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82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七日~ I

7/直死之眼II(7DAY/October 27(WED)) 那個時候,宅邸還是個巨大的遊樂場。 如同深邃森林般的庭院。 如同高聳城堡般的房子。 在那個不管花上多少天都探險不完的,宛如封閉的玻璃箱世界,我們不停歇地玩著。 每天都很快樂。 不曾了解成為大人是怎麼回事, 也絲毫不曾懷疑白天跟夜晚都會這樣繼續持續下去。 那,只不過是,如同幼犬一樣不斷尖叫嘻鬧的幼年期。 我們曾是非常合得來的,最棒的遊戲同伴。 一回頭秋葉就在那裡,手顫抖著,害羞地躲藏起來。 嗯,這種事情也跟平常一樣。 那個時候,宅邸還是個巨大的遊樂場。 如同深邃森林般的庭院。 如同高聳城堡般的房子。 在那個不管花上多少天都探險不完的,宛如封閉的玻璃箱世界,我們不停歇地玩著。 我朦朧地清醒過來。 早晨的陽光包裹著我,睡意一點點地消逝。 在那之中。 好像,夢見了相當令人懷念的夢。 「───────」 眼睛張開的當下,討厭的東西馬上映入眼簾。 太陽穴那裡傳來如同被槍柄打到般的頭痛。 「咕────」 我迅速將枕邊的眼鏡戴上。 「呼─────啊」 做了個深呼吸,總算感覺比較平靜了。 「為什麼───從早上就、這麼」 這麼、清楚地看到『線』啊。 我看不太清楚建築物的死之線。 就算看到了也是相當模糊,像剛才那樣清晰地目視到還真是稀奇。 「......」 再加上,剛才好像連『點』都看到了。 總覺得連頭痛都變得更加尖銳。 老師曾說過,這雙眼睛會呼喚來不好的東西。 Arcueid跟被稱為『吸血鬼』的傢伙,的確算是不好的東西。 那麼,因為相乘效果,說不定使得這對雙眼的力量也被增強了。 「─────怎麼可能」 大概,只是累了而已吧。 「啊勒──────?」 話說回來,沒看到翡翠的身影。 時間已經超過七點了。 明明這個時候是一直以來翡翠都會出現在此,為了要叫我起床的時間啊。 「...翡翠,是睡過頭了嗎。」 雖然如此,但在桌上卻仍然整齊地擺放好讓我替換用的制服。 「怎麼回事啊。難道是還有什麼其他的工作嗎。」 雖然有點介意,不過說不定是跟我沒什麼關係的事情。 今天早上也沒多餘的時間,我快速地換好制服並前往起居間。 「────────啊」 自大廳走進起居間之時,我注意到我忘了件相當不得了的事情。 門開著,我一步也沒踏進起居間就站在那不敢動。 秋葉在起居間內。 琥珀也在她身邊,兩人無言地啜飲著紅茶。 就算平時的態度再怎麼刺人, 「早安啊,哥哥。」 跟我這樣打招呼的秋葉小姐,今天早上卻一眼也沒看我。 「啊......唔」 不用說。 這就是昨晚Arcueid來到家裡一事,仍餘波蕩漾的結果。 秋葉的焦慮程度已經無法以一般來認定,起居間內被一觸即發的緊張感所支配著。 「早安好,志貴。」琥珀微笑道。 ...唔,即使如此也只有這個人看來似乎完全沒遭受影響。 「啊...嗯,早安、琥珀。」 我向琥珀舉起單手打招呼,進入起居間。 我盡可能不發出腳步聲地向前走,秋葉則是目不轉睛地眼光跟著我移動。 ───嗚嗚,我才不會輸給這種無言的壓力呢。 這時用開朗的招呼緩和場面吧。 總之,不趕快改變這緊迫的氣氛可不行。 以平常的步調的話鐵定會輸給秋葉那無言的壓力,那我就稍微變更一下風格來搞笑一下吧。 「Good Morning~。好個美麗的早晨啊、秋葉。」 我發出『HAHAHA』的笑聲,真誠地打招呼。 「.........」 沒有用嗎,秋葉的視線似乎變得更加嚴酷了。 ...好痛。 要是再繼續承受秋葉那無言的壓力的話,毫無疑問地會胃穿孔。 「...呃、那我去餐廳吃早餐了。」 『就這樣』我打算撤退到餐廳去。 「─────哥哥。」 如同被鞭到一樣,秋葉的聲音讓我的腳步停住。 ...唔、普通來說應該也不會讓我逃掉才對。 「什麼?找我有什麼事嗎?」 語畢,我露出什麼也不知情的裝傻表情。 秋葉連一根眉毛都沒動搖。 「在吃飯前我有話要說。請坐到沙發上吧。」 「...我知道了,可以的話盡可能簡短些吧。」 我坐在秋葉對面的沙發上。 接著,琥珀將紅茶倒入我的茶杯內。 『請您加油喔』琥珀的笑容似乎這麼對我說,我湧出了些微的勇氣。 『咕』我一口將紅茶飲盡,對上秋葉的視線。 「那、有話要說是指什麼呢,秋葉。」 「昨天晚上的那位女性,是哥哥的什麼人呢?」 -------------------- 哇賽XD 直球啊!直球投手秋葉(誤 真是直接了當啊XD 來吧,志貴,讓我們看看你身為男人的志氣吧!!(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