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六日~ VIII



───撲通。 心臟的聲音,聽起來比平常要更為接近。 還不到深夜的這個時間。 明明就身在嘈雜的繁華街上,卻一點也感受不到,除了自己以外的人的氣息。 ───撲通。 眼鏡───不快點戴上眼鏡不行。 不戴上的話,就會看見討厭的東西。 將會看到凌駕於至今為止所看過的東西,還要更深邃的黑暗。 ───撲、通。 但是身體卻動不了了。 看見充滿裂痕的世界的赤裸雙眼,如同被媚惑了一般,穿越牆壁看見了Arcueid走進的小巷。 「──────」 唐突地,聲音消失了。 人的氣息、 風的聲音、 土的氣味都消失了。 全部,都突然地凍住了。 ─────────嘰 絕對零度的月亮之下。 在牆壁的另一方,傳出某種,異質的聲音。 ─────────咚。 應該是看不見的、 應該是連聲音都聽不見的。 ─────────嘶、噗。 但卻,看得到。 死與死彼此衝突的聲音,這雙眼睛的確看到了。 「咕─────」 視線變紅了。 為何───應該看不見、卻看見了『死亡』的,這對眼睛。 「───」 眼鏡。不戴上眼鏡的話,腦袋不知道會變成怎樣。 我忍住湧到喉頭的嘔吐感,以顫抖的手戴上了眼鏡。 聲音跟光線回來了。 大致上冷靜下來後仔細張望四周,繁華的街上沒有任何異狀。 嘈雜的喧囂,以及在四周走動人們的身影。 裝飾華麗的展示櫥窗內的光線,還有在路上奔馳著的汽車引擎聲滿溢出來。 「呼───呼、呼啊───」 沒辦法順利地呼吸。 就算戴著眼鏡,在視野的角落某處似乎仍殘留著剛才的『死』,感覺好噁心。 「───Arcueid...?」 從小巷走出的Arcueid,氣息比我還要紊亂,腳步也搖晃不已。 「───志貴...是嗎、你還在這啊。」 她喘到連肩膀都在顫抖,然後搖搖晃晃地自我身邊擦身而過。 身體微微地顫抖著,如同病人一樣,虛弱地向前走去。 ───老實說,剛才的嘔吐感還沒有消失。 但是,在那樣痛苦的Arcueid面前,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我沒辦法說出口。 「等等啊,妳到底怎麼了啊...!」 「不要緊的。只不過是有點累了,不用在意。───這跟志貴,一點關係都沒有。」 「笨蛋!累的話就去休息!整個臉色都發青了,根本就不是『完全不要緊』的樣子嘛。」 『呼』我壓抑住還不是能操控自如的紊亂呼吸,抓住了Arcueid的手。 「...什麼嘛。這麼說來志貴你,才是一臉快昏倒的表情呢。」 「我的只是貧血而已啦。妳要是還有擔心別人的力氣,先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啦。」 「───沒關係啦。反正就算在意也沒用啊。」 Arcueid的呼吸,真是宛如喘不過氣似地虛弱。 「難道───妳、那時的傷───」 並沒有痊癒嗎,這話我問不出口。 那是,為了要庇護我而造成的傷。 「──────」 Arcueid低著頭沒有回答。 既然沒有否定,就是肯定的意思了。 「笨──────妳這種身體能做什麼啊!在傷口痊癒前就不能乖乖地待著嗎!」 「我是、打算乖乖地、待著啊」 「妳根本就沒有這麼做啊!不管妳再怎麼不像人,以這種身體、妳剛才到底還想做什麼啊───」 ...沒辦法放著不管。 果然,我對這種無藥可救又麻煩的傢伙,就是沒辦法放著不管。 「別啥都不說回答我啊。在妳跟我講清楚之前,我可是不會離開妳身邊的啊...!」 我用力抓住Arcueid的雙肩。 我看見Arcueid低著頭,似乎微微地點了點頭。 「...真是的。你還真是煩人啊。我知道了,那麼換個地方吧。」 Arcueid撥開我的手,緩緩地向前走去。 回到了公園。 Arcueid在走路的時候大概回復了點體力了吧,臉色已經恢復正常了。 「那麼。就依照志貴所希望的,什麼都說給你聽吧。」 直到剛才的虛弱是跑哪去了啊?Arcueid看起來有夠囂張的。 「...那我問了,剛才的傢伙是什麼東西啊。妳說那是吸血鬼,難道那是妳的目標嗎?」 「不是喔。的確『那個』也是我處刑的對象,但那種讓死者回歸塵土的行為卻不是我的目的。『那個』因為是我的『敵人』的僕人,所以才將它給處置掉。  別看它那樣子,放著不管的話可是會蓄積出足以殺人的力量喔。」 「...Arcueid。那個,能再說得讓我容易了解一點嗎。我連剛才的、那個奇怪的傢伙到底是人類還是什麼東西都搞不清楚。」 「是嗎。我也還沒有對志貴說明關於正統的吸血鬼的事情呢。Nero在吸血鬼之中也算是個特異過頭的吸血種,所以沒有說明的必要。」 「...?正統的吸血鬼、那是啥」 「所以啊,就是你們所想像出來的吸血鬼啊。不老不死、吸食人類鮮血、被吸血的人會被吸血鬼所操縱、在陽光面前會敗退下來,這種再理所當然不過的吸血鬼。  我的『敵人』呢,就是這種舊式的吸血鬼。」 「...呃、意思是,那個『敵人』就是在鎮上搞出暗巷殺人魔事件的傢伙對吧。」 「...誰知道呢。事實上殺了人還吸了血的,說不定是像剛才收拾掉的『死者』的工作。  志貴,Nero體內包含著多如山的使魔,這件事你還記得吧?」 「───嗯。那可不是這麼簡單就能忘掉的事情啊。」 「剛才的死者跟那個是一樣的喔。  聽好囉?被吸血鬼給吸了血,在當時體內被輸入了吸血鬼的血的話,那個人就算死了也仍然會被束縛殘存在這個世界上。  這稱為『死者』,是常被吸血鬼所利用的一般性使魔。  啊、對志貴來說,『殭屍』這種說法應該更容易懂吧。雖然那是指寄生在屍體上面的『海地之白蛇(ハイチの白蛇,註)』,但說到『會動的屍體』,殭屍還是比較有名吧?」 ───的確,用這種說法馬上就能聯想出來。 「我懂了,意思就是說,剛才那個男人在很久以前就被吸血鬼所殺,在那之後變成了殭屍任其使用,對吧?」 『沒錯沒錯』Arcueid很滿足地點了點頭。 「────真是難懂啊。吸血鬼為啥要做這種事情啊。  將殺死的人───將被自己殺死的人,以這種型態活下去並當成自己的部下使用,品味真是太過差勁了。」 「是啊。吸血鬼的嗜好很低級這點我承認。可是那僅限於『死徒』的範圍喔。天生的吸血種可是幾乎不做這種事情的。」 「──────?」 天生的吸血種...? 「───我想起來了。這麼說來妳有講過嘛,吸血鬼有分為兩種。天生的吸血鬼,還有從人類變成的吸血鬼。  之前聽到的時候,我還一頭霧水呢。總覺得哪裡很怪。那個啊,不是天生的吸血鬼,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沒什麼特別的意思,死徒指的就是『原本是人類』的吸血鬼啊。研究魔術的最終而成為不老的存在、也有被『真祖』吸了血而成為僕人的存在呢。  ...志貴,雖然你剛才說,使役著被殺掉的人們是低級的興趣,但其實那還算是好的呢。吸血鬼中還有思考著更不可思議的『玩法』的傢伙存在呢。」 「───『玩法』───那算、什麼啊。你們只是因為好玩而殺人,然後將屍體當成玩具嗎...!」 「...這我無法否認。  對吸血鬼來說,『娛樂』這件事是跟呼吸同等的存在啊。曾經身為『人類』這種連環種,但對既不完全且近乎不老不死的他們來說,最大的敵人就是『無聊』了。 (『連環種』是什麼東西其實我不太了解...有知道這是什麼意思的人嗎?)  本來就跟我們擁有不同的目的,卻硬是想成為『不老不死』的他們,在得到了不老不死的生命的那一瞬間,所有的物慾就完全消失了。  目的本來就是不老不死,唔,雖說這是沒辦法的,也還真沒辦法啊。  ───『因為無聊所以想找些樂子』,拜託別說這種開玩笑的話了。本來啊,年齡不會增長更不會死亡的這個事實,就已經很足夠了不是嗎。根本就不需要其他的樂趣啊。  所以,這對他們來說,就已經足夠了。  但是,這樣的話,就沒有存在的意義了。自己是沒有價值的───以及體認到自己是停滯不前的事實後,這生物就沒有繼續存在的價值了。『不老不死』這回事,其實也是『死』的別名呢。  所以他們才會一點一滴地蹉跎著,為自己找樂子。因為自己還活著,所以自己還有樂趣存在,他們就是這樣替自己辯護著。  ───這就是,貴族的開端。 」 【-海地之白蛇(ハイチの白蛇):海地共和國為了需要強制勞動的人力,而強將非洲黑人給擄走並貶為奴隸時,身為奴隸的人們將所信仰的各種宗教混合而創造出"巫毒教"。 海地之白蛇指的就是在巫毒教中所信奉的精靈(LOA)之長-Damballah所驅使的蛇。 據說讓這蛇附在屍體上就能死而復生...的樣子(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