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一日~ II

距離朝會只剩下幾分鐘了。現在只能直直往教室去。 比平常還多了幾分鐘的余裕,我到達了教室。 「──呼。」 深呼吸了幾下,我走向自己位在窗邊的座位。 這時。 「早安,遠野同學。」 突然,一個陌生的聲音跟我打招呼。 「───咦?」 我困惑地轉過身去。 「遠野同學,剛才老師在找你喔。好像是跟你家裡的事情有關的樣子。」 「...嗯~家裡的事情啊,該不會是搬家的事吧。」 ...明明昨天就應該弄好變更地址的手續,難道還有什麼漏失的地方嗎? 「──────」 班上的女學生並沒有轉身離開,反而直直地盯著我的臉看。 「呃...早安、弓塚。」 「嗯!早安、遠野同學。原來你還記得我的名字呢。」 像是終於放心似地鬆了口氣,她───弓塚五月淡淡地微笑著。 「同班同學的名字我可是記得的喔。那個,其實是因為我幾乎沒跟弓塚妳講過話啊。」 「說的也是。嗯、老實說,要跟遠野同學這樣搭話,我自己也有些不安呢。」 語畢,弓塚又笑了。 就像是非常高興似地,露出這樣的神情。 「......」 像是還有什麼事情要說的樣子,弓塚直盯著我。 ...老實說,其實我跟她並不熟。升上二年級時才跟她同班,到現在說過話的次數隨便都數得出來。 但是,弓塚五月在班上可是核心人物。 班上的男生幾乎都對弓塚一頭熱,在女生之間也沒有出現惡毒的流言,是典型的偶像人物。 當然,在弓塚身邊總是有一堆人圍繞著,和我這種與社交絕緣的傢伙剛好是正反比。 雖然我知道她叫做『弓塚五月』,而弓塚應該不會記得一個叫做『遠野志貴』的同班同學才對,看來今天有個麻煩的偶然在努力活動著。 「遠野同學。那個、可以問一件事嗎?」 「啊、只要是我答得出來的就儘管問吧。」 「嗯...那個、如果是很複雜的問題的話就對不起囉。那個、剛才你說"搬家",遠野同學是要搬到哪裡去呢...?」 好像難以開口似地,弓塚講到後來聲音都模糊掉了。 交錯的雙手也不安分地動來動去。 「聽起來好像很急的樣子,難道是要、轉學嗎?」 「啊、不是不是。只有地址變了而已,學校還是不會變的。搬去的地方也是在這個小鎮裡,沒什麼大不了的。」 「是嗎───太好了。」 鬆了口氣,弓塚輕撫著胸口。 「...?」 真奇怪。她為什麼會對我要搬家一事有那麼大的反應呢...? 「可是遠野同學,住的地方改變了,難道你離開了有間家嗎?」 「嗯、雖然覺得很捨不得,但其實也不能一直麻煩他們───」 ...咦? 為什麼弓塚會知道這種事情? 遠野志貴受到有間家的照顧這件事情,在這間高中裡應該只有那傢伙知道才對─── 「嗨!遠野。」 突然,從教室的門口傳來無視世間評價的超大嗓門。 老是做這種時機恰到好處的事情,看來我那從中學就認識的朋友終於出現了。 「喔!這不是弓塚嗎!真稀奇啊,妳居然會跟遠野聊天啊。」 「...早安,乾同學。」 用著沒什麼精神的語氣回答,弓塚低下頭。 ...唔,看來弓塚她並不是那種被這傢伙直來直往的話語攻擊過後還能夠充滿朝氣地回話的人呢。 「而且啊,一大早就跟女人搭訕,今天是吹什麼風啊?遠野,你不是說過你對女人沒啥興趣的嗎?」 有彦用他的大嗓門,講出他覺得很有趣的言論。 「笨蛋、你別亂講會讓別人誤會的話。我可是那種普通、會對女孩子有興趣的男生啊。」 「是嗎是嗎!那太好了!啊、可是現在,比起正常的性癖好,女人更能接受不正常的性癖好啊。(BL?) 本來是可以接受的,之後要怎麼繼續下去啊!」 啊哈哈哈哈哈!一大早,教室裡就迴響著毫無止境的高聲大笑。 ...唉。 每次想到這裡,我就會想我怎麼會認識這傢伙啊。 染成橘色的頭髮,鑲在耳邊的耳環。 不管何時跟誰都是打架第一,老是穿著讓人斜眼以對的反社會服裝。 在屬於升學高中的我們學校內,唯一一個刺眼卻又自由奔放的無法無天者。 就是這個男人,乾有彦。 「真是的,你這傢伙一大早就這麼吵。我這邊可是複雜到不行,憂鬱得很,拜託今天一整天都別靠近我啊。」 噓噓、我搧著手要有彦走開。 「搞憂鬱啊。怎麼啦、遠野。那個日子嗎?」 「───不對,我剛講錯了。不只是今天一天,拜託你一輩子都別靠近我。跟你在一起,憂鬱指數會以倍數成長的。」 有彦無視我走向自己的座位。 放下書包,坐在椅子上,唉~的大大伸著懶腰。 「我說遠野啊,你太過無視別人可是不行的啊。對人毫不關心有時候可是會刺傷人心的。」 「哼~這還是我第一次聽到呢。那、先別說刺傷別人,有沒有馬上快速即死的方法啊?如果你願意告訴我的話,為了報答這份恩情我當場就實驗給你看。」 「...好過份啊遠野。你平常不是這麼嚴厲的,怎麼今天早上就這樣?」 「就跟你說過我很憂鬱了啊。別人就算了,我可沒興趣對你溫柔。」 「...唉。這是怎樣?遠野只對我很冷淡啊。對其他人就像聖人君子一樣,真不公平。」 「怎麼,原來你知道啊,有彥。在世界上,公平的事情幾乎是沒有的喔。」 「...果然遠野只對我一個人冷淡啊。」 有彥誇張地大口嘆氣。 其實我也不是特別要對有彥冷淡,怎麼說呢,跟這傢伙就是這種關係。 「───有彥。平常要到第二堂課才出現,身為夜貓族的你居然在朝會的時候出現,今天是吹什麼風啊。有點、不對,是非常的詭異。」 「啊哈哈、我也這麼認為。學校可不是因為偶而早起就得遵守門限的東西啊!」 「...你的興趣就算沒說出來我也不會同意。我只想知道你早起的理由啦。」 「早起的理由...?這個嘛,最近好像有發生什麼危險的事情,所以沒辦法去夜遊嘛。就因為這樣我必定得乖乖在晚上睡覺了。 遠野你應該也知道吧,在這附近出沒的那個暗巷連續殺人魔事件。」 「───是嗎。這麼說來好像有聽說這樣的事情。」 被有彥這麼一說我就想起來了。 真該反省一下。 這兩三天,因為一直在煩惱到底要不要回遠野家,幾乎都沒在注意平時的新聞。 「那個啊,用很低俗的渲染字眼發表出來。什麼"連續獵奇殺人事件"。」 「還不只是這樣喔。被害者清一色都是年輕的女性,兩天前還出現第八名受害者。全部的人都───呃,怎麼來著?」 唔?頭傾向一邊的有彥。 「......」 會問這傢伙問題的我看來也真是有欠考量。 「啊!我想起來了!被害者全部都被分屍,好像還全部混在一起還是什麼來著的!」 「...不對啦,乾同學。被殺死的每個人,體內的血液都流光了,對吧?」 「啊,就是那個就是那個。那個,簡直就像是現代的吸血鬼嘛。」 「嗯~妳還真清楚呢,弓塚。」 「沒有啦。因為是在這個小鎮裡發生的事情嘛,只要有看新聞,就算覺得討厭還是會印象深刻的。」 ...原來是這樣。 原本以為是發生在鄰鎮的事情,不知不覺中已經轉移到這個鎮上來了啊。 「──所以,就是這樣啦,遠野。就算是我,半夜有殺人魔到處閒逛,我可不會跑去夜遊。就因為這樣,我最近可是很認真地早上七點就醒來了喔。」 「...搞什麼,居然是這種理由啊。理由太正經反而覺得很無聊。」 「什麼嘛!你真的很無情耶。難道是那個嗎?早上有貧血然後咚地倒地嗎?」 「沒,今天早上還沒問題。雖然很感謝你這麼為我擔心,不過三不五時就貧血,身體可是會受不了的。」 「啊,那就好。遠野要是說不要緊的話,唔、應該就是不要緊吧。」 ───突然。 像是為了要中斷早晨的對話,預備鈴響了。 「好了,要開始上課了,快點回座位吧。」 好~,這樣回答的有彥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那等下見囉,遠野同學。」 「啊───嗯。弓塚妳也是,硬要妳陪我們真抱歉。」 噠噠噠地,踏著輕快的腳步,弓塚也回自己的座位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