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六日~ V

「好痛-啊。你到底在想什麼啦,突然就把我拖到外面來。」 「那是我的台詞吧...!妳啊、才到底是在想什麼勒。居然從正面進攻跑到我家來妳腦袋還正常嗎!  難道妳是跑來破壞我的生活嗎、妳這笨女人...!」 我用力咬牙,瞪著Arcueid。 「笨───什麼笨女人啊,你當我是笨蛋嗎!?」 「說笨蛋是笨蛋有什麼不對了,除此之外還能叫妳什麼啊笨蛋!妳想反駁什麼就說啊我正聽著呢!」 「咦───啊、唔?」 總之,我已經氣到整個腦袋發白了。 已經好久沒這麼生氣過了,那種氣到不直接在對方面前大吼出自己的不爽就沒辦法服氣的狀態。 「什麼嘛,我只不過是來見志貴而已啊。我又沒做什麼非得讓你發這麼大火的事情呢!」 「...等等。『只不過是來見我而已』,Arcueid,妳是說真的嗎。」 「因為,我又沒講什麼奇怪的事情啊。志貴眼睛的事情,還有我的事情,我一點也沒跟志貴的妹妹說啊。」 「那是當然的吧。妳要是把那些事情給說了出來的話,現在就不能這樣對話了。她絕對會毫不猶豫地在當時就把妳踹出門外的。」 「...我還是不懂啊~。那你為什麼要那麼生氣啊。」 「還不是因為妳什麼都沒想啊!  聽好了、妳這傢伙只要站著就夠顯眼的了。在這種時候我才這麼說的,妳好歹也注意一下自己是多麻煩的存在吧...!」 總之,我將想說的話全部說出口了。 雖然這麼做之後感覺很爽快,頭腦也冷靜下來了,但被隨意亂罵一通的Arcueid理所當然地一點也不爽快。 Arcueid像貓一樣瞇著眼,心情相當糟糕似地瞪著我看。 「───什麼嘛,全部都是你在自說自話。而且,『光是站著就很顯眼』是為什麼啊。我的外表不是跟人類沒兩樣嗎?」 「所以啊,我就是在說『漂亮的人光是站著就很顯眼』啊。這跟是不是人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迅速地這麼回答。 大概是因為我連考慮都沒有便直接回答,所以Arcueid也只是說聲『是嗎』就接受了的樣子。 「───唔,我也說得太過分了。我還是第一次碰過那麼恐怖的場面,所以也嚇得半死吧。」 「...沒關係啦。因為錯的好像是我這方嘛。」 Arcueid相當率直地點了點頭。 怎麼覺得,『這種態度好像有什麼隱情,有點恐怖呐』,會這麼想的我好像太誇張了。 ...再說,為何Arcueid會跑到我家來呢...? 「話說回來,妳為何會跑來我家啊。...唔,雖然我也有事要跟妳說,說剛好也算剛好吧。」 「這樣嗎?我只是在想志貴過得如何呢,所以才跑來看你而已。」 「...是嗎。拜託妳,下次找個不會引人注目的地方悄悄地來見我吧。盡可能別被任何人給看見啊。」 ...總覺得,非常疲累。 「───總而言之,我有很認真的事情想問妳。這裡冷靜不下來所以換個場所吧,可以嗎?」 「我是無所謂───什麼事情啊。」 「馬上就知道了。...對了,目前大概也沒人會經過的那個公園的角落,那裡應該不錯。」 『走吧』語畢,我向前走去。 Arcueid點了點頭,乖乖地跟在我身後。 「那麼,志貴,你想問什麼?」 「吸血鬼的事情。妳之前有講過吧。鬧得滿城風雨的暗巷殺人魔事件是吸血鬼幹的好事。」 『是啊』Arcueid點頭。 「那麼,今天早上的新聞有報說再次出現了新的犧牲者的事情妳知道嗎?昨天晚上被暗巷殺人魔所殺,全身的血液都被吸乾了的樣子。」 「──────」 ...Arcueid眼睛瞇了起來。 有某種。 讓背脊整個凍結住似的,緊迫感。 「嗯~所以呢?」 「什麼『所以呢』───妳」 『咕嚕』我吞了口口水。 Arcueid的視線,緊抓著我不放。 簡直就像是───只要我稍微動一下,就會在瞬間襲擊過來似的,那種視線。 「這───這不是很奇怪嗎、Arcueid。  Nero應該死了對吧。可是,為什麼又出現了吸血鬼的騷動事件。雖然我是覺得不可能,但難道,那是妳───」 「不可能是我做的吧。那不是我,而是其他吸血種做的喔。」 她馬上解除了緊張的氣勢,Arcueid看似無言地迅速回答道。 但我卻無法就這樣認同。 「那算什麼啊。妳說那是其他吸血種做的好事,是說吸血鬼還會一個接著一個出現嗎。」 「怎麼可能。那個連續殺人事件,從一開始就是某個吸血鬼所做的。不會有什麼新的吸血種冒出來的,而且Nero跟那個事件本來就一點關係都沒有啊。」 ───咦? 跟Nero,無關...? 「什───那是、什麼意思啊。」 「就是我說的那個意思啊。...真是的,志貴看似敏銳,但某些地方卻很鈍呢。聽好囉?的確Nero是吸血種沒錯,但那傢伙有吸過人血嗎?」 「什麼『他有吸過血嗎』,那傢伙可是將人類從頭開始喀嚓喀嚓地啃下去的啊───啊!」 對喔。 為什麼我沒注意到這麼簡單的錯誤呢。 暗巷殺人魔的被害者們,遺體被發現時血都被吸乾了。 可是Nero不同。 那傢伙連一點屍體都不留。別說是吸血了,他連肉也吃到一點痕跡都不剩。 就像在飯店那時,被那傢伙吃掉的人們,並非被認為是『殺人事件』,而被認為是『行蹤不明者』。 那麼───很明顯地,跟街上發生的事件是不同的。 「等等。那發生至今的殺人事件又是怎麼回事啊。到底是哪裡的哪個傢伙做出這種事情的啊。」 「所以我說,那個事件是Nero跟另一個吸血鬼做的啊。正確來說,因為『那傢伙』在這鎮上所以我才會來這裡,而Nero是為了追我才來到這鎮上,大概是這樣的關係圖吧。」 「───啥。那、那麼、妳追的敵人本來就不是Nero囉!?」 「是啊。我從一開始就沒說過『我的目標是Nero』對吧?  對Nero來說目標是我沒錯,但對我來說,我的目標卻不是Nero,而是在這鎮上被稱為『暗巷殺人魔』的吸血鬼而已喔。  ...志貴。雖然我是覺得不太可能,但你該不會是誤會在這單純過頭的地方吧?」 「什──────」 我錯愕地吸了口氣。 可是───就如同Arcueid所說的一樣。 Arcueid說她的目的是獵殺吸血鬼,所以我就毫不懷疑地認為,這傢伙是為了打倒Nero而出現在此─── 「...那這算什麼?在那天夜裡殺掉Nero,實際上是一點意義也沒有...!?」 「並不是沒有意義喔。志貴不是代替我去戰鬥了嗎。唔,不過如果志貴沒有殺了我的話,也就不會發生那種事情了呢。」 「──────」 我腦袋一陣暈眩。 「...意思就是,Nero跟那個吸血鬼殺人事件一點關係都沒有,這一個月在鎮上造成騷動的是其他吸血鬼幹的好事...?」 「嗯,就是這麼回事。可是,這是我要解決的問題,所以志貴不用在意沒關係的。比起這種事情,呐。」 Arcueid露出了興致勃勃的笑臉,抬頭看著啞然的我。 「昨晚如何?出現了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