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水之都與哀傷歌姬的物語~(Navigation.1)I

──Navigation.1 傳說中的劇場跟大大的神秘事件── 1 晨靄中,三艘黑色的鳳尾船緩緩地在水道上前進。 才剛天亮的這個時間,這個城市仍然相當地安靜。 這裡是距離地球相當遙遠的行星───火星(AQUA)。 這個行星之所以會被稱為「AQUA」的理由是,在150年前進行的行星地球化計畫中,極冠部分的冰層融解的程度超乎預想之外,使得地表有九成以上遭到海水的覆蓋所致。 而且,這個新˙威尼斯正如其名,是以直到21世紀前半為止,在地球的義大利實際存在的威尼斯為基礎而造出來的港口都市。 與過去的水之都一樣,水道宛如迷宮般錯綜複雜的這個城市,海水的冷冽以及石板地的冰冷相互呼應,冬天的早晨也特別寒冷入骨,令人吃不消。 「好~~冷~~啊~~────」 冰冷的空氣吹撫過臉頰跟耳朵,站在船上的水無燈里冷到雙肩僵直。因為她可是很怕冷的。身體自最裡面冷了起來。 同在一艘船上的火星貓-亞里亞社長,也戴著針織帽和同款的披風武裝起來,但果然還是很冷吧,身體微微地顫抖著。藍色的雙眸也不時因為寒冷而淚眼汪汪。 「嗚嗚嗚~~好冷喔~────」 握住船槳的手凍僵了,可想而知船也沒在移動。火星的曆法是地球的一倍,也就是24個月,冬天也多了一倍。但是,地球出身的燈里,不管經過多少次都無法習慣這長長的寒冬。 追上這模樣的燈里,身為朋友的藍華有點困擾地說道。 「喂、燈里。練習不準偷懶啊!雖說很冷但冬天可是快要結束了呢。」 順帶一提,短髮的藍華今天將緞帶綁成蝴蝶結,並且戴著髮夾。 「就是說啊,前輩。真是大大的丟臉。」 在兩人身後操作鳳尾船的後輩-愛里須也以口頭禪鼓勵著燈里。愛里須雖然還是雙手套,但比起單手套的燈里,對寒冷的防禦力似乎要高了一點點。 燈里、藍華跟愛里須三人,目前正為了成為足以獨當一面的領航員而努力練習。 燈里是ARIA公司、藍華是老店舖的姬屋、愛里須是業界龍頭的橘色行星───雖然所屬公司不同,但她們超越了公司的障礙,每天早上都像這樣進行著共同練習。 「嗚嗚、可是~」 「好-!我想到一個好辦法了!」 斜眼看了一下渾身發抖的燈里,藍華『碰』地一聲握拳敲擊手掌。 「燈里、小後輩,來比賽吧!」 「咦?比賽~?」 「對!我想這樣的話身體一定會暖和起來的!當然還是要遵守速度限制喔。那麼~開始!」 「我知道了,既然前輩這麼說我也不會認輸的!」 藍華氣勢驚人地划槳衝出,愛里須也華麗地操作著船槳追了過去。 「啊啊、妳們兩個等等我啊~!」 燈里慌慌張張地重新握好船槳。可是本來就笨拙又遲鈍的燈里,光是要重新穩定體態就花了不少時間。 「呼哇~~等等我啦~!」 追著已經划得很遠的兩人,燈里拼死命地操作著船槳。淚眼汪汪地直視前方,然後「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沒想到,自水道的出口射入了金色的晨光。 只是這樣,只不過是這樣而已,剛才那如同黑白電影般殺風景的街道,變得既溫暖又閃閃發亮。覆蓋在牆上的全白冰霜,因為陽光的反射而發出如同寶石般的光芒。 「……太、太棒了!藍華!愛里須!」 「噗咿呶~!」 聽到燈里跟亞里亞社長的聲音,專心划著船槳的藍華跟愛里須才回過頭來。 「哇啊……」 「大大的、漂亮。」 「很棒、很棒對吧!」 忘記了寒冷的燈里,滿臉興奮地追到兩人身邊。 「我們簡直就像是被關在寶石箱裡面一樣呢!」 突然,藍華臉一紅, 「禁止說令人害羞的台詞!」 猛地指向燈里。 在這段過程中,冰霜溶解了,寶石般的光芒也在瞬間消失。 如果不是早起的話就看不到,只出現在這相當短暫的時刻內的,最棒的景色。 從寬敞水道滑出的三人,只是回頭看著剛才經過的,那宛如看見美夢的水道,愛里須總算回過神來說道。 「今天要不要走走看那邊的路線呢?我有個想看的地方。」 「想看的地方是?」 「建設中的劇場。」 「建設中的……咦、有那種東西嗎?」 藍華跟燈里都相當不可思議地歪著頭,愛里須則率先將船划了過去。 「有喔。」 身為當地居民的愛里須有散步的興趣,所以對城市的種種都很清楚。 「等等啦,愛里須。」 「真拿她沒辦法呢。稍微陪她一下吧。」 燈里跟藍華也追在愛里須的身後,朝著水道前進。 ☆      ☆      ☆ 「居然有這種地方啊……」 燈里抬頭看著眼前的建築物如此感嘆道。 「法洛雷劇場啊……雖說是劇場,但我除了菲尼契劇場以外都不清楚就是了。」 愛里須帶路到達的劇場,是石製的沉穩建物。一樓有數個並排的拱門式出入口,二樓則是聳立著仿造神殿樣式的柱子,三樓則是看似要突顯舞台的排場,而鑲滿了華麗的彩繪玻璃。 看來的確像是在建設的途中,到處都是藍色的塑膠防水布,地面也崎嶇不平,即使如此也絲毫不減這劇場的澎湃氣勢。 「好豪華,而且好大呢~」 「舉目所見雖然只建了三層樓,但以這高度來看大約是普通建築物的五樓高呢。」 「藍華,這裡要是建好了我們就來參觀吧!」 「笨蛋,妳在說什麼啊。比起這個,更應該先記起來該如何介紹這個新˙威尼斯的新觀光勝地才對吧!」 「啊,對喔。真不愧是藍華。妳是領航員的表率!」 「呵、呵、呵!」 藍華挺起胸膛,轉頭對愛里須露出『怎麼樣啊~』的囂張表情。 「觀光勝地……。這麼說來,前輩們,這個劇場是幽靈出沒的勝地的傳聞……妳們知道這件事嗎?」 「幽、幽靈!?」 突然,藍華『噫』地叫出聲,雙肩也整個僵硬了起來。直到剛才的得意表情好像騙人似地消失無蹤,現在整個表情都僵住了。 「每天晚上似乎都能清楚地聽到,十分纖細的女性歌聲的樣子喔。」 愛里須還相當故意地將兩手伸到臉前,做出手指併攏無力地往下垂的模樣。 亞里亞社長也被愛里須那緊迫逼人的話語給嚇得淚水盈眶,發出『噗咿呶!』的叫聲並緊抓住燈里的腳。 「我是從我們學校的神秘研究會的人那裡聽到這些傳聞的。」 「對……對喔,愛里須還是學生嘛。」 燈里也有點被剛才的話給嚇到似地喃喃自語道。 與16歲的藍華以及15歲的燈里不同,14歲的愛里須是中央學園的八年級生。在早晨的共同練習之後,都認真地上學去。 「然後,她還說,因為有幽靈出現的傳聞,所以工程似乎也沒有繼續進行下去。可是,最近工程終於要再重新開始,而且聽說落成之時似乎會上演名為『水之妖精』的歌劇呢。」 「嗯~?『水之妖精』啊,那是怎樣的歌劇?」 就算一點點也好,非常想把話題扯離妖怪這方向的藍華如此問道,而愛里須卻突然露出了為難的表情小聲說道。 「那個,『水之妖精』的樂譜、設定、資料跟腳本,不管哪種似乎都只有剩下一小部份而已。就因為沒辦法完整地呈現原貌,所以才會被稱為是幻之名作的樣子。真是大大的神秘事件啊。」 「幻之名作啊……真想看看呢。」 燈里一臉陶醉的表情說道,而愛里須也以平常少見的嚴肅表情,將身體靠了過去小聲說道。 「所以,我想跟前輩們商量件事情。今天晚上,要不要來這劇場探險看看?」 「哇噫~探險!好像很有趣!」 「噗咿呶~!」 燈里跟亞里亞社長馬上高舉雙手贊成,但藍華卻提出反對的意見。 「我可不要喔。」 「咦咦-!藍華,為什麼~?」 「工程如果再次展開的話,就沒辦法進去了。如果要探險的話,就只能趁現在了。」 「可是幽靈不是會出現嗎?別開玩笑了!」 「所以,我們才要去確定它到底會不會出現啊。」 愛里須講到這裡,以懷疑的目光看著藍華。 「難道……藍華前輩妳,在害怕嗎?」 「笨、笨蛋、我怎麼可能會怕啊!啊、對、對了、因為危險很危險啊!」 愛里須以更加冷淡的目光看著手忙腳亂的藍華。 「前輩,妳講話的語法根本就是錯的喔。」 冬天的寒風自兩人之間『咻~』地吹過。 「我、我知道了啦!我去就是了啦!我去!」 ------------------ 呼,老實說好像有點難翻@_@||| 不過我會繼續加油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