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七日~ III

第四堂課是現代社會課。 因為快到午休了,總覺得整個教室的氣氛有點浮躁。 因為今天是星期三,所以比平常少一節課。 午休結束之後那堂是班會課,那一小時就是用來決定文化祭時的表演項目。 再加上明天是學校的創校紀念日放假一天,所以等這第四堂課結束之後,就等於是開始放假了。 班上的同學們渴望地等待下課鐘響起,也是理所當然的。 「──────好想睡。」 『呼啊~』我忍住呵欠。 授課內容毫無變化,這一天內也毫無異狀地進展下去。 仔細想想,我明明都體驗過那樣異常的事件了,卻還能這樣溫吞地上課的自己,說不定很奇怪。 實際上,放學之後到了晚上,從今天晚上開始,我又要跟Arcueid一起行動了。 一想到這個,其實真的沒有像這樣悠閒地上課的餘裕了。 窗上的玻璃映照出自己的表情。 遠野志貴,不知為何竟露出很愉快的表情。 「─────唔」 我拉緊嘴角。 跟Arcueid在夜晚的街道上徘徊根本就不是有趣的事情,我自己在那裡興奮個什麼勁啊。 「...Arcueid...」 真是,我是怎麼了啊。 居然透過窗戶看見在下方的校園內庭,那傢伙揮手喊著『呀喝~』的幻影。 ────喂、等等...! 「什、什、什─────」 『啪』地一聲,我貼在玻璃上往下看著校園。 雖說從我們這間教室這裡只能看見內庭的一小部分, 但在那,的確。 Arcueid穿著她平時外出的服裝,就那樣跑進校園之中。 「────!!」 我小心翼翼地張望教室內。 幸好,我們班上似乎還沒人發現某個站在中庭,朝這邊揮著手,身分不明的外國人。 「那傢伙,到底在想什麼啊...!」 我抱著頭,小聲地抱怨道。 不過,即使這樣抱怨大概也沒辦法解決什麼吧。 ...距離午休,大概還要二十分鐘。 怎麼辦呢志貴,要是放著那傢伙不管的話,根本就不知道那傢伙會做出什麼驚人的大事喔...!? 現在馬上衝去內庭。 ───也對。 要是不盡早拔除災害的種子可不行啊。 在那傢伙做出什麼可笑奇怪的麻煩之前,總之得先將她帶出內庭。 「老師,我突然覺得有點貧血所以要去保健室!」 我舉起手,也不管有沒有得到現代社會老師的許可,便飛奔出教室。 (↑不是說貧血嗎,怎麼還這麼有精神(大笑) 「啊、來了來了。居然那樣全力飛奔過來,志貴還真是有精神啊。」 「──────」 ...下巴闔不起來了。 一看見衝進中庭的我,Arcueid便開朗地對我說出這樣的感想。 「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小呢。因為說是學校,我以為會更大───呀啊!」 我用力抓住Arcueid的手腕。 「──────妳、跟我來一下。」 就這樣,宛如逃跑似地,我拖著Arcueid跑到沒人看得到的地方。 「等等、突然把我帶到這種地方來是什麼意思啊?這裡,一點也不好玩。」 Arcueid對這個地方似乎相當地不滿,不過學校這地方本來就沒什麼特別有趣的建築。 「───要問『是什麼意思』、那才是我要問的呢、Arcueid。」 我鬆開她的手,以食指指著Arcueid的鼻尖。 「咦?『是什麼意思』、是指什麼?」 「我就是在問妳為啥從白天就到處亂跑,而且居然還跑到我學校裡來啦。身體明明就還沒痊癒,為啥就不能乖乖地待著啊,妳這傢伙...!」 「你問為什麼、因為志貴說要幫我,我就想說白天的時候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徵兆啊。因為又不能讓志貴做些揮棒落空的事情───」 「那種事情妳不用去在意啦!我既然都說了要幫妳,不管怎樣徒勞無功的事情我都會跟妳一起做的,妳不用想些有的沒的啦。  ...真是的、而且妳現在那麼虛弱還在白天跑出來,是要讓我操心得半死妳才高興嗎。」 「啊────嗯,對不起。」 「不、妳能了解就好了───咦咦、Arcueid?」 「我說、讓你操心了,對不起。」 「不...嗯、謝謝。」 『撲通』我意識到心臟的跳動聲。 Arcueid率直地向我道歉───該說是心跳漏了一拍嗎、那個───我覺得她、相當地、可愛。 「可是志貴你也不對啊。你一直看著中庭,卻完全沒注意到我啊。  就因為我不知道該從哪裡進去才好,我還正煩惱著是不是要直衝到志貴那裡去呢。」 「直衝到我那、妳是說我那位於三樓的教室?」 「是啊,因為有陽台所以落腳處不會有問題,要跳上那裡很容易的,對吧?」 「──────」 前言撤回。 這傢伙,還是一樣地沒常識。 「...還好。妳要是做那種事情的話,課就上不下去了。」 『呼~』我鬆了口氣。 剛才Arcueid在中庭揮手的事情也是,我想應該沒幾個學生有注意到她。 本來可以從窗戶看到中庭的教室就有限。 「───然後呢。妳到底來我們學校做什麼啊。雖然妳剛才有說是要找徵兆什麼的。」 「有一點啦,因為我在這附近感受到氣息了。然後走到這附近的時候聞到志貴的氣味,才發現這裡是志貴的學校啊。」 「...唉。這麼說妳是想都沒想、也沒啥目的就跑進來了?」 『妳是狗嗎』我沉下臉。 「真失禮,我可是有確切的證據才來這的呢。因為跟其他的地方一比,這裡幾乎沒有死者的氣息。到底是什麼東西造成的,我想要實際地見識一下啊。」 「這樣嗎?可是,如果說沒有死者的氣息的話,不就是指沒有關係嗎?事實上,學校一到晚上就一個人也沒有,所以死者想要獵物的話,不會到學校來而是會到街上去吧。」 「......唔,這麼說也對啦。」 「這裡根本沒有異狀啦。死者的氣息什麼的,雖然我不是很懂啦。但我可是擁有能目視死亡的眼睛呢。死者要是出現的話,我就算戴著眼鏡也會注意到的。」 「知道了。志貴如果這麼說的話,這邊應該是沒有異狀吧。」 「不是『應該沒有異狀』,而是『實際上就沒有異狀』啦。」 Arcueid仍是一副無法認同的表情。 ──────這時。 宣告第四堂課結束的鐘聲響起。 「───慘了,已經到午休了嗎。」 不管內庭的林間有多麼罕無人煙,但一到午休,說不定還是會出現穿越此地的學生。 「總之,妳要是繼續待在這裡的話會被其他人發現的。  我會好好地遵守約定的,妳就先回家去休養身體吧。說不定今晚就會跟『敵人』的本體碰面啊。」 「哼~。總覺得這好像是為了要把我從這裡趕出去的藉口啊,志貴。」 非常不滿的Arcueid視線游移著。 「啊啊、那是錯覺啦。是錯覺,所以妳快點離開啦。這樣下去我的立場會變得很複雜啦。」 『好啦好啦』我推著Arcueid的背。 「.........」 Arcueid雖然沒說什麼,直到最後都帶著有話要說的眼神離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