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月姬 Arcueid篇 ~第七日~ VIII(完)

...爬上通往住宅區的坡道,終於來到房子的外圍。 時間差不多是凌晨兩點左右。 難怪很想睡。 「...那傢伙,那個樣子不要緊吧。」 我很在意道別時Arcueid的模樣。 那模樣看起來,並非像是傷口造成的痛楚─── 「嗯?」 怎麼回事。 在街燈無法照射到的暗處,似乎有誰站在那裡。 ───噗、通。 心臟,讓呼吸停止了。 體內的血液以不知平時幾倍的速度快速循環著,這感覺──── 的確,有誰站在那裡。 人影一步步地往我這邊接近。 『喀、喀、喀』 乾澀的腳步聲傳了過來。 ───噗、通。 不好的預感。 背脊上傳來,某種,類似蜈蚣上身般的惡寒。 「──────」 人影,馬上就要過來了。 突然地──────街燈發出『啪啦』的聲音碎掉了。 月亮也被雲層遮蔽住。 這世界,唐突地被黑暗所籠罩。 「!」        噗、通......! 宛如預告死亡一樣,心臟開始急劇地跳動。 毫無原由地、我向後跳開。 在黑暗中疾馳過來的刀刃。 間不容髮之際,刀刃掠過了眼鏡。 『喀達』一聲,眼鏡掉落地面。 「你是───」 誰啊、我正要問出口的那一瞬間。 只在那短暫的一刻自雲間探出頭來的月亮,讓人影顯現出來。 「什───」 全身上下都被繃帶包裹住的男人,他手上握著短刀。 繃帶男向我襲擊過來。 我當機立斷抓住短刀,男人的短刀馬上招呼過來。 發出『鏘、鏘』兩聲,互相彈開的兩道光芒。 「─────!」 無法冷靜下來思考。 自己被襲擊的這項事實讓我不斷陷入混亂。 『鏘、鏘』的聲音不斷,短刀與短刀在黑暗中不住地造出火花。 「咕────」 仍然、無法冷靜下來思考。 原因不是自己遭到襲擊的這件事。 『嘰─────』 劃出尖銳角度的短刀,竟然是以幾乎相同的角度揮動,並彼此撞擊。 「為何───」 令人驚訝的還不只是如此。 在那黑暗之中,雖然短刀毫不停歇不斷揮舞著,但將那些攻勢給確切停止下來的卻是我自己的身體。 「身體居然擅自───」 不、不對。 在這黑暗之中,我並未戴著眼鏡。 我只是單純地以這雙手,追尋這對裸眼所看見的線和點。 只能看見那些東西而已,我只是對著出現『線』的黑雲揮舞短刀。 而那個結果,就是繃帶男的短刀逕自接下我所揮出的短刀而已。 意思就是。 我並非守方,反倒那男人才是防守的一方。 ──────能贏...! 我是不知道那傢伙到底是誰,但毫無疑問地。 現在,我壓抑住他了。 我興奮地顫抖著,體內的血液因為立場上擁有壓倒性的有利而沸騰起來。 能贏。我比這傢伙還強。 因為我比這傢伙還強。既然想殺我的話,我不就只能反過來殺掉你嗎────! 『鏘、鏘』 鋼鐵互擊的聲音回響著,我將男人趕往房子的牆邊。 「────!」 抓到了。 以那胸口所看見的『線』為目標,短刀宛如利牙一般用力刺去。 ─────那一剎那。 我似乎看見了,滿身是血的少年,和秋葉那哭泣中的臉──── 「─────!」 即將刺到的時候我將短刀拉開。 ───我在、做什麼───我自己、居然會做出殺人的舉動、為何─── 頭。 頭好痛。 腳步不穩、搖搖晃晃地向後退。 就這樣。 我將胃中的東西,給吐了出來。 胸口,騷動著。 頭好痛。胸口的舊傷好熱。 眼睛,好像要從眼眶開始崩壞了────── 「呼─────啊、啊啊─────!」 無法停止嘔吐。 嘔吐物噴濺在柏油路上。 從那裡。 繃帶男,握住短刀往這逼近。 「──────!」 『鏘』的衝擊傳來。 男人的短刀將短刀彈開。 這次,真的是我自己在防守。 我知道敵人要狙擊的部位。因為我知道,接下來短刀也發出了『鏘』的聲音彈了開來。 『鏘鏘鏘』 好幾次,我將連我這種動態視力都捕捉不到,高速揮來的短刀給彈開。 能夠防禦住的理由很簡單。 因為,那傢伙狙擊的部位就是我身體上的『線』。 所以不管他要狙擊哪邊我當然都知道,而且我也了解,那裡要是被斬到的話可是必死無疑,也只能防守那裡。 不、等等。 ...他在───狙擊、『線』? 「─────────啊」 跟剛才完全反過來了。 這麼說來。 這傢伙、難道。 ──────呵。 黑暗中,繃帶男笑了。 ───噗、通。 一時之間心臟高速地跳動。 我感受到無法言諭的恐怖、像是要逃走似地向後退去。 繃帶男沒有追來。只是,猙獰地笑著。 那沖血的眼睛露出了『你終於發現了啊』的睥睨之意,嘲笑著我。 「你看─────得見嗎」 沒錯。 這傢伙也,看得到『線』───── 那麼。 我不就,單單只要一擊就會被殺死了嗎──── ────呵。 男人笑了。 邊笑邊往我這裡走近。 我───連握住短刀的手指,都只能不斷地顫抖著。 『唰唰唰』,刀刃刺入肉中的聲音出現三次。 在那之後,出現『咚』地一聲,身體撞向牆壁的聲音。 「咦───?」 ───我完全,無法掌握事態的走向。 繃帶男,被三把突然飛來的,宛如標槍一樣的管狀物給貫穿了。 標槍不僅是貫穿男人而已,還將男人釘在牆上。 就像是用針刺穿抓來做標本的昆蟲一樣。 「───礙、事」 男人的聲音,十分嘶啞。 在那同時───三把標槍宛如蠟燭一般開始燃燒起來,繃帶男被烈焰所包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苦悶的聲音,與猛烈燃燒的火焰漩渦。 黑暗中。與其說那光景很殘忍,倒不如說那令人感到淒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繃帶男───不、現在所有的繃帶都已經燃燒殆盡,露出了底下的皮膚。 男人,在被火焰包圍的同時,還看著我。 佈滿血絲,只擁有殺意的雙眼。 像是只想要詛咒遠野志貴,如同凶器一般的黑色瞳孔。 「──────什」 我只能呆呆地看著。 男人被火焰纏繞著逃走了。 ───月亮出現了。 明明都出現了那樣劇烈的火焰、發出那樣不祥的慘叫聲,週遭卻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似地,相當安靜。 「──────」 『咚』地一聲,膝蓋失去了力量,我整個人靠在牆上。 我向上看著天空。 那標槍飛來的方向。在又高又遠的地方,有個人站在那。 「──────」 非常遙遠的地方。 有個熟識的身影,在街燈之上悠然地站著。 「...咦?」 像外國的神父一樣的服裝。 手上抓著的,是像巨大釘子的刀刃。 毫無感情,青如蒼穹的雙目。 「...學...姊?」 月光之下,明明就只能看出個影子才對。 我卻,覺得那看起來像學姊。 「──────」 視線交會了。 街燈上站立的人影,宛如幽靈似地,唐突地消失了身影。 「啊──────」 我整個人坐倒在地上。 是因為頭痛減弱後心情就放鬆了、以及緊張弛緩所造成的嗎。 我就這樣背靠著牆,讓自己緩緩地墜入夢鄉內─────。 ------------------ 好的,第七天終於結束了XD 總字數16044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