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Prologue~ I

醒來的時候我已經躺在醫院的病床上。 窗簾隨風搖擺。 外面天氣非常地好,乾爽的微風,訴說著夏天即將結束。 「初次見面,遠野志貴。恭喜你復原。」 第一次見面的叔叔,這樣說著並伸出手來。 和緩的笑容,與四方眼鏡非常地合適。 就連看來潔白的衣服,都很適合這個叔叔。 「志貴,醫生說的話聽得懂嗎?」 「...不懂。為什麼我會在醫院裡面呢?」 「你不記得了啊。你走在街上的時候,不小心被車子撞到了。 胸口被玻璃的碎片刺傷,幾乎是難以挽回的傷勢呢。」 白衣的叔叔就這樣保持著笑容,該怎麼說呢,講著不像是醫生該說出的話。 ───非常地。    感覺,很不舒服。 「...我想睡了。可以休息了嗎?」 「啊,就這樣吧。現在也別勉強,還是專心休養身體比較好。」 醫生還是保持著笑容。 老實說,眼睛幾乎快闔上了。 「醫生,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什麼問題?志貴。」 「為什麼,要在身體上面塗上一堆線條呢?這個房間也是,不管哪裡都是一堆裂縫,就像隨時都要崩壞一樣。」 一瞬間,醫生的笑容消失了,不過馬上又回復到原來的笑容,喀噠喀噠地向前走來。 「──果然腦部還是有異常,去連絡腦部外科的蘆家醫生。可能連眼球都有所損傷。下午準備做眼部的檢查。」 醫生像是不想再理會我,視若無睹地向護士這麼說道。 「...好奇怪。大家的身體上都畫有線條。」 雜亂無章的黑色線條,佈滿整間醫院。 雖然不太了解,但光是看見就令人很不舒服。 「...這到底是什麼啊?」 床鋪也有線條。 用手指觸摸看看,指尖噗滋一聲沉了下去。 「──啊。」 如果用尖細的東西戳看看的話應該就可以刺到底部,我拿起商店賣的水果刀,就著塗鴉的線條切了下去。 明明就沒施力,水果刀竟然自刀尖直到刀柄整個刀刃埋入其中。 真有趣,我就這樣用刀子順著線條割下去。 咕咚。 隨著沉重的聲響,床鋪整齊地碎裂掉了。 「呀啊啊啊啊啊!」 鄰床的女生發出了尖叫。 護士們衝了過來,一把搶走我手上的水果刀。 「你是怎麼讓床鋪壞掉的呢?志貴。」 醫生不是問為何要弄壞床鋪,而是不厭其煩地詢問弄壞床鋪的方法。 「就順著那個線切下去啊。這個醫院,為什麼到處都是裂痕?」 「夠了吧,志貴。並沒有你所說的那種線。 你到底,是怎麼弄壞床鋪的?醫生不會生氣的,告訴我吧。」 「───我說過了,就順著那個線切下去而已嘛。」 「...是嗎。我們明天再來討論這個問題好了。」 醫生就這樣離開了。 結果,沒有任何人相信我說的話。 只要用刀子切割那個線條,不知為何物品就會漂亮地被切割開來。 連施力都不需要。 就像是用剪刀剪紙一樣,很簡單地就能分割開來。 床鋪、椅子、桌子、牆壁、地板都一樣。 ...雖然沒有試過,大概,一定,人類也一樣。 塗鴉的線條大家似乎都看不見。 不知為何只有我能看到那黑色的線。 那到底是什麼,就連小孩的我大致上都能夠猜得出來。 那一定是,隙縫吧。 我想,就像是用手術縫住傷口的地方一樣,是非常脆弱的部分。 因為,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以小孩子的力量來說,怎麼可能切開牆壁嘛。 ───啊,我到現在才知道。 世界原來是個到處充滿縫隙,很容易崩壞的地方啊。 大家都看不見。 所以無所謂。 但是我卻看得到。 恐懼著、害怕著、一步也不敢動。 就像是,只有我一個人變得很奇怪。 所以就這樣。 在那之後,就算過了兩個禮拜,也沒有任何人相信我說的話。 在那之後,就算過了兩個禮拜,也沒有,任何人來看我。 在那之後,就算過了兩個禮拜。 只有我,一直活在那個充滿隙縫的世界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