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82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六日~ X

「...這不是廢話嗎。這種事情,開什麼玩笑啊。  就算是從沒見過的人,他也有著生存至今的過去,也擁有他生存至今同等份量的夢想和未來啊。  就連我───也不會想被那種、只是好玩的心情給殺掉啊。那樣子太令人懊悔了。那樣子太沒有意義了。  那實在是───太叫人遺憾了不是嗎。」 ───沒錯。 被Nero所殺害的人們,也是在恐怖跟混亂中死去的吧。 在最後一刻所感受到的事物,與其說是『遺憾』,還不如說是『毫無止境的悲哀』。 在那時,夜晚的公園中。 相當偶然,只不過是路過那個地方,就被Nero殺掉的那個少女。 她連自己要被殺掉了的這件事都還沒意識到之前就死了。 那份無意義感。 突然終止的時間。 誰也無法理解其真意的死亡。 這份不合理,將那時的自己給破壞了。 我並不怕Nero,只是,我憎恨做出那種行為的Nero。 「...我才不認同這種事情。不管有什麼理由,這種事情我才不想認同。」 我用力咬牙。 「志貴,那根本就沒有什麼理由啊。對他們來說,那只不過場『遊戲』而已。」 「───所以我才說別開玩笑了。對妳們來說只不過是場『遊戲』...?Nero也好那傢伙也好,到底把人命當成什麼了...!」 「就因為什麼也沒想所以才想出這種遊戲啊。  就連我都無法理解他們的想法,當然也不想要去理解。  可是,如果要問哪方才是錯的話,是沒有力量的那方吧?到最後,是被殺的那方不對。連自己的身體都沒辦法自己保護的生物,被殺掉也是自然的定律吧。」 「什────」 「可是啊,志貴。要是以這點來說的話,人類這種生物可是史無前例的強喔。  以種族來說較為缺劣的部分會用自身以外的東西來補足,這種做法在某種定義上可說是『最強』的證明呢。  能夠殺掉『世界』這最為龐大的生物,一定,也只有『人類』這種族而已吧。  可是,人類以種族來說是很優越,但相反地,以單一生命體來說卻異常地脆弱。  要是不犧牲掉自己以外的所有生物就無法生存下去,這種脆弱,說是絕對的『惡』也不為過。  無論知性有無、無論是否有害生態,你們不就是捕食某種生物而生存下去的種族嗎?  那麼───殘殺者那方的行為,不管何時都是正確的。要是那算有罪的話,那麼就該是指在活在這種定律之中,卻無法保護自己的你們人類吧。」 「那是───那不就是『強者』的歪理嗎。人類並不像你們那樣強悍啊。  就是因為連自己的身體都沒辦法好好地保護,所以才這樣聚集在一起,彼此互助地生存下去啊───要是像你們這樣的強者卻隨便亂闖進來瞎攪和,我們根本就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啊───!」 「也對。這就是你們的防衛手段。  因為其他生物要是跑進你們的群體之中,你們就無法保護自己,所以才設立了除了人類以外的種族都不得進入群體之中這種規則。  ...的確,志貴講的情況也是有的。  可是,本來像這個鎮上的情況是不會發生的喔。  雖然志貴可能不清楚,但人類這種族是很強的。你們對於超越自己的種族而做的防衛手段可是做得很徹底呢。  要是那個能好好地發揮機能的話,這八年來,這個鎮上變成了吸血種的住所,這種事情根本就不會發生的。」 「防衛...手段?」 「沒錯。吸血鬼們之所以會把屍體隱藏起來,並且行事作為不是那麼活躍,都是因為不希望被人類得知自己的存在。  他們為了要保護自己的性命,將自己的存在隱匿起來並偷偷地擴大領土。  『有吸血鬼在這』他們可不希望這種事情被人知道喔。因為要是太過活躍的話,防衛手段就會跟著出現。  唔,像這次的情況,新聞都已經出現了『這是現代的吸血鬼嗎』這種報導,那些毫不受限的傢伙們卻沒出現在此,大概因為這裡是無神論者的國度吧。」 「......?」 Arcueid所說的事情,實在是太過特殊了,我根本沒辦法掌握整個現況。 「可是你大可放心喔,志貴。  雖然吸血鬼的天敵似乎沒有出現在這個國家,但現在有我好好地鎮守在此呢。  我說過吧,我的目的是消滅吸血鬼,對吧。」 直到剛才為止的那股冷淡的氣氛到哪去了呢,Arcueid一反常態地開朗了起來。 「啊、那個我知道。...可是,Arcueid妳不也是吸血鬼嗎。為何要做那種,類似人類的夥伴這種事情啊。」 「我可不打算當什麼人類的夥伴喔。只是,除了這種事情以外沒事可做,所以才做的唷。」 「─────?」 除此之外沒事可做,我對Arcueid還真是越來越不了解了。 「總之,我本來就是因為在做這種事情才會被死徒們追殺,而那個追兵-Nero也被志貴打倒了對吧?  所以,之後我就如同當初的預定一樣,將潛入這鎮上的『敵人』給揪出來,總之會把他收拾掉給你們看的。  所以志貴就回去過以前那種普通生活吧,從今以後不要跟我們扯上關係就行了。」 她是在高興什麼呢,Arcueid朝著我露出率直的笑容,講出這段話。 「啊───嗯。那樣的話我是很高興啦,可是───」 可是───妳一個人,不要緊嗎? 這句話在腦中浮現,我甩了甩頭拋開這念頭。 ...為何會這樣呢。讓這傢伙一個人去做這麼危險的事情,我居然感到很不安,為何會這樣呢。 「......」 「志貴?怎麼啦、又露出一臉艱澀的表情。」 「當然會露出艱澀的表情啊。因為,這是發生在我們居住的鎮上的問題啊。」 「所以我說你別在意也沒關係嘛。這兩三天內我會做適當的處置,不會再讓任何犧牲者出現的。」 是啊,老實說我也不希望再跟這事繼續牽扯下去了。 ───可是,那句台詞。 『要好好守護這個小鎮喔』這台詞,不是該對Arcueid說的話,而是該對住在這鎮上的我,不得不講的話,不是嗎。 「...Arcueid。那個,我問妳一件事。妳所說的『敵人』很強嗎?」 「應該是比剛才的死者段數要高吧。這次因為還沒碰過面所以還不清楚,不過這八年來都潛伏在此,說不定已經晉階到第五階級左右了呢。」 「───比剛才的死者還要強,妳」 剛才只對付那樣一個死者就那麼痛苦了,妳這傢伙怎麼還能說得那麼輕鬆啊。 「『第五階級』是指什麼我不太清楚,難道比Nero還強嗎,那傢伙。」 「怎麼可能。Nero可是特例啊。那傢伙就算在我最佳狀態下都不一定能打倒的,最高純度的吸血種啊。  要是跟那一比,我敵人的程度可就大幅地滑落了。」 「──────呼。是嗎,那妳應該是不會被幹掉了。」 是因為放心了嗎,我大大地鬆了口氣。 「這個嘛,還不知道呢。對稍早之前的我來說是沒問題的,不過現在的我可是病痛纏身呢。被那傢伙的力量給壓倒的可能性很高呢。」 「...病痛纏身,妳該不會感冒了吧,Arcueid。」 「嗯,總之這跟被志貴殺掉後造成的後遺症脫不了干係。看這樣子不管再過幾天都不行啊。」 「────啊」 對啊───Arcueid之所以變弱,原因不是別人,而是我的責任。 Arcueid輕摸自己的腹部。 「一直以來馬上就能復原的傷也一直都好不了呢。表面上雖然好得差不多了,但裡面卻完全沒在復原。」 ────那個傷也是。 為了保護我而受的,額外的傷勢。 「嗚──────」 無話可說。 Arcueid之所以會落入這種狀況,毫無疑問地是我的責任。 雖是這麼說。 為何這傢伙連一點怨言也不說,還對我露出,那樣毫無防備的笑容呢─── ----------------- 抱歉拖得久了些,不小心又挖了一個小坑orz||| 我會盡快把剩下的篇幅弄出來的>"< 話說,剛才偷算了一下從序言到第六天完結的字數... 155996字?! 這...這應該可以寫出兩本書了吧(遠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