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一日~ IV

連續上了24小時的班...死人了orz||| --------------------------------------------------- 先到走廊再想吧。 午休時的走廊擁擠得跟什麼似的。 滿是即將前往學生餐廳的學生,和單手提著便當準備到心儀場所吃飯的學生。 要是被捲入這樣的人潮裡,不管是要去學生餐廳還是要去販賣部,鐵定被搞得昏頭轉向。 「......」 怎麼覺得,自己跟個閒雜人等沒兩樣。 要是有空在這裡被擠得榨出油來,還不如去有彥在的學生餐廳用餐還比較實際呢。 餐廳裡的座位,幾乎已經被人潮給埋沒了。 都是因為在教室那裡失神發呆耗掉不少時間的關係,學生餐廳的位子近乎全滅的狀態。 「───沒有空的位子、嗎?」 我環顧擁擠的學生餐廳。 雖然在這種時間應該不會有空位,但我還是抱著姑且的心態確認各桌的狀況。 「...啊。」 驚訝,倒不如說是呆掉了。 別說是兩個座位,居然有空著三個還是四個座位的桌子。 坐在那裡的學生有兩人。 其中一個,好像發現我正在東張西望地找尋位置。 「嗨-!遠野。」 那個把手東揮西晃的學生,居然是我那把頭髮染成橘色的同班同學。 「......」 頭,好痛啊。 不過也沒有其他的空位了,沒辦法,我朝著不停揮手的友人那桌走去。 這桌除了有彥,還有一個令人意外的人。 「咦,Ciel學姊。」 「哎呀、這不是遠野嗎。」 我們兩個人,看來有點蠢地同時指著對方互相確認。 「嗨、遠野───唔?什麼?學姊,妳認識遠野啊?」 「是啊,今天又再一次碰面了。在走廊那裡和遠野碰地一聲相撞了呢。」 「啊...是的,那件事情,抱歉。」 『對不起』我低頭道歉。 「不會不會,我在那裡發呆才真的對不起呢。遠野你還真是個認真的人呢。」 「認真...沒這回事啦。」 學姊帶著滿臉笑容,滿意地點了點頭。 ...該怎麼說呢,果然是個帶有獨特氣氛的學姊。 「可是真令人意外。沒想到遠野居然跟乾認識呢。難道是同班嗎?」 「沒錯!我跟遠野要說認識也算認識,我們可是從一年前就同班,甚至從中學時代就有孽緣的老友啊!」 自稱是我的"老友"的傢伙,碰地拍著桌子大聲力說。 ...要怎麼說呢,這比以往都還要來得激昂的樣子,難道是我的錯覺嗎。 「喝!快坐下吧老友!你要在那邊站著發呆到何時啊,好好的烏龍麵就要給你弄糊了。快點坐下!趕快把跟學姊認識的經過原原本本地告訴我吧!」 有彥像是高興地不得了,啪啪地拍著我的背。 「......」 雖然完全不是有彥所想的那樣,但也沒有其他的空位了。 我抱著鐵定會吵死人的覺悟,坐在有彥的旁邊。 有彥似乎跟Ciel學姊很熟的樣子。 比起只見過幾次面的我,更能輕鬆愉快地跟學姊談天。 「話說回來,學姊。妳剛才說跟遠野相撞,那是怎麼一回事啊?」 「嗯。下課時我跟遠野相撞了。雖然我沒有受傷,不過遠野卻撞到頭了。」 「唔~...沒想到遠野會做這種蠢事啊。這傢伙,雖然看起來老是一副發呆的樣子,但骨子裡卻是個很嚴謹的傢伙呢。與其說是不太會撒嬌,倒不如說是討厭麻煩別人呢。」 「啊、我大致上可以了解。撞到的時候也盡是在擔心我,就連剛才也還在道歉呢。」 「對吧?就因為這傢伙是這種個性,所以應該不會搞出這種蠢事才對啊。...啊、難道你又貧血了嗎?」 有彥的聲音很認真地為我的身體狀況擔心。 「...不是這樣啦。我是因為搬家的後續事項,才用跑的去辦公室。在那個時候咚──地跟學姊撞在一起而已。」 「───這樣啊。唔,不管怎麼說都是你太過不小心了。就算是遠野你,也會因為搬家而心神不寧啊。」 一副"我了解了"的樣子,有彥雙手在胸前交叉點了點頭。 ───這時。 「遠野你要轉學嗎!?」 突然,學姊抓狂似地大喊。 「學姊,我並沒有要轉學啊。只是今天開始住的地方改變了,所以才提出地址變更的文件而已啊。」 「呃...那個,意思就是說,你是要一個人住囉?」 「也不是。只是回到自己家裡而已。 座落在山坡上,那棟大到不行的建築,還真讓人一點實感都沒有呢。」 「...唔~那個該不會是指,遠野家豪宅的事情吧?」 學姊戒慎恐懼,小心翼翼地開口問道。 只要是住在這個小鎮的人,似乎都覺得山坡上那棟西洋風的遠野家豪宅很特別。 我則是因為這八年都沒有回去過,記憶裡的遠野家是個大到不像話的地方。 「就是這麼回事。雖然我也認為我根本就是去錯地方,不過搬家這件事情也是逼不得已的。」 「───哼~看來你一點都不積極嘛。」 「也許吧。無關好壞,事實上就是這樣。我自己也不太清楚就是了。」 「不過,雖然說是自己家,但也八年沒回去了吧?冷靜不下來的心情我可以理解。至少短時間內會覺得是在他人屋簷下吧。」 「...誰知道呢。因為還沒回去所以我根本就不清楚。反正,對我來說,還有你家這個避難所,知道這點就輕鬆多了。」 「唔、你這傢伙,對於你每次有討厭的事情就跑到我家來住,這種作為可真令人無法認同啊。雖然我從以前就挺喜歡遠野那沒用的性格,但對你那客氣過度的習性可是很不欣賞啊!」 碰地一聲,有彥又敲了桌子一下。 「......」 該怎麼說呢,其實有彥說的一點都沒錯,我無可反駁。 「乾,遠野他真的那麼頻繁地去住你家嗎?」 「就是這樣。遠野這傢伙對他雙親可客氣得很,只要有放長假的時候,就說在家裡待不下去逃到我家來。這傢伙,就是因為自己是被寄養的緣故才會對有間家那些人這麼客氣。 而且,他老是像闖空門一樣跑進我房間。這傢伙因為外表長得不錯,所以老姐很欣賞他,就讓他兩手空空厚著臉皮住進來啦!」 不可原諒!有彥握緊拳頭顫抖著。 「...被寄養,是指遠野嗎?」 「啊───」 有彥趕緊遮住自己的嘴。 「...抱歉。這不是可以隨便到處講的事情。」 「不、沒關係。反正也不是什麼壞事。」 連看都沒看有彥的臉,我吃著烏龍麵這樣回答。 「是嗎。啊、說的也是。要是對那有所怨言的話就該受神罰了嘛。」 有彥點頭認可道。 我對這傢伙這種一條腸子通到底的樂觀性格還真是非常地羨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