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劫咎人
關於部落格
ACG相關感想心得...
  • 25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奇幻原創】久遠之絆 第一章~斐砂之章~ II

  隔天,謝雷通過八菱晶砌成的螺旋長梯前往四樓的館長室。說明來意之後,秘書請謝雷稍候片刻,便走入館長辦公室。   謝雷趁這個機會開始觀察起館長室。大致上與一般的辦公用的擺設差不了多少,絨毛大紅地毯、淡咖啡色跟白色夾雜的大理石牆壁,牆上不乏擺畫掛鐘,但最奇怪的就是位於門旁的那幅落地巨畫。   畫的內容是上古惡魔-希特洛。   傳說一萬年前,在這拉格納大陸有著十分進步的高度文明。當時能夠創造許多精密華美的建築、藝術及武器,甚至聽說那時候的一般人民就能夠使用極強力的魔法。傳言目前只有少數人被允許學習的強大攻擊性魔法咒語,就是該文明遺留下來的產物。   有個名為希特洛的男人,他為了追求更加強大的力量,而將靈魂出賣給惡魔。   他到處破壞,所到之處都成為廢城焦土。眼看著整片大陸即將被黑暗吞噬、毀滅,其他的人民再也不能繼續忍受下去,決定同心協力消滅他。   雖然反抗者眾,但希特洛那如惡魔般的力量,讓所有反抗者無一倖免的相繼死去。對人性泯滅後的惡魔而言,那股力量已不再是任何強軔的肉體所能抵擋的。   某個村落中的族長,在近乎絕望之時,誠心地祈求上天:『請您毀滅那個惡魔吧!就算是讓我的靈魂永遠消失也無所謂!請救救這個世界吧!』也許上天真的聽到他的請求,神的使者就這樣出現在惡魔-希特洛的面前。   神的使者與希特洛戰鬥了數百日,好不容易才將他給封印了起來。    使者只留下了『這片大陸上只剩下你們這族… 所以你們有責任重建大陸… 』這句話便消失了。   那族人便是現在大陸人民的祖先。但那族的村落遺跡,卻從未被人尋獲… 畢竟,這只是個神話罷了 。   畫裡正是描繪著神的使者與惡魔-希特洛的戰鬥場景,這神話可是拉格納大陸人民耳熟能詳的床邊故事,大概只有外來者才會認為那是個普通的宗教畫吧?   【這幅畫裡面,應該藏了什麼 吧 … 】因為謝雷感覺到巨畫散發著些微的魔力。   開門的聲音將謝雷的注意力從那幅巨圖上移開。秘書從辦公室走了出來並且做了個請進的手勢。   剛進門,映入謝雷眼界的是一年老的長者。狀似慵懶卻又優雅地穩坐於豪華的皮椅上,銀灰色的長髮結成麻花辮垂在胸前,雪白的鬍子也一樣編成同樣的款式,兩者的尾端均綁上大小不一的水藍色蝴蝶節。…這是個人嗜好嗎?謝雷不禁自問。身上穿著純白的長袍,衣袖上鑲著深紅的滾邊,高雅卻又不失嚴肅。見到謝雷走進辦公室,他露出了個不管任何人都會聯想到慈祥老爺爺的安穩微笑。但謝雷知道,越是看來和藹的人,越需要小心應付,更何況他明顯地感覺到老人擁有一股不可忽視的強大魔力。   【 … 看來館長是位了不起的魔導士呢…得小心被透視… 】 謝雷武裝起內心,致上最高的敬意向老人行禮 。   「放心吧。我不會隨便用透視的。」老人柔和的目光,閑靜地停留在謝雷身上 。   「!」謝雷 一瞬間睜圓了雙眼,不禁再次警戒起來。   館長大笑幾聲,緩緩地站了起來:「跟你開個小玩笑,別太介意。」館長慢慢走向謝雷:「你 … 想進去禁書區吧?」   謝雷又皺了下眉頭,但館長反而露出微笑:「 … 這種小事不需要用到透視的。來找我的人幾乎都是為了這個目的。」   「 … 要進入禁書區一定需要國王陛下、魔導士公會會長以及您的許可嗎?」 謝雷總覺得在館長的面前,再怎麼謹慎都不為過 。   「沒錯。因為讓人隨便進去可就糟了呢。」館長把玩著雪白的麻花辮鬍子點了點頭。   「 … 可是入口擺的這麼明顯不要緊嗎?」謝雷緊盯住館長的雙眼。   館長沉默了一會兒,抬起頭看著謝雷:「 … 孩子,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謝雷,謝雷˙肯恩。」   「謝雷˙肯恩啊 … 」館長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語:「看來博納教的不錯嘛。」   「您認識家父嗎!?」謝雷大吃一驚,但隨即一想:【說的也是,館長既然是魔導士,沒理由不認識才對 … 】   館長像是看透了謝雷想法,轉而直接回答前面的問題:「那個入口雖然明顯,可也不是每個人都能發現的。再者,發現了也是進不去的。」   「… 有結界嗎?」謝雷的內心不禁蒙上一層黑影。要進入那個地方不僅需要大陸上最重要的三位人物的簽名許可,而且入口居然還有強大的結界守護,裡面的東西到底有多危險呢?但說不定…裡面真的有自己想要找的東西。不管是那女孩的事情,還是貝拉姆斯山上的那個冰封結界…也許連那些從出生到現在,已經在夢中出現過無數次,如同回憶般熟悉,卻又陌生的人事物,都能夠有所解答吧。   館長輕輕點頭,還眨了眨左眼,用俏皮的語氣說道:「如果想硬闖的話,會燒成灰喔!」    「 ………… 」   跟館長聊了一下午,卻沒套出什麼有用的情報,謝雷垂頭喪氣地走回旅館。經過櫃檯時,老闆娘交給謝雷一封信,還打趣地說:「情書嗎?你真受歡迎!」謝雷笑笑帶過。但一翻過信,看到信後的封蠟時,他的表情突然變得十分地嚴肅。   「 … 是什麼重要的信啊?」老闆娘疑惑地看著謝雷走上二樓。   謝雷猛地打開門,卻看到拉迪正把上衣脫掉。兩人不約而同都呆了一下。   關上門,謝雷瞇著眼將赤裸上身的拉迪打量了好幾番。   「 … 幹嘛啊 … 」拉迪被盯的有點難為情。   「 … 你胖了。」謝雷捏著下巴冷冷地回答。   「*&%@&$*%︿&#﹀@!*# … 」拉迪快速抓起睡袍穿上,氣的說不出話來。謝雷看拉迪那樣子不禁大笑出聲,但看到躺在床上的少女,眉頭又皺了起來。   看到謝雷這反常的態度,拉迪不禁問道:「怎麼了?」   謝雷不語,只是將那封信交給拉迪。拉迪看到封蠟時也皺起眉頭。   「 … 來了嗎?」   「不太樂觀呢 … 」   兩人不約而同望向床上那如同睡美人安穩沉睡著的女孩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