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一日~ VII

那是在剛過新年的寒冷冬日。 正月才過三天,我因為在有間家待不下去,自行接受寒假輔導,並要求留在學校幫忙。 不過,那也只到下午五點左右而已。 外面暗了下來,待在學校的老師們也說要回家了,便把我從教室趕了出去。 正值隆冬。 雖然是說過了下午五點,但天色其實已經相當地暗了。 那一天似乎還有天氣預報說會下雪,因此又比平常更冷。 因為這樣,今天就打算直接回家。但這時卻聽見校舍內的舊倉庫那裡傳來咚咚咚的聲音,我就前去探查情況了吧。 ───裡面有誰在嗎? 這麼一問之下,從倉庫裡面傳來幾個女學生的回應。 得知她們在社團活動結束後,正在整理用具的途中,因為風吹進來很冷,將門關上後卻再也打不開,並且已經被關在裡面兩個小時了的事情。 還說不管怎麼弄就是沒辦法打開門,可以的話希望我去叫老師來幫忙。 ...可是,老師們都已經全部回家了。即使現在打電話求救至少也得再等上一小時。 那天真的,非常地寒冷。 就算下雪也不奇怪的低溫下,只穿著體育服被關在倉庫裡面兩個小時的那些女孩子們,還要她們等上一小時,這實在太殘忍了。 遲疑片刻後,我張望四周確認都沒人,便把眼鏡脫下,並將在倉庫門上面看到的『線』給切開。 就這樣門打開了,大概有五個女生吧,哭得眼睛紅腫地從倉庫裡面飛奔出來─── 「這麼說來,好像有這種事情啊。  可是妳對這件事情還真清楚呢。不過那個被關住的羽球社主將還說"這關係著社團的存續,請你對這件事情保密",說出這種近乎是威脅我的話呢。」 「哎唷、遠野同學!你對被關在裡面的人到底是誰,一點興趣都沒有啊。聽好囉,我就是那個時候的羽球社的社員之一。」 弓塚的聲音帶著一絲彆扭。 呃───意思就是... 「───我可是牢牢地記著喔。  現在回想起來,只不過是被關在倉庫裡面而已。但那個時候既冷、又暗,感到非常地不安。  就要這樣在這裡凍死了,大家真的都這麼認為。肚子也餓得咕嚕咕嚕叫,真的是即將倒地的狀態呢。」 「唔,那還真是不妙啊。」 一點實感也沒有,我只能說出這種無力的回答。 弓塚並沒有注意到,像是沉溺在過往鮮明的回憶中繼續說道。 「就當大家都在發抖的時候,遠野同學你突然出現了。就像平常一樣,用不抗不卑的語調問道"裡面有誰在嗎?"。主將發飆似地生氣大吼:"你看到這樣還不懂嗎-!",你還記得嗎?」 「啊、那個我記得。咚地好大一聲,是朝門砸球拍的聲音吧。那個,嚇了我一跳呢。」 『沒錯沒錯』弓塚點頭笑道。 「可是,我們聽到老師們都回去的消息,真的是絕望了。明明連一分鐘都沒辦法再待下去,可是卻說不定要這樣被關到明天。  我們在想說不定就得這樣辭世的時候,遠野同學你敲了敲門,這麼說道:『如果可以幫我保密的話,這門也並不是打不開啦』。」 「嗯,那時候好像又有咚地一聲響起。"要是這麼簡單就可以打開我們就不會那麼辛苦啦-!"她那時超火大的。」 「啊哈哈。嗯,因為主將覺得害我們被關住是她的責任,所以已經冷靜不下來了。可是呢,才剛這麼做,門馬上就打開了唷。  大家都認為是主將的球拍發生效用了,高興地往外飛奔。但我卻有看到遠野同學悠閒地站在門旁喔。」 弓塚用溫暖的眼神看著我。 ...可是,被那種眼神盯著,很令人困擾。 那種事情,對我來說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真要被感謝的話一點實感也沒有。 「那個時候,我哭得很厲害。哭到連眼睛都踵起來了,真的是亂七八糟的。看到那樣的我,遠野同學你那時說了什麼,還記得嗎?」 「不知道,我說了什麼?」 ...真的是一點都不記得了,我像是別人的事情一樣問道。 縱然這樣,弓塚果然還是高興地笑著看我。 「那個啊,你輕輕地拍了我的頭說,"快點回家,去吃個年糕湯什麼的"。我因為冷過頭了而整個人都在發抖,感到有點丟臉。」 「......」 唔唔、我皺起了眉頭。 雖然是自己的事情,但卻不知道那時為何會這麼說。 「遠野同學一定是想說,"只要喝了年糕湯身體就會暖和起來",我是這麼認為的。」 「...這樣啊。因為是在新年之後嘛。」 ...這個,的確像是我會說的蠢話。 被這樣一描述,害我有點後悔,當時應該可以說些更正經的台詞才對啊。 「我呢,當時就這麼想。  雖然在學校裡面能夠倚賴的人有很多,但是在緊急的時候能夠幫助我的人,就是像遠野同學這樣的人。」 「不會吧,這樣講太誇張了啦。妳看,就像是小雞對第一眼看到的人就當作是母親一樣。那只不過是湊巧被我幫了一把的事情而已嘛。」 「沒這回事...!我從那時候就相信,只要是遠野同學,不管我碰上什麼事情,都會來幫我的。」 就這樣,她像是下定決心似地抬起臉來。 「弓塚,那真的是過大的評價了。我並不是那麼值得依賴的傢伙。」 「沒關係。因為我這麼相信,就讓我這麼相信著吧。」 她率直地盯著我看如此斷言道,我則是因為覺得害燥而提不出任何反駁。 「───唔,那也是弓塚的自由啦。」 「對吧?所以如果我又陷入危機的時候,你也會來救我吧?」 弓塚笑著說。 ...這個,說真的很困擾。 我並非弓塚所想的,什麼都辦得到的傢伙。 雖然我不是她所想的那樣...但面對著這樣的笑容,我並不想讓這份信賴,就這樣消失掉。 「是啊。只要是在我能力範圍內,我會幫妳的。」 「嗯,謝謝你,遠野同學。雖然說這話很遲了,但那個時候遠野同學對我說的話,我真的很高興。」 語畢,弓塚突然停下腳步。 我也跟著停下腳步。 「我一直在想,要是可以跟遠野同學這樣說話就好了。」 那是,好像在深思什麼事情的語調。 是因為染上夕陽的朱紅色吧?不知怎地,弓塚看起來非常地寂寞。 「...妳在說什麼啊,要聊天的話什麼時候都可以啊。」 「不行啊。遠野同學已經有乾同學了。而且,我也沒辦法變得像遠野同學一樣。」 客套地回答之後,弓塚從我身邊離開。 「那麼再見,我家往這邊走。明天學校見喔。」 『掰掰~』弓塚帶著笑容揮手往另一條路走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