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82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一日~ IX

經過少女的引導我往起居室移動。 ───起居室,感覺起來像是第一次看到。 是因為不記得八年前的事情了呢,還是從那之後已經做了內部改裝? 總之就像是待在別人家裡一樣無法靜下心來。 正當我東張西望地觀察起居室的時候,穿著烹飪裝的幫傭少女彎腰鞠躬。 「我將志貴少爺帶來了。」 「辛苦了。妳可以回廚房去了,琥珀。」 「是。」 幫傭少女的名字,似乎是叫做琥珀。 琥珀對著我點頭悄聲說道『告辭了』,便從起居室出去了。 被留下來的只有我和───兩位沒見過的少女而已。 「好久不見了,哥哥。」 擁有烏黑長髮的少女以凜然的眼神說道。 ...說真的,我的思考完全停止。 腦袋一片空白,不僅沒辦法正常地回應,就連點頭示意都辦不到。 ...因為,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睽違八年再次見面的秋葉,已經不是我記憶裡的那個模樣,完全變成了大戶人家的千金。 「哥哥?」 黑髮少女疑惑地傾著頭。 「呃───沒事。」 因為太難為情了,所以只能說出這種蠢話。 雖然我為了要理解眼前的少女就是秋葉,腦袋不停地轉動;但秋葉卻像是早已知道我是她哥哥了。 「你看來似乎身體不太舒服,在談話開始前要不要先休息一下呢?」 秋葉目不轉睛,以銳利的視線望向我。 ...她怎麼看起來心情不是很好的樣子?該不是我的錯覺吧。 「...不、我並不是身體不舒服。只是因為秋葉妳變得太多,讓我嚇了一跳而已。」 「都過了八年當然變了。是因為我們都在成長期的關係。 ───還是說哥哥你以為一切都跟以前一樣嗎?」 ...該怎麼說呢,秋葉的話好像是帶刺的荊棘一般。 「不、就算是這樣秋葉還是變了。變成比以前更標緻的美人了。」 這並非客套話,而是我率直的感想。 ───然後。 「是啊。但哥哥從以前到現在幾乎沒什麼改變呢。」 秋葉閉著眼扔出冷冷的話語。 「......」 ...算了,雖然我早有這種覺悟。 果然秋葉對我並沒什麼好感。 「既然你的身體狀況良好,就繼續我們的談話吧。哥哥你並沒有被告知詳細的情況吧?」 「別說是詳細的情況了,我只知道突然要叫我回家這件事而已。雖然老爸去世的事情我是從報紙上面得知的。」 一個站在企業頂端的人物去世,這種事至少報紙的經濟版也會寫到。 遠野楨久的訃聞,在他的葬禮結束後,才經由報紙送達他的兒子-遠野志貴手上。 並非從親戚那裡得知,被斷絕關係的兒子居然是在一份一百日圓的報紙上得知親人的死訊。 雖然是很辛辣的講法,不過這個世界還真是便利啊。 「...真是非常抱歉。沒有把父親的事情告訴哥哥是我們的失策。」 秋葉靜靜地低下頭。 「算了。反正不管我是怎麼得知的,死去的人都不會再活過來。秋葉不需要在意。」 「...對不起。你能這麼說我多少會感到輕鬆點。」 雖然秋葉一副深沉的表情,但這種事情真的隨便怎樣都好啦。 葬禮這種東西,是為了要讓無法對已逝者斷絕思念的人們,能徹底斬斷感情的儀式。 對於在很久以前就已經毫無感情的我跟父親來說,是不需要葬禮這種東西的。 「將哥哥叫回來這裡是我個人的意思。老是將遠野家的長男放置在有間家還是很奇怪的吧? 在父親身亡後,遠野家的血脈就只有我跟哥哥而已。雖然不知道父親是因為什麼考量而將哥哥放置在有間家,但父親業已往生。 因此哥哥就沒有被寄放在有間家的必要,於是我要求你回來。」 「...這是無所謂啦。不過妳還真行,能讓那些親戚們認同這件事。說要把我放置在有間家,記得就是這些親戚們嘛?」 「是這樣沒錯。但是現在遠野家的當家主是我。親戚們的所有建言都被我飭回了。 雖然我希望哥哥從此就在這裡住下來,但這裡還是有這裡的規矩。我是希望哥哥能將至今以來的粗俗行為收斂起來。」 「哈哈,那太勉強了吧,秋葉。都已經這麼多年了,我可沒辦法回復成那種文質彬彬的樣子,再說我也不想變成那樣子。」 「只要在辦得到的範圍內盡量就可以了,請你朝著這方面努力。還是───我辦得到的事情哥哥卻辦不到,是想這麼說嗎?」 秋葉那冰冷的視線望向我。 真令人無言。看來在這八年將她扔在這裡自行離去的怨恨向我這裡投射過來了。 「...OK,我知道了。總之我會努力的。」 秋葉以無法信任的眼神瞪著我。 「沒有努力的必要。只要能讓我看到結果就行了。」 秋葉以凜然的姿勢,說出得理不饒人的話語。 「回到原來的話題。 現在,遠野家只有我跟哥哥住著。因為我不喜歡嘈雜的環境,所以我將人都趕出去了。」 「咦?等等、秋葉。將人都趕出去,難道妳───」 「哥哥也不喜歡在家裡見到那些親戚們吧?雖然是將大多數的傭人給辭退了,但因為我有留下服侍我跟哥哥的人,所以沒問題。」 「呃、什麼沒問題啊!秋葉。妳私自做出這種決定,不是會在家族會議裡面遭受抨擊嗎!」 「你別在那裡囉囉唆唆的了。哥哥你不也認為,與其讓家裡擠滿了人,還不如只有我們幾個人要來得輕鬆?」 ...唔。 這的確令人比較輕鬆。 「可是啊,秋葉妳才剛成為當家,就、那個、做這種像暴君似的任性舉動,那些親戚們也不會就這樣乖乖地默不作聲吧?就連老爸他都不敢違背親戚的意見不是嗎。」 「是這樣沒錯,所以父親才將哥哥放在有間家。但我從小就很討厭那些人。還要再聽那些人的抱怨,我可是敬謝不敏。」 「什麼敬謝不敏啊、秋葉───」 「好了啦!你就別在那裡幫我窮緊張了!哥哥你該煩惱的是從今以後的生活。還會有很多麻煩的事情發生,你看著辦吧。」 秋葉盯著我的視線稍微移了開來,有點不太高興地說道。 「那麼,從今以後要是有什麼不懂的事情就問她吧。───翡翠。」 秋葉以眼神對身旁的少女示意。 名為翡翠的少女,面無表情地彎身鞠躬。 「她是翡翠。從現在開始就是服侍哥哥的侍女了,知道了吧?」 ──────咦? 「等、妳說侍女!?意思就是、那個...」 「簡單來說就是僕人。」 秋葉像是理所當然似地脫口說道。 真不敢相信。 就像是為了和洋房相呼應而穿著女傭服的少女,她跟秋葉一樣,認為這麼做是理所當然似地站在那裡。 「───等一下。又不是小孩子了,我不需要侍女。至少我的事情我自己可以處理。」 「每天的餐點跟清洗衣物也是?」 唔。 秋葉的吐槽還真銳利。 「總而言之你已經回到了這個家,就必須要遵從我的指示。雖然我不清楚你是在有間家如何渡過的,但從今以後哥哥是要在遠野家生活下去。跟這個身分相當的待遇請你理所當然地接受。」 「唔...」 無言以對,我將視線轉向翡翠。 翡翠還是毫無表情,像人偶一般地靜靜地回看我。 「那麼翡翠,妳帶哥哥去他的房間吧。」 「是的,小姐。」 翡翠像影子一般無聲無息地向我這裡走來。 「那麼由我帶領您前往房間,志貴少爺。」 翡翠往大廳方向前去。 「...唉。」 我嘆了口氣,也跟著走向大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