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82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七日~ VII

「沒關係啦,志貴不用特別去理解啦。  我想說的是,本來就已經很難看見的東西,就別強迫自己去看見。  大概,只要志貴想要的話,礦物之『死』也可以確實地看見。  可是為了這個,腦部就必須將回線從生物這個範疇開啟到礦物的範疇上,才能夠理解認識到礦物之死。  ───那個,是本來就辦不到的行為喔。  所以要是讓腦部超過負荷的話,志貴毫無疑問地會報銷掉。」 「報銷掉───那個,是指這雙眼睛再也看不到死亡的意思?」 「───怎麼可能。呐、志貴,勉強地讓引擎過度運轉的話會發生什麼事情?」 「那當然是變成垃圾啦。曾經壞過一次的引擎當然就沒辦法再使用第二───」 啊、是這個意思啊。 意思就是說,當我看見死之線時的頭痛,就跟超越極限而發出悲鳴的引擎是一樣的啊。 「────────」 「懂了吧?雖然『只是看著而已』的話是不會有什麼問題,但只有讓『看不見的東西變成看得見』這件事情絕對不要做。那可是會讓你腦內的血管破裂,造成無法挽救的結果喔。」 ...無話可說。 我連這麼嚴重的事情都不知道,居然還能活到現在啊。 「你可得好好感謝為你做出那副眼鏡的魔術師喔。大多數的超能力者,都是因為不知道自己的力量有多危險就隨便亂用,反倒讓自己變成廢人。  ...唔,因為本來就是身為人類卻無法生存在人類社會中的存在不適合者,那種結果說不定還是種幸福呢。」 「──────」 ───看來那就是我會來到這裡的理由。    我要讓你回到原來的普通生活中。 老師這麼說著,並為我做了這副眼鏡。 ...該感謝的事情多不可數,全阻塞在胸中。 那個人,真的在各方面上,在那時拯救了現在的遠野志貴呢─── 「啊、勒───?」 閃過了某種尖銳的感覺。 並非是疼痛,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就像是搔癢般的、詭異的感覺。 「志貴?」 「唔───這是、怎麼啊。」 那真的只有一瞬間閃過的感覺,似乎是在胸口那裡。 「嗯───?」 不自覺地,我從脖子處將手伸入襯衫內。 ───濕濕的。 有什麼。 胸口那裡,似乎沾著像是水彩顏料的東西。 「什麼東西啊...怎麼會濕濕的。」 我將手從襯衫內抽出並打開手掌。 張開的手掌上。 沾滿了,赤紅的鮮血。 「咦──────」 一陣抽蓄。 又出現了那種詭異的感覺。 雖然我可以理解那些血是從我胸口的舊傷那裡出現的,但卻花了很長的時間才理解過來。 「志貴、那是─────」 「啊...真奇怪,又不會痛而且傷口也沒裂開───胸口居然滲出血來了。」 真的、好紅。 那樣美麗、毫無雜質、奪去視線的赤紅。 「唔、既然不會痛總之應該是不要緊吧。血似乎也只有滲出這些而已,應該沒必要在意───」 Arcueid呆呆地看著我的手。 不、正確來說。 是盯著沾滿我整個手掌的,赤紅的鮮血。 「───Arcueid?」 「──────」 Arcueid沒有回答。 只是,呼吸開始變得非常地急促紊亂。 『呼、呼』地喘息著,像是在忍受什麼痛楚似地、呼吸紊亂。 「喂、Arcueid...!怎麼了啊、難道妳的傷口又開始痛了嗎...!?」 我抓住Arcueid的肩膀。 ───這時。 她宛如逃走似地,從我的手中跳離開來。 「────」 如同在瞪視敵人一樣地,她皺眉凝視著我。 「...Arcueid...?」 「志──────貴?」 短促的。完全不含敵意的聲音,這麼回答。 「我─────並不是在想、那種事情」 ...? Arcueid心情很糟地移開視線。 「怎麼了啊,妳很奇怪耶。身體不是還沒有恢復嗎?」 「...也對。看來大概是有點太過勉強了。所以,我要回去了。」 「───啊、嗯。妳剛才也說過『反正今晚也到此為止了』嘛。」 「...嗯。明天,也在這碰面。」 Arcueid依然沒有正眼看我,就這樣快步離去。 ------------------ 可以猜想到Arcueid最後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嗎?(苦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