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六日~ XI(完)

「...住手吧。至少在傷口治好之前,稍微休息一下也沒關係吧。現在這種狀況就算休息個一兩天也不會有多大的改變。不如───」 「不行的。因為Nero出現在這裡的關係,『敵人』應該也已經知道我來到這裡了。要是休息的話,反而會被他得知我變弱的事實。」 「就因為這樣,妳還要繼續做著類似今晚的這種事情嗎。」 「嗯。只要一天不知道『敵人』的根據地在哪,我就只能從輸送血液給他的死者這邊開始擊潰。  只要鮮血的供應源中斷了,本體就不得不自己出來吸血而在鎮上現身。」 「───Arcueid。這種事情要是發生在明天的話那妳該怎麼辦啊。那種身體只不過會反被對方殺掉的啊...!那麼───」 別做這種事情了,我正要這麼說時,卻停了下來。 Arcueid說的沒錯───要是被發現自己變得那麼弱,『敵人』那方說不定就會來殺Arcueid。 而且再怎麼說,我回想這四天的經歷也可以得知。 我刻骨銘心地了解,Arcueid絕非那種會中止自己決定要做的事情的半調子。 「咕────」 我無法阻止Arcueid。 放手不管的話───或許再也無法這樣對談了吧。 她,對自己的生死,簡直叫人火大的,毫無畏懼。 「─────那」 ...為何,妳還能浮現笑容啊。 要是妳沒露出那種表情的話───這傢伙,如果更像吸血鬼一點的話,我就不會產生,這種感情了。 「怎麼啦,志貴?身體在顫抖耶,難道想去廁所?」 「───妳這傢伙,為什麼這麼───」 完全沒有意識到,一點緊張感也沒有。 「...可......惡」 ...不想失去。 這到底算什麼感情,我不清楚。 只是,跟這傢伙度過的這四天,並不是那麼簡單就能遺忘的。 所以───現在在這裡道別,說不定她明天晚上就會被殺死,而我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地後悔───這一定是,相當痛苦的事情。 「...饒了我吧。如果說雙眼都會毀掉的話,那就連心也毀掉吧。」 Arcueid是吸血鬼,而我也不想再跟這些事情扯上關係了。 我回想起與Nero的一戰。 只不過是回想而已,就讓背脊出現爬滿惡寒的程度,那種下一刻就會被殺的恐怖仍殘留著。 這次也一樣。 這次的對手,一定也絕非普通的程度。 我沒有牽扯上關係的必要。 Arcueid說她會想辦法解決的,所以一切都交給她就行了。 雖是這麼說,雖然我都已經了解到這種程度了。 ...但我還是,沒辦法放著這傢伙不管。 「───可惡、我到底該怎麼做才好啊!」 『咚』地一聲,我踹著地面。 我對於完全無法接受任何辯解、任何理由的自己感到生氣。 「什、什麼?怎麼了啊志貴,突然生氣起來。」 「啊,因為我對自己的愚笨而火大到不行啊。為啥我都遭遇了那種事情之後還必須親口說出這種事情啊!」 啊啊、可惡,一說出口整個腦袋又莫名暈眩了起來。 這跟笨蛋沒兩樣的自己───要是面前有鏡子的話我一定毫不猶豫地捶爛它。 「呐,你到底怎麼了啊,志貴───?你跟平常不一樣耶」 「是啊、不一樣呢!要是普通人的話,根本就不會講出這種事情啊...!」 『可惡』我超級火大地吐了口口水。 雖然我不想承認,但我已經決定了。 現在,只差親口說出而已。 「真是的,我完全搞不清楚了啦!你到底怎麼了啦,志貴,從剛才就這種事情這種事情地講個不停,這種事情到底是指什麼啦!?」 「笨蛋,那還用問嗎!  在妳的身體完全治好之前我會幫妳的忙,遠野志貴這個超級大笨蛋就是想要說出這種話啦!」 「──────咦?」 Arcueid啞口無言地看著我的臉。 而我則是喃喃自語道『啊、說了』、『終於』、『這麼說來終於』、『是該這麼說嗎』,總之一口氣將自己想說的話都說了出口後,心情總算能夠冷靜下來了。 「志貴。剛才說的、是真的?」 「......」 『唔唔-』我低聲吟道。 「我、有點沒聽清楚耶。拜託你了、再說一次」 「.........」 『唔唔唔-』我低聲吟道。 就算要後悔,現在也已經來不及了。 在將自己的心情訴諸言語的那時開始───我,就已經沒辦法再說謊欺騙自己了。 「快點。我想要再聽一次,剛才你說的話。」 Arcueid小聲地撒嬌著。 我看著另外一個方向,盡可能地發出不爽的聲音。 「...沒辦法嘛。Arcueid會變弱是因為我的緣故,而且也不能再讓鎮上繼續繁殖出怪物來了。  因為變弱的妳一個人根本就不可靠,要是我夠格的話就讓我幫忙吧,就這樣。」 「志貴──────!」 Arcueid眼睛閃出光芒。 就這樣,高興地抓住我的手,上下快速搖擺地跟我握手。 「...唔、雖然我也沒辦法派上什麼用場啦。但這樣至少比什麼都沒有要來得好吧。」 「嗯...!只要有志貴來幫我的話,根本什麼都不用怕了!」 Arcueid仍然繼續上下搖晃著我的手,不打算放開。 ...該怎麼說呢。 她,看起來真的很高興。 「可是啊,之後該怎麼辦呢?還要像剛才那樣在鎮上走著尋找死者嗎?」 「是啊,現在除了這方式,也沒其他方法可想了。  剛才那個是第十二個,我想死者也消滅得差不多了。  因為不將在這鎮上所有的死者都擊潰,就沒辦法把帶頭的吸血鬼給拖出來,直到這結果出來為止,搜尋死者就是行動方針。」 『這樣可以嗎?』Arcueid以視線詢問我。 「沒什麼可不可以的,我只能跟著Arcueid啊。Arcueid既然說要這麼做的話,我當然只能老實地聽從囉。  ───那、再一次回去鎮上吧。」 「啊,今天晚上就不用了。為了要有效率地操控死者啊,那個活動模式是固定的,我想一個晚上應該是無法讓複數的死者同時活動的。  即使如此因為死者的數量減了不少,對方應該也沒辦法隨意地指使它們行動就是了。」 「───是這樣嗎?可是,那個叫做『敵人』的傢伙,不是會認為Arcueid在阻撓而把死者給藏起來嗎?」 「基本上是這樣沒錯呢。可是,只要『敵人』還是吸血鬼,不管怎樣不從他人身上榨取出鮮血跟精氣就沒辦法繼續存活下去啊。  所以,雖然對方知道我以此為目標來狙擊,但為了要獲得最低限度的食物,還是不得不派出死者出來。」 ───這樣啊。所以、那個最低限度的死者,就是剛才那男人囉。 「就是這麼回事。所以今天晚上,再繼續到處搜尋也沒什麼用就是了。」 「...唔,我是都無所謂啦。總覺得,有點沉不住氣啊。」 「是啊。本來驅除吸血鬼就是麻煩的事情啊。因為是要把躲藏在這小鎮某處的『敵人』的棺木給找出來,並不是那麼簡單就可以結束的。」 Arcueid鬆開我的手,『砰』地踏著輕快的步伐向後跳去。 「Arcueid...?」 「今天晚上就在此道別吧。反正,明天馬上又能再見面了。」 Arcueid踏著宛如舞蹈般的步伐,就這樣面對著我向後遠去。 「明天───等等啊、見面地點之類的怎麼辦啊、喂!」 「這裡就行了。時間───這樣吧,十點左右就可以了吧。」 她帶著笑臉,訂下了事實上相當任性的約定。 「晚安,志貴。明天見囉,掰掰。」 然後。 Arcueid揮著手離開了。 ───我回到家門前。 現在算是深夜,屋子裡的燈光全部都熄滅了。 「......慘了、嗎。」 我推了一下房子的正門。 發出『喀鏘』的聲音。 大門用了看起來相當堅固的鎖自內側鎖了起來。 「───真糟。又不能把它切開。」(←志貴在國中的時候,曾經為了救人而切開門鎖。) 有點傷腦筋。 因為這情況很令人煩惱,所以我自立自強地攀爬過大門。 ...累死了。 如同小偷光臨一樣攀爬過大門,終於來到了玄關。 雖然正門上了鎖,但玄關的門卻是開著的。 「...翡翠,妳有偷偷地幫我開門啊。」 『呼』我吐出感謝的喘息。 為了不要吵醒秋葉跟琥珀,我躡手躡腳地進入房子內。 「─────────呼」 喘了口氣,我坐到床上。 「.......」 跟Arcueid的約定。 這是什麼因果啊,你又踏進麻煩的事件裡了啊,遠野志貴。 「────這也是沒辦法的啊。因為,我沒辦法放著不管呐。」 還是說,我並不想要放著不管呢。 「這個...唔、我是覺得想得太美好了。」 我不太了解自己的心情。 不分善惡,大概指的就是這種事情吧。 總而言之,從明天開始又要繼續幫忙Arcueid了。 現在還是別思考些多餘的事情,好好地修養身體為明天做準備吧──── ================================= 好的~第六天終於結束了(死) 字數共24933字。 直到目前為止的總字數為155966字(...出書吧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