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一日~ VIII

每到五六日網路就掛掉...orz||| -------------------------------------- 我在跟平常完全不同的回家道路上走著。 通過不知名的道路,一步一步接近遠野家。 周圍的風景,卻並非完全不認識。 至少我在八年前───因為直到九歲為止都在遠野家度過,所以這通往家裡的路途也並非第一次行走。 ...雖然只有一點點,但心情很複雜。 這條回家的路,雖然懷念,但也很新鮮。 雖然到剛才為止,對於要回遠野家這件事一直都提不起勁來,但現在卻覺得不是那麼地討厭了。 ...遠野志貴直到九歲為止都還住著的家。 在那裡有的是,以日本來說簡直就是放錯地方的洋房,還有現在妹妹秋葉正留在那裡的事實。 我所討厭的父親───遠野家的當家,遠野楨久,前些日子往生了。 母親在生下秋葉的時候就病死了,所以遠野家的血脈,除了我以外,就只剩下妹妹秋葉這兩個人而已。 本來是由長男的我───遠野志貴繼承遠野家,但其實我並沒有這種權利。 想要繼承遠野家,就必須要接受束縛眾多的各種教育。 因為我不喜歡這樣,反而比較喜歡自由地生活,不知道被父親責難過多少次。 就因為這種轉折,當我被捲入交通意外而身體變得孱弱之時,父親以此為幸將我拋棄了。 父親好像說過『就算身為長男,不知道何時會死的人不能當繼承人』之類的。 很可惜違背了父親的期望,我的身體復原了。但那個時候早已決定好,遠野家的繼承人是妹妹秋葉。 在那之前就已經為了不辱沒遠野家名聲而嚴格地被教育長大的秋葉,那之後好像被施與更嚴厲的教育。 以前───在被捲入交通意外為止,都一起在豪宅的庭院裡遊玩的秋葉,從那之後幾乎都沒再見面了。 最初剛被寄養在有間家的時候,秋葉似乎有來找過我幾次。 很不幸地,我因為每天都得到醫院去報到,所以沒辦法見到面;秋葉則是因為就讀住宿制的千金學校而完全沒辦法聯絡上。 我跟秋葉不同,是個被本家放逐的人。 但因為這樣,才能這般自由地生活。 高中也是徹頭徹尾的普通升學高中。我很慶幸,在這八年間,跟妹妹之間的交集幾乎是零。 父親死後,我接到要我回家的聯絡。 講白點,都已經這麼多年了,我一點都不打算回遠野家。 但是,遠野家有秋葉在。 還是小孩的時候。 秋葉很文靜,總像是在忍耐什麼似地膽怯不安,老是小跑步地跟在我身後。 也許是擁有烏黑長髮跟身著華麗洋裝的關係吧,秋葉看起來真的就像是法國人偶一般的夢幻少女。 雖然很擔心在那間大房子裡,失去了父親而變成孤獨一人的秋葉。但比起這個,將全部的責任都丟給她承擔,自己一個人任性自在地過活,這件事更讓我感到罪惡。 這次之所以就這樣乖乖地回家,也許有著想對這樣的秋葉謝罪的意味存在吧。 遠野家的豪宅真是大到一個不必要的地步。 被鐵欄杆圍住的腹地之廣也只能說是異常了。再怎麼說,那土地至少可以容納一間小學呢。 被眾多的樹木包圍的庭院,與其說是庭院還不如說是森林。在森林的中心有著洋房,而在外圍還有好幾棟房子。 雖然在孩童時期不這麼認為,但對於這八年間都在一般家庭度過的我來說,這種大小已經可稱之為犯罪了。 門並沒有上鎖。 稍微用力就推開了,我走向房子的玄關。 房子的玄關高聳地令人氣悶,壓迫著來訪者。 鐵製的雙開大門旁,居然很不合宜地有電鈴。 「...好。」 我揮去緊張的心情按下了電鈴。 叮咚-。真是一點也不親切的聲音。 令人呼吸困難的靜默持續了數秒。 門內傳來小跑步的聲音,有人慌慌張張地跑了過來。 「讓您久等了。」 喀鏘一聲,門打開了。 開門後看到的是曾經見過的大廳,以及穿著烹飪服的少女。 「太好了。因為已經很晚了,正擔心您是不是迷路了呢。想說要是太陽下山了而您還沒有到達的話,需不需要去迎接您呢。」 穿著烹飪服這種時代錯誤的服裝,少女滿面笑容地站在那裡。 「啊、不是───那是、那個...」 我被少女那時代錯誤的服裝給嚇了一跳,因此舌頭打結了起來。 似乎是認為我那驚慌失措的語氣很可疑,少女微微地將頭傾向一邊。 「是志貴少爺、吧?」 「呃───對。只是,叫我少爺、那個、有點多餘就是了。」 「說的也是喔?真是的、您別嚇我了。還以為又認錯人了,害我怕得不得了呢。」 少女擺出了像是母親訓誡小孩一樣的動作。 雖是這麼說,但臉上還是保持著微笑,那溫暖的氣氛都沒有從少女身旁消逝過。 ...穿著烹飪服。 出來迎接客人的時候,將我的稱呼加上了『少爺』。 這麼說來,她是─── 「呃、那個───難道,妳是在這裡幫傭的人?」 對於我的問題,少女只是微笑以對。 「來、您累了吧?請不要客氣快進來吧。秋葉小姐已經在起居室那裡久候多時了。」 少女快速地橫切過大廳直走向起居室。 突然,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地轉過身來,滿面笑容地彎腰鞠躬。 「歡迎回來,志貴少爺。從今天起還請您多多指教喔。」 少女的招呼,真的就像是花般的笑靨。 再加上,我一個問題也問不出口,只能巍巍顫顫地跟在少女的身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