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七日~ V

吃完晚飯後,我將自己關入房間內。 時間差不多到晚上十點了。 在吃晚餐的途中,翡翠將後門的鑰匙放到我桌上。 「好───走吧。」 將短刀放入口袋內,盡可能地不發出任何聲音離開了房間。 是因為暗巷殺人魔事件的影響吧,晚上才剛過十點,公園內就一個人也沒有了。 一個人也沒有的夜晚的公園。 在那裡,有個白衣女子的身影孤單地佇立著。 「志貴!」 才剛碰面,Arcueid就對著我怒吼。 「吼、你以為現在幾點了啊。不是都超過約定時間二十分鐘以上了嗎!」 「......」 看來,Arcueid似乎是準時到達。 「啊、抱歉。我雖然有準時地十點從家裡出發,但為了不讓秋葉注意到而費了點功夫,才多花了些時間。  下次我會嚴格遵守時間的,這次就拜託妳放個水吧。」 「───真是的。從現在起要去跟敵人廝殺,你好像沒有這點自覺嘛。」 Arcueid現在的心情,簡直就完全合乎『噗噗』這形容不快的擬聲詞。 難道,她在約定時間前就已經在這裡等著了嗎? 「Arcueid。妳啊,從幾點開始就在這等了?」 「我?我一起床就馬上來這了,唔─────」 『唔唔』Arcueid思考著。 「───大概七點左右就到了。」 「七點、那妳不就至少等了三小時以上了嗎。」 再說,在約定時間前三小時就來到這裡是在想什麼啊。 「總覺得,我自己好像怪怪的。」 自己也覺得無言吧,Arcueid不禁如此喃喃自語道。 「───這個,晚到的我雖然不對,但妳也有問題吧。比約定時間還早到,擅自在這裡等人,很令人困擾耶。」 「哼────這跟那個是不相干的吧。因為志貴遲到的事實是不會改變的。」 「...唔,話是這麼說沒錯啦。但是啊,妳為啥要等三小時啊。有這麼一大段時間,回家去不是比較好嗎。」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啊。總之就覺得很開心,就這樣一直等著志貴也無所謂,只是這樣想著,不知不覺就到十點了嘛。」 「? 很開心,為何?」 「不知道。我剛不是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嗎。...是被志貴殺掉過的關係吧。我身體的某處好像壞了而且治不好。雖然自己也覺得很奇怪,但是哪裡奇怪、為什麼奇怪,我自己也搞不清楚。」 「......唔」 被這麼一說,我很難回答。 即使Arcueid在被分解成十七塊之前身體就已經有異狀了,但我還是只能乖乖認錯不是嗎。 「───算了。沒剩什麼時間了,也沒閒暇繼續說那些瞎話了。」 嗯,妳能這麼說,事實上真幫了我個大忙。 「但是,要是你下次再遲到的話,我就直接去志貴家接你囉。無法遵守約定的是志貴,到那時也不會有怨言吧?」 「笨───那可不行!雖然我確實地遵守著約定,但像今天這種無法預測的事情隨時會發生啊。遲到這種事情,也不是最糟糕的狀況啊!  聽好了、就算是搞錯了也不准來我家喔。───我現在就已經被秋葉誤解了,拜託你別再繼續讓我的立場更糟糕了。」 「哼~...『秋葉』,是指跟志貴完全不像的那位妹妹?」 「雖然『不像』這種話是多餘的,沒錯。」 「這樣啊。志貴那麼怕她啊?」 「───妳很煩耶。我只是不想讓妹妹增添無謂的擔心而已啦。...因為我現在已經讓那傢伙很困擾了,可不能再繼續讓她疲累下去了。」 「嗯~。你對妹妹很溫柔呢,志貴。」 「基本上我對誰都溫柔啦。只是最近出現了一個例外罷了。」 「啊哈哈、那就是指我吧~」 「...真是叫人搞不懂的傢伙。我剛才是在諷刺妳喔。我不是在誇獎妳而是在講妳壞話耶。」 「不是那樣啦。我對志貴來說是『例外』對吧?我啊,對這點還不討厭呢。」 Arcueid又笑了。 如同孩童般毫無心機、明朗的笑容。 「......」 總覺得,再繼續這樣下去,連我的毒氣都要被拔除了。 「───夠了、總覺得好累。  差不多該開始去找吸血鬼了吧,Arcueid。」 「也對,時間上也差不多了。那麼我們就到鎮上邊走邊找吧───  志貴。我希望你跟我一起行動的時候能拿下眼鏡,可以吧?」 「拿下眼鏡...為什麼?」 「因為光是我一個人來找會很慢啊。  雖然我可以分辨出人類與非人類的不同,但光是這樣不管花多久時間也揪不出吸血鬼的本體。  我祇能分辨出氣息而已。但是,志貴的話,只要用眼睛看就能分辨出生者跟死者。不利用這點不就太浪費了?」 「──────」 ...Arcueid說的事情,唔,我大抵上是可以理解。 可是,行動時要我脫下眼睛─── 「我知道。這幾天,志貴的眼睛變強了,這點就連我也感覺得出來。所以現在要你這麼做的話,會對志貴的身體造成很大的負擔吧。  我是知道這點後才這麼說的喔。可是,不管怎樣決定權還是在志貴手上,我不會強制你這麼做的。如果志貴判斷這麼做沒問題的話,就脫下眼鏡跟我走吧。」 ...脫下眼鏡在街上行走、嗎。 這種事情,從接收這副眼鏡之後的這八年間,我一次也沒這麼做過。 本來光是脫下眼鏡直視物體就會出現頭痛,以這種狀態在街上行走的話會發生什麼事情,也可以很容易地想像出來。 即使如此。 就像傷口明明都還沒痊癒卻不斷尋找吸血鬼的Arcueid,而遠野志貴也不得不對這樣的負債償還的話──── 「Arcueid,我───」 ───不要緊,祇不過是頭痛而已嘛。 要是跟忍耐住身體痛楚的Arcueid一比,這種程度的疼痛根本就不算什麼大問題嘛。 「知道了,我就脫下眼鏡跟妳走。要是這樣事情就能解決的話,還算簡單呢。」 「───是嗎。那走吧,志貴。」 Arcueid背對著我開始往前走。 我脫下眼鏡,跟在Arcueid的背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