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一日~ X

出了大廳。 這棟洋房以大廳為中心分為東館跟西館。 大廳是鳥的身體,而東西兩館則如同鳥的兩翼一般斜向伸展出去。單翼───意思就是單單一館就有小醫院那種大小。 因為建造的時候是採取左右對稱,所以我記得不管是東館還是西館,房間配置都是一樣的。 「志貴少爺的房間是這個方向。」 翡翠踏上了階梯。 看來遠野志貴的房間是在二樓的樣子。 ...這麼說來,傭人們的房間應該是在西館的一樓,所以翡翠跟琥珀的房間就在一樓吧。 外面已是日落西山。 長長的走廊點著微弱的燈光,穿著女傭服的少女沉默地走著。 「...怎麼覺得,好像在幻想的國度一樣。」 想都沒想便講出了這樣的感想。 「志貴少爺,您剛有說了什麼嗎?」 翡翠停下腳步並轉過身來。 「沒、只是自言自語而已,妳別在意。」 「......」 翡翠默默地看著我。不久便說道『那麼走吧』,又再次向前走去。 「......」 啞口無言,就是這種情況吧。 翡翠帶我來到的房間,佈置上完全不像是普通高中生會住的房間。 「我的房間是、這裡?」 「是的。您若是有任何的不滿意,我馬上替您準備其他的房間。」 「不、怎麼可能會不滿意,只是───」 有點、不,是豪華過頭了吧。 「志貴少爺?」 「───不,沒事。那我就不客氣地收下這個房間了。」 「好的。這房間從八年前就沒有變動過,應該是沒有不合適的地方。」 「───?」 翡翠的說法有點奇怪。 那種講法簡直就像是,這裡本來就是我房間似的。 「...那個,這裡,以前該不會是我的房間吧?」 「我是這麼聽說的,難道不是嗎?」 翡翠疑惑地歪著頭。 ...我放心了。 這女孩,也是有類似這種的感情表現嘛。 「...唔,如果人家是這麼說的話應該就是了吧。只要有稍微回想起來的話,一定就是這樣吧。」 雖然一點親近感都浮現不出來,但也都已經離開了八年,說不定就是會有這種感覺。 「可是,果然沒辦法靜下心來呢。到今天早上為止都還住在六疊半大小(大概三坪左右)的房間裡面,現在好像突然跑到高級飯店來住一樣。」 「我可以理解您的感覺,但不管怎樣還是請您習慣。從今天開始,志貴少爺就是身為遠野家的長男了。」 「說的也是,至少表面上要努力做到不會讓外人笑話的地步啊。」 我將書包放在桌上,並伸了伸懶腰。 ───雖然發生了很多事情,神經似乎繃得死緊。的確,從今天開始,除了去習慣它,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吧。 「志貴少爺的行李已經全部都運來了,還有其他需要的東西嗎?」 「───唔,沒有特別需要的。為何要問這個呢?」 「...沒有,因為行李實在是太少了。如果您還有什麼需要的東西的話,請隨時告訴我,我會替您備齊的。」 「...這樣啊。呃、總之目前沒有需要的東西啦。本來行李就很少了。真要說的話,我的行李只有這個書包跟這副眼鏡,還有...」 像放在書包中的課本,還有不知道是誰的白色緞帶。就只有這些了。 「總之,行李的事情妳就不用擔心了。對我來說,有這麼氣派的房間就夠了。」 「...我知道了。那麼,一個小時之後我再來叫您。」 「一個小時後,難道是晚餐?」 「是的。在那之前,請好好地放鬆心情休息吧。」 翡翠還是毫無表情地這樣說道。 ...可是,雖然是說"請好好地放鬆心情",在這種地方要怎麼放鬆心情休息啊? 時針指在下午六點的位置。 要是平常,這時候我都是坐在客廳看電視。但我很認真地懷疑,這間房子裡面到底有沒有這種東西存在。 「翡翠,我問一件無聊的事情。這房子裡有電視嗎?」 「您說...電視嗎?」 翡翠疑惑地瞇著眼。 ...該怎麼說呢,雖然是自己問的,但好像是很令人頭痛的問題。 像這樣豪華的洋房,居然問有沒有電視這種問題,總覺得有哪裡不太對勁。 翡翠很難得地露出了困擾的表情,眼神在空中游移。 「...起居室裡面是沒有。以前在這裡暫住的貴客們曾經有使用過,但在離開的時候都將行李全部帶走了,所以我想應該是沒有留下來。」 「等等。暫住?是誰,又住了多久?」 「分家的久我峰大人長男的家人、刀崎大人的三女和其未婚夫、以及軋間大人的長男都曾經在這裡暫住過一段時間。期間約三年左右。」 「...三年嗎。翡翠,那已經不叫暫住而叫做久住了吧?」 翡翠沒有回答。 久住在這裡的那些傢伙是怎樣的人,以傭人的身分好像是不能說些失禮的事情吧。 唔,總之暫住的那些親戚們似乎是把自己帶來的東西全都帶回家了。 話說回來,那個將現代科技的產物當作庸俗之物的偏激老爸,應該也是不會看電視這種東西的吧。 在父親身邊待了八年之久的秋葉應該也是一樣吧。 「───算了。反正沒有也不會死就是了。」 翡翠沉默著。 ...有鑑於自己身為傭人的身分,翡翠除了被詢問的事情以外什麼也不多說。 當然,我也提不起勁來。 雖然我想要做些什麼讓這張沒表情的臉露出笑容,但看來三分鐘熱度的努力是不可能做到的吧。 「算了。記得西館的一樓那裡好像有書庫嘛,有空的話我去那裡選幾本書來看好了。」 翡翠還是沒有回應。 只是站在房間的門口,眼神不知道是在看哪裡。 「───翡翠?」 翡翠連嗯的一聲都沒有回答。 突然,筆直地盯著我看。 「如果是姊姊的房間裡面,說不定會有。」 「啊?」 她到底在講什麼我一點也聽不懂。 「...呃、有什麼東西啊?」 「就是您剛才在提的"電視"。因為我記得以前曾經在姊姊的房間裡面看過。」 翡翠就像是回想起好幾年前的事情這麼回答道。 「等一下。”姊姊”難道是指琥珀?」 「是的。現在還能在這間房子裡面工作的人,就只有我跟姊姊兩人而已。」 ...這麼一講起來,兩個人還真的長得很像。不過,琥珀總是滿面笑容,而翡翠卻總是面無表情,有點難以將兩人聯想成姊妹。 「是嗎。琥珀的話,的確像是會看綜藝節目的類型。」 可是,再怎麼說,以"借我看電視吧"這種理由跑去琥珀的房間,這種事情還真辦不到。 「抱歉,這件事就當做沒聽過吧。因為從現在開始就要在這裡生活了,不遵守家裡的規則也不行。」 而且,要是去看電視的話,不知道秋葉又會說什麼尖酸刻薄的話了。 這樣的話,為了能夠符合遠野家的形象,我就來當個勤勉的學生吧。 「那麼到晚餐之前我都會待在房裡,時間到了的話就來叫我吧。翡翠不是也有其他要做的事情嗎?」 翡翠低頭致敬後,背對我靜靜地打開門,從我房間離開了。 晚餐的時候和秋葉面對面坐著。 要說當然也是理所當然,翡翠跟琥珀只是站在背後服侍我們,並非跟我們一起坐著吃晚餐。 ...就因為我以為四個人一起用餐是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在那個充滿難以開口談天般緊張感的晚餐時間,簡直就像是無法預知的打擊。 我先說在前頭,遠野志貴可是完──全地把西餐餐桌禮儀給忘得一乾二淨。 不、其實還零零碎碎地記得一些,所以也並不能說是外行人。人類啊,是那種用不到的記憶就會徹底地扔到大腦角落去的生物。 秋葉坐在能看到我一舉一動的正對面,她不時挑動眉毛的樣子,更讓緊張的氣氛再次提高。 ...老實說,一想到這種事情每天都得週而復始地發生,真是令人心情沉重。 晚餐結束後,我回到自己的房間。 時間大概是晚上八點過後。 要睡好像也太早了,該怎麼辦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