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六日~ III

到走廊那找她講話。 唔,她會在我們教室的附近轉來轉去的,說不定是找我有事吧。 「...真是的。不是一直都沒想什麼就衝進別人教室裡的嗎。」 還是,她終於發現三年級的人跑到二年級的教室內是相當希罕的事情了嗎。 「───不可能。只有這點是絕對不可能的。」 『嗯』這點我同意,總之我移動到走廊上。 「學姊。」 「啊勒───遠野?」 被我這麼一喊,學姊不知為何,看似驚訝地張大了嘴。 「妳在做什麼呢。不是已經快上課了嗎,還在這摸魚。」 「──────」 學姊呆呆地望著我,然後像是心情糟透了似地移開視線。 「在做什麼,這跟遠野一點關係也沒有。」 「不───唔,的確是跟我沒什麼關係。」 「───騙你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關係。」 才剛想她為何要移開視線時,學姊吸著鼻子嗅聞我身上的味道。 「...那個、學姊...?」 「遠野,昨天睡得好嗎?」 「咦?」 學姊直視著我,問了這個奇怪的問題。 ...睡得好嗎,問這種事情有什麼意義啊。昨晚是沒什麼睡,再怎麼說─── 「唔...」 我又再次鮮明地想起昨晚的記憶,也知道自己的臉變紅了。 學姊目不轉睛地由下朝上看著這樣的我。 「學姊、那個───」 「遠野好色。」 「什麼?」 帶著頗有意見的眼神瞪了我一眼,學姊踏著小碎步從我面前離去。 午休鐘聲響起的同時,今天連一堂課也沒露臉的男人終於出現了。 「唷!吃飯去吧、吃飯!」 是在高興什麼呢,總之有彥氣勢驚人。 「當然我是會去吃中餐啦,不過你的心情也太好了吧。發生什麼事了,有彥?」 「喔。就在剛才我邀學姊『一起吃中餐如何呢』,結果被拒絕了。」 「......」 真是不可思議。 『學姊』指的應該是Ciel學姊吧,但我這朋友,邀請別人被拒絕後卻看起來很高興。 「那個啊。有彥,你是有"那種興趣"(←被虐?)嗎。」 「不不、聽人講話要聽到最後啊。然後啊,我就問學姊『為什麼不行呢』,她回答『要跟遠野一起吃飯,所以討厭』啊!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很愉快吧,遠野!」 「......」 真是不可思議。 為何,我會跟這種『有異性就沒人性』的男人,從國中開始就成為朋友呢? 「哎呀~你被討厭了啊遠野!情敵減少了真令人高興,今天的中餐就讓我請你吧!」 『啪啪!』有彥高興地拍著我後背。 「...是嗎。學姊,還在為早上的事情生氣啊。」 雖然我一點也不記得什麼事情惹她生氣了,不過學姊的確是一副生氣的模樣。 「好啦,走吧遠野。餐廳的位子可是只有去吃飯的人數的一半而已啊。」 有彥強拖著別人的手臂走出教室。 我跟有彥同坐一桌吃著中餐。 我們學校的餐廳內放有電視,電視正播放著當日早上的新聞,但這對教育來說是好事呢,還是壞事呢,只有一線之隔。 總之,現在正在播放的新聞是酒醉的客人刺殺了便利商店的店員,所以大概三天左右那人都不敢到便利商店去,似乎是這樣的內容。 「這世界還真危險啊。有不管誰都殺的暗巷殺人魔,還有醉漢刺傷人啊。這樣不就不能安心地去夜遊了嗎,真是的。」 有彥,突然認真地看著新聞。 「...唔、的確是很危險。不過暗巷殺人魔的事件已經不會再發生了,所以那種事情應該算司空見慣了吧。」 「是嗎?暗巷殺人魔被逮捕了啊?」 「不、我想應該是沒被逮捕吧。」 ───總之,它已經不在這世上了。 所以『現代吸血鬼』這種靈異的標題不會再出現在電視上,而且,毫無意義就被殺掉的『某個人』也不會再出現了。 「總之,『已經不會再發生那種危險的事件,也不會再出現犧牲者了』的意思。這小鎮終於能恢復和平了。」 「不───我覺得還會出現犧牲者喔,遠野。」 「───唔。你為什麼能這麼確定啊,有彥。」 「因為,你看。今天早上發現了第十具屍體,現在新聞正在報啊。」 ──────咦? 「嗚哇、真的假的...那裡不是我常去的電影院後門嗎。」 「等───等等。」 我推開有彥盯著電視。 的確,是這麼報導的。 『昨晚,暗巷殺人魔的第十位犧牲者出現了』,這麼寫著的新聞快報快速跑過。 「怎麼會───不可能」 那傢伙。Nero他,的確死了。 那又為什麼───體內的血液被大量榨乾的屍體,這樣的慘事仍然繼續發生啊。 「現代的吸血鬼啊。我是不知道那是啥東西啦,不過對方如果是漂亮的大姐,我就算是被吸血也無所謂喔,嗯。」 「──────」 如果是漂亮的大姐,就算被吸血也無所謂。 有彥那無聊的戲言,的確───唔,說不定是正中紅心。 「───不會吧。」 雖然我並不希望這麼想。 但Nero消失之後,吸血鬼,不就只剩下一個人了嗎、志貴─────。 課程結束,來到了放學時間。 不、不知何時已經到了放學時間,這說法才是正確的吧。 腦中一直往壞處想去,等回過神來,周圍已經一個人也沒有了。 「───暗巷殺人魔事件,仍然繼續發生。」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我不知道。 知道這個回答的人,一定只有Arcueid本人吧。 我不知道。 這事件,已經跟遠野志貴沒關係了。 我跟Nero結清宿怨時就已經回到正常生活的這邊了。 這樣的話───因為自己喜歡才踏入那種異常的世界,那只不過是一時發瘋而已。 「唉───真不該扯上關係的啊。」 那種事情,就算不說出口也可以理解的。 大概,這是從後面數來第二個正確的選項吧。 但是遠野志貴,從很早以前,就已經被告知了最正確的選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