起居室跟大廳,但走廊還是房間幾乎都已經沒記憶了。」 「...這樣嗎。這八年,還真是長啊。」 嗯,就是這麼回事吧。 再怎麼說也是我現在人生份量的一半左右,也不可能鮮明地記住每件事情。 「嗯、因為八年不見了嘛。雖然還不太能適應,但總會習慣的。因為這樣,短期內要是能稍微對我粗俗的行為睜隻眼閉隻眼的話就太感謝了。」 「別說這種蠢話了。還要繼續對哥哥的粗野放縱下去的話,我不就連眼睛都不能睜開了嗎。」 「噗....!」 唔...危險危險,差點就把喝下去的紅茶給噴出來了。 雖然在剛才晚餐時,我只是因為拿錯了刀子的順序就被秋葉用針刺的視線給瞪得冒出冷汗。 「...是嗎?秋葉,那對我已經是放縱了啊?」 「嗯,我已經在我可以容忍的範圍內對你讓步了。因為哥哥從那之後就被有間伯母給養育長大。 因為伯母雖然是分家的一員,但卻是個極端的放任主義者。所以哥哥是如何地被放縱長大,從剛才的晚餐就知道了。」 「沒辦法啊。不管是我還是伯母,都從來沒想過還有回到這裡來的一天。」 「...這樣嗎。哥哥的語氣聽起來就像是根本不想回來呢。」 「笨蛋、怎麼可能啊。雖然連我都還在迷惘著,但這裡不是只剩下秋葉一個人了嗎。身為哥哥,我怎麼可能放任這種事情發生啊?」 沒錯,我之所以會回來,這就是最重要的理由。 要是秋葉不在的話,這種家誰要回來啊─── 「雖然我到現在才發現這八年來我們兩人之間都音訊不通,就算是這樣,我對於秋葉一個人是不是也不要緊這件事情一直都很在意。 我之所以會想要回這裡來,還是因為我擔心著秋葉啊。」 我總算能把視線從秋葉身上移開,率直地說出自己的心情。 「啊───唔、那個、謝」 「不過那是我在杞人憂天。看來這八年來秋葉被教養地十分強壯了嘛。雖然安心了下來,不過那種程度倒是讓我有點嚇破膽啊。」 不、不是"有點"這麼簡單。 因為我只對小時候乖巧的秋葉有印象,現在看到威風凜凜的秋葉,簡直就是判若兩人。 「───這樣啊。違背了哥哥的期望,不才的妹妹我真是深感抱歉。」 秋葉的眼神好可怕。 ...慘了,我好像又說了多餘的話。 「話說回來,哥哥。在有間家的生活是怎麼樣呢?」 秋葉保持著恐怖的表情這樣問道。 ...該怎麼說呢,只不過是跟妹妹說個話,但卻緊張感十足。 「哥哥,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聽到了。有間家的生活對吧?就普通,沒什麼特別的啊。對我來說,比起這裡的生活,有間家那邊的生活看來比較符合我的個性。」 「我不是在問這個。身體的狀況怎麼樣?我以前聽說你因為慢性的貧血而常常暈倒。」 「啊,的確在出院後的那一年內常常昏倒。不過現在已經不要緊了。 ...那個、雖然現在偶而還是會貧血,唔,大概一個月才會有一次吧。並不是會讓妳擔心的孱弱身軀啦。」 碰的一聲,我用力敲著有傷痕的胸膛給她看。 秋葉以認真的表情點了點頭。 「但是哥哥,你之前應該是沒有配戴眼鏡對吧?那個、因為住院之後視力衰退了嗎?」 「──────」 ...對了。秋葉對於我戴眼鏡的事情,還有戴著的理由都不知道。 但是,不管是能看到輕易破壞東西的『線』,還是這副眼鏡能夠讓它不被看見的事情,都無法對她說明。 「...不,那個啊。好像是因為意外的後遺症讓眼睛有點異常。但因為不是視力衰弱,所以沒什麼大問題。」 「───這樣啊。那個、剛見面的時候我有點驚訝。因為我根本不知道哥哥戴了眼鏡。」 「是嗎?就算是這樣,秋葉妳不是也非常地冷靜嗎?」 「───那是當然的。跟八年不見的哥哥再會時,怎麼可以讓他看到我難看的樣子。」 秋葉心情不佳似地哼了一聲皺起眉頭。 (敲門聲響起) 「秋葉小姐,入浴的準備已經完成了,您現在要入浴了嗎?」 「是嗎?辛苦妳了,琥珀。我馬上就過去,妳先去吧。」 「哎呀、這樣可以嗎?不是好不容易才跟志貴少爺親近點了嗎。雖然志貴少爺會逃走,但浴室可不會逃走喔。請再好好地多談一下話吧。」 「不用了。並不是在談什麼特別重要的事情。」 秋葉倏地站起身,穿過琥珀身旁走向大廳。 琥珀靜靜地追隨在秋葉身後。 只留我一人在起居室,我悠閒地將留下來的紅茶給喝完。 既然秋葉跟琥珀往浴室的方向去了,我也回房間好了。 「───等等。難道秋葉那傢伙,打算跟琥珀一起洗嗎...?」 不、講什麼打不打算,一定是一起洗嘛。 這麼做的話就可以讓琥珀幫忙擦背了。 不、因為都是女生所以沒問題,但是...。 「───唔,雖然在想什麼是哥哥的自由啦。」 「────!」 唔、在絕佳的時點,秋葉回來了。 「就算不是這樣,也請不要強迫翡翠做什麼無聊的事情喔。因為那孩子跟琥珀不一樣,不是可以開玩笑的人。」 秋葉像是看透了我那歪斜的思想,以責難的眼神看著我。 ...可是真令人驚訝。 這個房子該不會裝了竊聽器之類的裝置吧。 「───唔、妳怎麼回來了啊。妳不是要跟琥珀一起入浴的嗎。」 「第一、我忘記跟你說關於浴室的事情了。哥哥,我告訴你喔,以前在使用的大浴室已經沒有在使用了。因為只有琥珀跟翡翠兩個人管理起來太辛苦,所以我就把它封鎖起來了。」 「...大浴室?」 那是啥啊? 「...唔唔唔?」 想不起來。我歪著頭。 秋葉一副受不了的表情皺著眉頭。 「中庭不是有個露天澡堂嗎?哥哥你連這種事情都記不起來了嗎。」 ...唔、被這麼一說,好像有、又好像沒有。 「───再說,這是洋房吧?又不是旅館,為啥會有那種像是放錯地方的東西啊?」 「因為父親對某些日本風的東西相當執著啊。外圍的房子之所以是日式風格,也是因為這個的影響呢。」 「就因為如此,要是想泡澡的話就請用你所屬的浴室吧。因為在大廳後面的第二浴室是哥哥的。」 『那麼告辭了』秋葉就這樣離開了。 「......那麼。」 既然秋葉也不在了,就不用留在起居室了。 我也去洗澡,然後回房間去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