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75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一日~ VI

快點做好覺悟,回豪宅去吧。 既然沒什麼該做的事情,我早早地離開了學校。 ...仔細想想,像這樣從正門放學回家還是入學式之後的第一次呢。 「從現在開始,從這裡到豪宅的這段路,就要變成平常的上學路程了啊...」 從正門出來後,我走到通往住宅區的十字路口。 從這裡可以離開這個小鎮,或是前往豪宅座落的住宅區─── 「咦?是遠野同學耶。」 沒想到,居然碰到弓塚。 「咦,是弓塚耶。」 弓塚睜大眼睛望著我,我也是目不轉睛地看著她。 「呃──弓塚,我臉上沾了什麼東西嗎?」 「因為,我在想為什麼遠野同學會在這裡啊。遠野同學的家,是在反方向啊?」 「啊...唔,到昨天為止都是這樣沒錯啦,從今天開始就不同了。從現在開始,我就要住在那邊的住宅區深處,位於坡道上的那棟房子裡了。」 「啊、早上說的就是這件事吧。」 弓塚右手握拳敲擊在平放的左手心上,砰地一聲表示理解。 ...唔,不講客套話,那個動作真的讓人覺得很可愛。 「就是這麼回事,因為弓塚已經知道了所以隱瞞也沒用。我啊,今天要從寄養的有間家回原來的家去。」 「原來的家...指的是,遠野家的豪宅?」 「是啊。連我自己都覺得不搭。」 「是嗎、原來遠野同學真的是山丘上的王子殿下啊。本來是只有我跟乾同學才知道的秘密,看來應該馬上就會被大家知道了。」 呵呵一笑,弓塚浮出了淡淡的笑容遙望遠方。 在天空的另一側。 遠方的坡道頂端,似乎是在看遠野家的豪宅。 「可是不要緊吧?雖然說是自己的家,但是已經離開了八年不是嗎?那個,『好可怕啊-』、『好不安啊-』,不會這麼想嗎?」 「是啊,實際上是有點不安。本來我就對那棟豪宅沒啥好感了,現在更認為是寄人籬下呢。可是,即使是這樣───」 ...將妹妹秋葉一個人扔下,只有自己悠哉地過活,這種事情我辦不到。 不管再怎麼不安,我都非回那棟豪宅不可。 「───果然還是因為是自己家的關係吧。我想,回去那裡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了。」 「...是嗎。啊、不好意思把你叫住。遠野同學,你很急吧?」 「不會,反正也沒什麼事。本來只是打算悠閒地散步慢慢走回去的。」 「啊───這樣啊。」 不知怎地,弓塚低著頭沉默了下來。 「...弓塚?怎麼了?身體覺得不舒服嗎?」 我開口問道。 即使如此,她還是沒把頭抬起來,只是望著地面。 「......」 也不能就這樣放著不管,我也一直注意她的樣子。 ───這時。 「那、那個!」 「嗯、什麼?」 「這個、那個啊、我家跟遠野同學家,到坡道之前的路途都是一樣的,所以、那個...」 「這樣啊,那到半路都一起走吧。」 「───咦?」 弓塚睜大了眼。 就這樣暫時呆住,然後, 「呃、嗯───說的也是,我們回家的路線是一樣的,所以即使到半路都一起走也不奇怪嘛!」 突然在我身邊響起有點高亢的聲音。 「剛好,因為我對這一帶的道路不太熟,弓塚妳願意帶我熟悉一下嗎?」 「嗯!那~往這邊走。有直達坡道的小路喔。」 ───我跟弓塚聊著天走在回家的道路上。 和弓塚的談話,雖然沒什麼重點,但卻是平穩又快樂的對話。 我想,弓塚五月周圍充滿了柔和的氣氛,是只要在一起就能夠安心的類型。 「───呵呵。」 在談話的中途,弓塚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地,臉上漾出笑容。 「怎麼了?突然笑出來。難道我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嗎?」 「沒有啦。我只是突然想到,從明天開始我就可以跟遠野同學走同樣的路上學了。」 她好像真的很開心似地笑著。 笑容裡毫無矯飾,看了連我都高興了起來。 ...那個,雖然我到現在為止都沒發現。 先不說容貌姿態或是動作如何,我覺得弓塚五月很可愛。 從前陣子開始班上的男生們會對弓塚五月那樣熱衷的理由,我有點可以理解了。 談話中斷了。 因為弓塚的笑容而看傻的我,弓塚也沉默了下來。 兩個人就這樣無言地,走在日落西山的住宅區內。 突如其然地─── 「你、記得中學二年級寒假時的事情嗎?」 弓塚這樣喃喃自語道。 「───?」 我歪了歪頭。 說到中學二年級的寒假,因為在有間家待不下去,我故意讓自己接受寒假輔導而留在學校。 要說記得是記得啦,不過為什麼要問這種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果然。因為是遠野同學,所以我想是絕對不記得的。」 弓塚的肩膀頹然垂下。 「那個,我們中學的體育倉庫不是有兩個嗎?一個是規模大的運動社團使用的新倉庫,另一個是羽球社這一類規模小的運動社團使用的舊倉庫。 之所以會說那是舊倉庫,問題就在於,那個門的開合狀態很差,門打不開的狀況不知道發生過多少次了。」 舊倉庫...體育館裡面那個水泥製的小建築...? 「啊、那個倉庫啊。聽說好像有一次把學生給關在裡面,之後就不再使用了。」 「對對。那個學生指的就是當時羽球社的二年級。」 「───嗯。」 對、的確有這麼一件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