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六日~ VII

Arcueid走在夜晚的道路上。 頭也不回直直往前走,金髮飄曳的白色身影。 那個模樣,跟我在第一次見到她時的印象,相似得可怕。 不、還是該說。 那個身影,說不定跟在夜晚的公園裡,與Nero對峙之時的Arcueid是一樣的。 ...總有種,不祥的預感。 「喂、Arcueid。」 「──────」 Arcueid頭也沒回地繼續向前走。 「聽我說啊。至少告訴我妳到底要做什麼啊。」 「──────」 Arcueid仍是頭也沒回地繼續向前走。 ...在這裡就放棄也太丟臉了。 雖然很丟臉,總之我還是默默地跟在她後面。 『噠噠噠噠』,只有腳步聲不斷迴響的無言散步持續著。 ───這時。 Arcueid突然停下腳步,轉過身來。 「別跟著我。後面跟著你這種普通人讓我很困擾,你知不知道啊?」 「───所以啊,只要妳跟我講妳要做什麼,我就回去。」 「...跟志貴沒關係,不用你管。」 『哼』地一甩頭,Arcueid又繼續向前走去。 ...真是的。 看來又要繼續無言的徘徊了啊。 走到大馬路時,Arcueid突然停下了腳步。 「───找到了。」 「咦...?」 Arcueid的聲音,像陌生人似地冰冷。 「───啊」 ...背脊顫抖著。 自Arcueid的背部,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現在她到底抱持著多強烈的敵意。 「Arcueid───妳想───」 做什麼、我無法說完這句話。 因為她想要做什麼,就算不說出口我也知道。 從Arcueid身上釋放出來的,是毫不遲疑、連一點雜質都沒有的『殺意』。 「喂───妳到底在、想什麼...!」 「──────」 Arcueid沒有回答。 在那視線的前方,什麼也沒有,只有一個背影寬廣的男性一步步走著。 Arcueid回過頭來問:「志貴,拔下眼鏡看一下那個人類。」 「那個人類───那個上班族嗎?」 「快點。如果你想要知道我在做什麼的話。要問問題的話等等再問。」 「───我知道了。雖然我不太想在街上『看』就是了───」 我拿下眼鏡。 「...咕」 太陽穴處傳來輕微的頭痛。 與那痛楚交換而來的是,在地面跟牆壁上,看得見細微的『線』。 「聽聽就好。志貴,你在普通狀態下,只能在生物上看到『點』吧?」 「咦───?啊、這麼說來好像是那樣沒錯。在建築物上只看得到線。」 ...在飯店那時雖然是看得到,但那卻伴隨著差點令我昏過去的頭痛。 「我想也是。因為你是『生物』,所以沒辦法理解礦物的『死』。  所以為了要能『看見』礦物的死,首先必須要把與它們所擁有的相同指向性的魔力回線給聯繫起來。為了要能『看見』,不先『理解』是不行的。」 「那麼我就接著問了,以現在的志貴看來,那個人類是什麼樣子?」 「───?」 當我正想著『不是跟平常沒兩樣嗎』時─── 「───!?」 不自覺地,我向後退了一步。 ...那是、什麼啊。 的確,不管是什麼人身上都會有『線』。 但那數量是可以數得出來的,以某種意味來說,是類似幾何學圖樣的東西。 可是───『那個』是什麼啊。 身上爬滿了『線』。『線』如同靜脈動脈似地浮現,被『線』所塗滿的那個男性,樣貌什麼的,根本完全看不出來。 「─────噁」 好像快吐出來了。 那個,黑色的『線』───由塗鴉線條構成的人型物體的每一部分,都看得見如同血液流動般的『黑點』─── 「志貴看到了什麼?對我來說,我是希望志貴看到的是普通的人類啦。」 「──────」 我無法回答Arcueid。 現在───光是要忍住嘔吐感就已經用盡全力了。 「───是嗎。真可惜,我還以為志貴連那個都看得到『死』呢」 「啊...雖然跟、平常的、不一樣...但『線』、還是、看得到...」 「果然───你連死者都能殺啊。跟性命有無一點關係都沒有。會動的東西、能夠破壞的東西都能毫無例外地將之停止───什麼嘛,真正的怪物是你才對吧。」 「咦────」 「如你所見,『那個』已經不能稱之為人類了。是種帶著名為『自身之死』的負債,吸食他人鮮血並繼續欺瞞自己的吸血鬼。」 Arcueid的腳步加快了。 朝著看似隨處可見的男性一直線地走去。 「喂、Arcueid───」 「志貴待在那裡。」 男性像是意識到了Arcueid,逃跑似地跑進小巷中。 Arcueid連腳步聲都沒發出,輕巧地走了過去。 在月光下,她的身影消失在小巷內。 ----------------------------- 明天要出國了,這幾天大概沒辦法繼續更新了,等回國之後再繼續囉XD 眾:那怎麼斷在這種地方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