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奇幻原創】久遠之絆 序章

序章   貝拉姆斯山,拉格納大陸的第一高山,傳說這裡曾經發展出極高度的文明 … 但是現在已經沒有一絲一毫跡象可以證明它們的存在。   山頂總是佈滿白雪,刮著強風,是登山家及冒險家最喜歡挑戰,也是死亡率跟失蹤率最高的死亡山峰。   現在,山上正刮著猛烈的暴風雪。在這暴風雪中,別說是人了,連擅於在雪地上行走,貌似駱駝的滋肯獸都寸步難行。但在雪花狂舞的細縫中,似乎可以看見兩個人影緩緩地移動。   「 … 拉迪 … 你能不能告訴我 … 為什麼我們會在這裡?」裹著厚厚的雪衣,青年用手擋在臉前以防止暴風雪吹進眼中,同時冷冷地瞪著眼前的同伴。   「我不是說過是因為那張藏寶圖嗎!? … 而且謝雷你也同意那是真貨啊!」名為拉迪的青年同樣也是穿著超級厚的雪衣,而且他走在前方已經幫謝雷擋掉大部分的風雪,還被這樣數落,終於忍不住怒火回過頭發起脾氣來。   「 … 那我們有必要挑暴風雪來的時候上山嗎?」謝雷那冷嗦的語氣讓山上的溫度似乎又降低不少。   「吵死了!我哪知道有暴風雪啊!?」拉迪還想繼續發飆的時候,眼尖的謝雷似乎發現了什麼,伸手將急欲辯解的拉迪推向一團雪堆。拉迪還沒搞清楚狀況,就已經連人帶雪滾了進去。   原來雪堆後面是個頗深的洞窟,或許是因為暴風雪來襲才被掩蓋住的吧?謝雷好整以暇地走進洞窟,因為沒有暴風雪的肆虐,雪衣的保暖功能也就沒那麼重要了。一脫下雪衣,沒想到謝雷居然擁有跟千年前消失的精靈一族相似的英俊容貌!如同綠葉般的碧綠色長髮綁成一束垂在胸前,瞳孔是漂亮的琥珀色。而身上穿的長袍看似單薄但實際上卻跟雪衣有不相上下的保暖功能,是這個世界的法師跟魔導士們基本配備。謝雷刻意地拍拍身上的雪花,此時洞窟深處則爆出一聲憤怒的吼聲!    「 謝雷你這混蛋~~~~!!! 」   謝雷抬起視線,看到拉迪以超高速衝到自己面前,因憤怒而漲紅的臉近得幾乎貼上自己的臉頰,兩手用力糾住自己長袍的衣領。   拉迪是被推進洞窟的,所以哪有閒情逸致去脫掉雪衣?更遑論拍掉身上的積雪跟小樹枝了。拉開雪衣連帽後的拉迪有著火焰般的深紅短髮,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現在看起來簡直就像是在燃燒一樣!平時炯炯有神,如同大海一樣深邃的碧藍雙眼,現在則像是飽經颱風肆虐的狂亂大海,憤怒的視線讓人不禁認為自己只是艘汪洋中的小舟,隨時都會被吞噬擊沉。堅挺的鼻子跟帶有堅毅線條的下巴,在在顯示出他是個意志力堅強的人。而剛才在暴風雪中沒有看清楚,但現在卻能清楚看到拉迪腰際的地方配著一把大劍,他大概是劍士之類的職業吧。      【 … 普通人這時應該腳軟了吧?】雖然是這麼想著,謝雷反而慵懶地露出一個足以迷死許多少女性的美麗笑容:「真不愧是力劍士-拉迪.約瑟,好強壯的體格跟超快的反應能力及行動力~」    拉迪氣到頭上的青筋都快要噴出血來了,看著眼前這從小到大,老把自己當笨蛋耍的"好"友,心裡湧出了無奈感 。他氣得甩開謝雷的衣領,忿恨地踹了岩壁一腳, 轉過身去不斷地碎碎唸著,大概是在罵謝雷是隻狡猾的死狐狸吧(笑)?    謝雷拍掉身上的灰塵,伸出左手:「 … 閃耀的光之精靈 … 請賜吾光明! 」數秒之後,手中的小小光芒變成一個光球,四周也明亮了起來。    「哼 … 不愧是 魔導士-謝雷.肯恩啊~真~了不起啊~」拉迪靠著岩壁,酸溜溜地說道。可惜謝雷的修養比他好太多了,所以他不怒反笑,還輕輕地說了聲「謝謝誇獎」。   謝雷看著外面,暴風雪似乎沒有停止的跡象。回頭一問:「拉迪,要不要去洞窟的深處探險看看?」   拉迪兩手攬在胸前, 靠著岩壁沒有反應,過了許久才訥訥地回答:「 … 隨便。」   【好像玩的太過火,他真的生氣了…看來下山後非得請他吃頓好料才能安撫他了。】謝雷走在前方,回頭看著正在生悶氣的拉迪,不禁苦笑了起來。   【 … 這麼說來 … 以前好像也常常這樣嘛 … ?】 ※        ※        ※        ※    『 … 可惡,謝雷大混蛋~!』小小的拉迪漲紅臉,噘高嘴瞪著小小的謝雷。    小謝雷腳邊堆了像座小山般的果子:『早跟你說過,用風魔法最快!是你自己不信的。看這樣 … 是我贏了!』   『採果子本來就是要爬上樹去採的!哪有人用風魔法作弊的啦!?』小拉迪仍然不死心,一直強調小謝雷作弊。   『 … 拜託,爬上樹去採果子是笨蛋才會做的事情。用風魔法又快又安全啊。』年紀小小的謝雷就已經說起話來得理不饒人了。   『 ……… 』說不過小謝雷的小拉迪,緊咬下唇不甘心地望著地板,眼淚都快奪眶而出了。   覺得自己似乎傷了好友的心,小謝雷無奈地搔了搔臉頰:『喂…我們一起吃這些果子吧?這麼多我一個人也吃不完 … 好嗎?』   聽到這席話的小拉迪,終於破啼為笑,又再度跟小謝雷合好了 … ※        ※        ※        ※   「 … 喂!」拉迪的呼喚聲跟扯住自己肩膀的力量,硬生生地將謝雷從回憶之中拉回現實。   「你別邊走路邊發呆啦!」   看到拉迪那因為擔心而皺緊的眉頭,謝雷不禁笑了出來:「謝謝。」   拉迪難為情地別過頭去,指著前方:「有亮光。」   「 … 出口嗎?」   「可能。去看看吧。」   在兩人面前出現一片廣大的空地,並且微微地傳來冰冷的寒意。當兩人正疑惑為何會有這地方時,清脆的金屬敲擊聲引起兩人的注意。   「 … 這是 … 什麼啊!?」兩人睜大眼睛看著眼前的景象。   一個巨大的冰柱,其寬度大概需要四、五個成人合抱才能圍住。   再仔細一瞧,裡面居然冰封著一個女孩子!她宛如什麼邪教的祭品似的,身體跟四肢被為數眾多的粗大鎖鏈給纏住。而露在冰柱之外的鎖鏈,則延展到最末端,直接鑲進三面冰壁與低矮的冰柱內。   鎖鏈隨著寒風輕輕地相互撞擊,滄涼的聲響似乎在為女孩悲慘的命運唉嘆。奇怪的是,女孩白皙的臉上,表情竟然出奇地平靜,是放棄掙扎了呢,抑或是心甘情願被封印起來的?   拉迪看到這情景, 天生正義感強烈的他,心裡燒起一把火,一咬牙便拔出劍來,猛力向冰柱狂砍:「可惡 … 到底是誰做這種事情的!?」   冰柱雖然遭到猛烈的攻擊,卻毫髮無傷,就像是有股無形的力量將拉迪的力量給反彈了回去。   當行動派的拉迪努力破壞冰柱的時候, 平時總是擔任軍師的角色,個性偏向穩健派的謝雷卻冷靜地觀察冰柱。   【 … 這女孩的服裝真奇怪 … 沒看過的款式 … 是異族人嗎?】   【 … 被這樣封住 … 是某種儀式嗎?】   【 … 看來並不是普通的冰柱 … 說不定有什麼結界在保護著 … ?】謝雷手指輕捏下顎,腦袋不停地運轉思考著。   「咦?」這時,謝雷注意到冰柱的底部周圍發出些微的亮光。當拉迪每揮砍冰柱一次,地面就微微閃著淡寶藍的光芒。   【 … 藍光 ?難道那是 … !?】   「拉迪!」   兩人眼神一交會,拉迪馬上會意,向後跳了一步。而謝雷也開始詠唱咒語:「 … 破壞的火之精靈 … 將汝的力量寄宿於此 … 助吾一臂之力! 」咒語唸完的同時,拉迪手中的劍捲上一層搖曳跳動的橘紅火焰,就像美麗的緋色劍紋一樣。   「唔喔喔喔喔喔~~~~~~~~~!!!!」   拉迪緊握著火焰劍, 夾帶著滾燙的熱浪, 用最大的力量砍向冰柱!!   冰柱的結界現在終於顯現出它真實的形貌,不像剛才只是無形地把拉迪的劍給彈開。如同半透明玻璃球的結界現在正頑強地抵抗火焰劍的威力。在能量互剋相消的角力下,這同時也是兩位施術者的魔力對抗賽。   但謝雷的魔力可也不是泛泛之輩。沒過多久,結界開始出現裂痕,而裂痕又慢慢擴大,最後連同冰柱一起碎掉了!破壞的力量很強大,居然連綁住少女的粗大鎖鍊也一起被震斷了。   拉迪快速收劍入鞘,穩穩地接住落下的少女,然後跟著跌坐在地。   拉迪大大地吐了口氣:「真是個難纏的傢伙…」又看看懷裡的女孩,緊張地問:「謝雷!這女孩 … !」   「不要緊,她還活著。只是身體蠻虛弱的 … 得趕快送她下山。」謝雷測了下女孩的脈搏跟呼吸頻率,也鬆了口氣。   「 … 希望暴風雪已經停了 … 」拉迪放下女孩轉身走進通道。   「哪會那麼快就停了啊 … 」 謝雷望著拉迪的背影苦笑道,心想那個暴風雪可能還會持續個好幾天吧。將自己的雪衣蓋在女孩身上,謝雷走向碎掉的冰柱,想仔細研究看看設下冰柱結界的咒文。   但是似乎是在結界碎掉的同時,底部的咒文也一起消失了。   放棄研究結界的謝雷,看看四周:「在這裡可以待到暴風雪停止吧?」   此時拉迪回來了。謝雷訕笑地問道:「怎麼樣?還沒停吧?」   拉迪默默地看了謝雷一眼,一字一字地說:「停.了。」   「咦?」 ---- 嗯,這篇算是最早成型的吧。 而且寫起來非常地流暢XD ...老實說現在的自己看到也覺得很吃驚,「那時的我怎麼會寫出這種文章?!」(毆死) 下次有空再把人物設定稿拖出來修正... 話說我似乎在好幾年前,有把這些角色抓來大玩情人節的連載漫畫說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